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六章 奇书?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8:00

林暖暖的虽然也没办法直接干掉钱氏,虽然她明白,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因此,最好是惩处钱氏的方法,是劳动改造。的话钱氏本质不坏,必然能在劳动改造中,获新生。那自己也就也没干掉她的必要性了。当然我知错了能改,善莫大焉。的话钱氏本性难改,但是那副非常好吃懒因而,最好惩治钱氏的方法,是劳动改造。。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奇书?》精选

林暖暖虽然没有办法直接对付钱氏,但是她知道,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

因而,最好惩治钱氏的方法,是劳动改造。

如果钱氏本质不坏,必定能在劳动改造中,获得新生。那自己也就没有对付她的必要了。毕竟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如果钱氏本性难改,还是那副好吃懒做、处处占人便宜的样子。让她跟大家一起挖沟渠、养鸭子,别人自动监督她。她就算想偷懒,也没辙。

而这做了那么久的活,身上力气都耗光了,她就算想要作妖,也没有办法。

当然了,林暖暖由头也寻的好。

让钱氏挖沟渠,这是为了防止有人多占了她家地方。这种事情,她不得亲自动手吗?

养鸭子,如果平白被人偷了或者不上心,损失很大,钱氏得自己亲力亲为。

钱氏听到林暖暖的话,觉得怪怪的。但是,她有说不出哪里不对。只是觉得,这个丫头怎么突然这么为自己着想了。

这可太反常了。

但是,贪婪如钱氏这样的,进了口袋的东西,自然是不会吐出来的。所以虽然知道有问题,她还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从林老大家的小院子出来,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这傍晚山风一吹,带着春天特有的暖意,林暖暖是神清气爽。

她高兴的不光是解决了钱氏这个大麻烦,而是高兴,自己找到了一个解决很多麻烦的办法。

指望林家村只会有钱氏一个极品,还不如指望天上下场黄金雨。

自己要真的赚了钱,眼红的必定一堆堆的。到时候,她哪里应付得过来啊?这下子,就有了一个万能的方法了。

最起码,在林家村这个地界里面,是可以镇得住所有人的。

人逢喜事精神爽,林暖暖也因此,晚饭都多吃了一大碗。

只不过,这个快乐,它没有持续多久。乔松柏一句话,直接把林暖暖的快乐变成了苦逼。

“娘子,这水渠图,你要何时绘制?”

不是?咱挖沟还带画图的啊?

手残如林暖暖,瞬间就萎了。好像、似乎,所有的工程建设,确实是要画图的。

“娘子?”乔松柏看到林暖暖笑容逐渐消失,福灵心至般的,想到了木板写名的那个夜晚。“你该不会是,不会画图吧?”

人总有擅长跟不擅长的东西。林暖暖表示,不好意思,画图,正是她最不擅长的东西。

而且,这可是古代,画图得用毛笔跟墨水,这她完全顶不住。

看到恹有些委屈的林暖暖,乔松柏心头不由一软,他轻声说道:“娘子,我学过一些工笔画,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画。”

林暖暖闻言,眼前一亮。对啊,这东西,乔松柏必定是没有问题的。

“那我们赶紧去试试!”

林暖暖拉着乔松柏的手,就往书桌面前跑。

因为乔松柏教林素节写字,所以林大柱家搬了一张长桌送过来,放到西厢房内,以此充当乔松柏的书桌。

林暖暖往桌上瞧去,发觉从繁城买来的东西,乔松柏一律都还没有动。包括她胡乱指着,套下来的石头、破书这些玩意。

想来也是,乔松柏回来时是重病,身体刚好转点,就跟自己忙着养鸭子、挖水渠的事情。如此一来,确实是没时间看书写字。

“你……”林暖暖心头突然空空的,有些慌乱的感觉。

乔松柏倒是一笑:“让娘子见笑,这些天我确实有些懒惰。”

说着乔松柏把石头挪到一边,打开从四通书局带回来的包裹。

可是这一拆,乔松柏明显发觉不对劲。

这包裹里面,不止有文房四宝,还有两本书。

“咦?”林暖暖看到书,极为好奇,倒是把刚刚心头的慌乱甩到一边去了。“我们当时明明没买书啊。这是什么书啊?”

乔松柏看到书上写的字,眼神一凌,面色也严肃起来了。

《太玄兵法》、《治世精要》。

这两本书,大周朝读书人无人不耳闻,无人不知晓。因为它的作者,是先皇太傅,白太玄。

此人将一生心血,写作两本书,一本为《太玄兵法》,详述行军打仗之谋略,为武之核心。一本为《治世精要》,通述治世之道,为文之先驱。

这两本惊天奇书,就这样不动不响地躺在林家村一方书桌上。

果然,那个所谓的掌柜的,正是白太玄本人。

想到这里,乔松柏有些激动了。如果真的是白太玄,自己的复仇,就有了一位不错的盟友了。

只是这些书……

“娘子,这两本书,是那位掌柜的送你的。”乔松柏虽然知道这两本乃是奇书,但是他更知道,白太玄把这两本书送出来,是因为林暖暖那天的表现。片刻之间,心算出如此复杂的东西。哪里是一般人能做的?

或许,只有这样的资质,才能够读得了这样的书。

林暖暖看着书名上繁体字,直摇头:“我字都认不全,更别提看这些书了。若你喜欢,就送给你吧。”

更重要的是,她不需要啊。有小灵在手,她不需要任何书。

乔松柏小心翼翼地看向林暖暖,见她神色一片平静,很显然不知道这两本书的价值。

此事如果换做任何一人,乔松柏都会想办法把书据为己有。可偏偏面对的是林暖暖,他不愿欺瞒。

“这两本乃是旷世奇书。娘子你……”

闻言,林暖暖心头一暖,也不再推辞,只是笑着说道:“我不认识这些字,不如你先看了这些书,看懂了,再教我吧。”

灯火下的面容,恬静而温暖。所谓灯下观美人,如斯而是。一种莫名的欢喜涌上,乔松柏心跳不由快了几分。

他把书放在一边,勾起唇角,铺开宣纸,准备画画。

然而乔松柏提笔挥毫,却未曾能像在丞相府般,随手绘丹青。

因为这纸品质一般,极易散墨。如果只是写字还好,想要绘图,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乔松柏眉头微皱,一股懊恼涌上心头。他欲把纸张揉成团,可又想到其来之不易,只得把那褶皱的一角,慢慢抚平。

林暖暖本在想散墨的事情,看到乔松柏孩子气的举动,不由得笑了出来。

乔松柏听到林暖暖的轻笑,心里一臊。他平素冷静自持,只是不知为何,在林暖暖面前,极容易情绪上涌,无法自控。

看到乔松柏耳朵都红了,林暖暖方觉自己刚刚笑出声来不妥。毕竟还是个十四岁的少年,有些脾气正常。之前一直那副少年老成的样子,倒才是不正常的。

因而她另起话题,只是问乔松柏:“这纸张都是如此散墨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