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七章 霸凌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8:00

乔松柏点点头。纸张散墨,乃常事。但是越好的纸张,越不容易散墨。澄心堂的纸,只在微小处散墨,的话配上极佳的墨水、毛笔,基本上是看不出的。闻言,林暖暖的心头一喜。那这开造纸厂,肯定是个极其挣钱的买卖。要明白,就这种散墨极非常严重的纸,也要三文钱一张纸张散墨,乃是常事。不过越好的纸张,越不容易散墨。澄心堂的纸,只在细微处散墨,如果配上极好的墨水、毛笔,基本上是看不出来的。。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霸凌》精选

乔松柏点头。

纸张散墨,乃是常事。不过越好的纸张,越不容易散墨。澄心堂的纸,只在细微处散墨,如果配上极好的墨水、毛笔,基本上是看不出来的。

闻言,林暖暖心头一喜。

那这开造纸厂,绝对是个极为赚钱的买卖。要知道,就这种散墨极严重的纸,也要三文钱一张。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解决绘图散墨的问题。

毕竟,农家少闲月,要挖渠就得趁这几天。

她必须要赶制水渠图,好让大家施工。

因而,重新造纸是绝不行的。毕竟无论是传统的宣纸,还是西式的羊皮纸,都最少要二十来天去制成。根本来不及。

最好的方法,就是从笔上下手。

第二天一大早,林暖暖就央着张氏,带她去隔壁镇子上。

散墨,那就制造不用墨的笔。

因而林暖暖想到制造铅笔。这东西材料易得,而且制造起来也不费事。甚至只要拿出一根铅笔条,就能去写字、画画了。

不过想要真正制成铅笔,需得石墨矿。这一时半会的,林暖暖自然是找不到的。

因此,林暖暖这次是来买木炭的。

现在是春季,寻常农家里没有木炭。为了赶时间,她就来到附近的镇子上了。

谁曾想,刚到镇上,他们的驴车就被拦住了。

烟镇是个极小的镇子,来往只有一条主干道,进出都要走这条道。

此时却有两个五大三粗的守卫,挎着刀,站在路口的大榆树下,盘查来往的车辆。

张氏未曾见过世面,见到此情况,心下极为惊恐。

林暖暖亦有些害怕。

所幸的是,乔松柏自从上次繁城事件之后,就下定决心,近两年内不再出林家村。因而他人不在这里。

自己与娘亲都是良民,就算被盘查了,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果然,守卫只是看到林暖暖母女两人朴素的打扮,略微翻了翻驴车上的稻草,就让人过去了。

不过此时,林暖暖却装作一副懵懂的样子,脆生生地问守卫:“大哥哥,你们为什么要停住我们的车?”

张氏已经许久没见女儿如此撒娇,忍不住朝她看了一眼。

林暖暖当下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她必须得厚着脸皮,问清楚状况,要是真的与乔松柏有关,那就得早做准备才是。

那两个守卫被分配到烟镇,本来就闲的无聊。这林暖暖上来问话,镇子口周围有几个人也竖着耳朵听。他们的八卦之心,就一下子被点燃了。

于是,他们添油加醋地把前阵子发生在繁城的事情说出来。

其实也就一句话,怀亲王前阵子遇刺了,受了重伤。繁城就跟着禁严了。这前两天,怀亲王重病不治,上头又发火了,想要逮住刺杀怀亲王的人,才把这守卫兄弟二人调到这里来的。

实际上,大家也都知道,当时抓不住,现在更加是抓不住了。不过就做做样子,应付上面的检查罢了。

林暖暖闻言,放下心来了。这事情既然与乔松柏无关,证明当时繁城之事没有掀起多大的风波。

想来也是,毕竟在世人眼中,乔怀谦是“死了”的。只要乔松柏在林家村养个一两年,等到他长大了,模样也就变了,谁还能认出他来?

解决掉一直在心中的隐隐不安之后,林暖暖心情极为舒畅。她现在只要想着发财。

这买碳倒是极为顺利,镇上商户虽然没有,但是一家医馆里面,为了一些天生体寒的病人,特意备着一些。

……

把木炭略微烧一烧,林暖暖拿着那截碳,在纸上画了起来。

颜色不深,且一次能书写的不多,用着是麻烦了一些。但是好歹用这东西,在纸上不会散墨。

这已经是目前最好用的东西了。

现在,她正拉着乔松柏,两人在田间绘制水利图呢。

令乔松柏惊奇的不光是林暖暖的炭笔,还有林暖暖想出来的“画板”。

本朝作画,都是考察之后,将所见所感印在脑中,然后在书桌前画画。

而林暖暖却取了一块轻盈的板子,把纸张定在上面,跟乔松柏两人,边看边画。

这种巧思,真是令人佩服不已。而且这木板与这炭笔极为相配。

“娘子,这边画好了。”乔松柏正欲喊林暖暖去往下一块地方。却发现林暖暖没有在意自己,只是往西边的田地看去。

隐隐约约的,好像有几个人在田地里面。

乔松柏虽然看不见听不着,但是林暖暖强化过耳聪目明,却是能够知道那边田间发生了什么。

——一场霸凌。

林素节此时正被几个同龄的孩子欺负着。

因为他与众不同。

“狗蛋,你会写自己的名字吗?”

“我娘说了,狗蛋又蠢又笨,他就算学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写自己的名字的。”

“对啊,我爷爷也说了。只有蠢蛋才需要学认字呢。我们这样聪明的,才不要花钱去学那个呢。”

“哼,也不知道神气什么。将来不还是跟我们一样,种着田。”

“我奶奶说了,狗蛋他们家穷得快要把田卖掉了。他哪里能种田啊。”

“哈哈哈……”

而被他们骂的林素节睁大眼睛,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我不叫狗蛋……”林素节只能小声嗫嚅着。

他虽然还小,但是已经知道,家里条件不好,甚至因为自己要认字,变得更加艰难。

他也怀疑,自己读书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也就是个种田的命。

“哭啦,哭啦……”

那群孩子看到林素节哭了,更是高兴,嘲笑得更加严重了。

林暖暖最见不得这种事情,此时已经气得火冒三丈。

“林素节!”林暖暖大喊一声,冲到了田那边去。

那些熊孩子,听到喊声,都转头看了过去。

他们看到是林暖暖时,心里也有些惧怕,毕竟她是能跟家里大人说得上话的。

但是林暖暖总归是十岁的样子,这些孩子又觉得自己人多,完全不用怕她。

“羞羞,狗蛋你要小姑娘护着。”

“这不是小姑娘,是他师娘。他们这是有一腿。”

“狗男女……”

跟在林暖暖身后的乔松柏,听到这些话之后,脸色阴沉得可以滴下水。

林暖暖听到这些话,气得手有些发抖。

“今天我非教育教育你们不可!”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