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八章 芍药定情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7:57

把自己的担忧说刘能后,林暖暖的发来的是对方钦佩的目光。“你可真的是个奇人啊!”“你年纪如此之小,烧菜手法也一塌糊涂。却能跟我爷爷说出像的话来。”林暖暖的:你这是在夸人?你礼貌地吗?却,刘能是真的敬佩林暖暖的的。厨子走四方,是他爷爷拼尽半生心“你可真的是个奇人啊!”。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芍药定情》精选

把自己的担忧告诉赵四之后,林暖暖收到的是对方敬佩的目光。

“你可真的是个奇人啊!”

“你年纪如此之小,做菜手法也一塌糊涂。却能跟我爷爷说出一样的话来。”

林暖暖:你这是在夸人?你礼貌吗?

然而,赵四是真的佩服林暖暖的。厨子走四方,是他爷爷用尽半生心血总结出来的。

在林暖暖诧异的眼光中,赵四讲起了他爷爷的故事。

“其实,也可以不讲……”林暖暖对赵四的故事不是那么感兴趣。但是,赵四就像找到知己一样,一定要跟他分享故事。

赵四的爷爷曾是一名御厨。可以说,什么顶级食材都见过的。

但是,大周朝的烹饪方法也就那么几种。食材做来做去,他竟然觉得都有些大同小异。不同种类的食材,似乎也只能达到一个效果。这与他的美食之道违背。

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爷爷毅然抛去荣华富贵。去食材的原产地研究对比,学习当地人的做菜方法,也确实有不少收获。

最终,他爷爷编写出了一本《饮食概要》,详细讲述了不同品种的肉、蔬菜的搭配方式。而他爹也凭借这本书,开了酒楼,赚了不少钱。

可是赵四当年是个倔强少年,那么大的酒楼不肯继承。就偏偏学他爷爷,想要探究美食之道。可他没什么师父,就只能靠爷爷那本书混着。

他此生最大的创意就是,在面里加酱油,成为繁城一绝。

所以,他也就做起了面摊的生意。

直到遇到的林暖暖,他察觉到了,探究美食之道的希望来了。

林暖暖听完只有一个想法,人与人差距真的太大了。原本以为是个穷摊贩逐梦的故事,没想到是个富二代潜伏的故事。

怪不得大几百文就这么白给了,怪不得能在繁城有这么一大套院子。

“所以说,师父你不用担心。为了寻求美食之道,别说抛妻弃子,就算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带眨眼睛的。而且,我还没有成婚。”

林暖暖收回刚刚内心骂的渣男。“你是说,那个小光头,不是你儿子?你们俩发型都这么像!”

“真不是!”赵四是有梦想的人,在梦想没实现之前,怎么会随便娶亲呢?他可是向往着跟爷爷一样,随时出发的。

“那是我捡的一个小和尚。附近汇通寺破败了,就剩一个小和尚。我想着,得有个人给我养老送终啊。于是我就收留他了。”

“现在他已经还俗了,跟我姓,叫赵子云。因为这个发型方便,所以我们俩才都替剃头,没想到这让你误会了。”

赵四可是把自己所有家底都交代了。如果不是林暖暖阻止,估摸着还能把自己家产交代一遍。

林暖暖沉默,还真的不能以貌取人。这个赵四看上去平平无奇,没想到竟然还是个有爱心、有梦想的富二代。

不过,既然是富二代,很多事情就好办了。

原本她担心,自己收了这个徒弟,要来回在林家村、繁城跑,极为不便。现在简单了,富二代没有必须出摊赚钱的需求,所以,可以让这个徒弟在林家村、繁城之间跑啊!

于是林暖暖与赵四约定,每隔一个月,他去往林家村一趟,找林暖暖学烹饪手段。剩下的时间,他在繁城自己研究,精进做菜手法。每次学习,收费一两。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再拜!”赵四听到林暖暖亲口承诺收徒之后,那心情激动得起飞了。

当然,林暖暖才是最激动的那个。每次收费一两,自家温饱问题,彻底解决了。虽然说,这不是一个长期饭票,但是等到他学成,也要一、两年。届时造纸厂也开好了。简直就是无缝发财!

“师父,这次授课,是否定在繁城?”赵四当然是立刻想学手艺。所以断不会让林暖暖第二天一大早就回去的。

可林暖暖很怕张氏担心,不愿在繁城多做停留。但看在银子的面子上,只能另寻他法。

两人商议之后,林暖暖在这里多留一日,等教完了,赵四派人把林暖暖送回去。而张氏那边,就劳烦张荷花带个话,让她好放心。

这厢刚敲定,赵四就掏出银子来,让林暖暖收下。

这么赶着送银子的,林暖暖是生平所未见。

……

第二天一大早,林暖暖就起来教赵四烹饪方式。不过这次所教的是煎。

因为煎这个工艺本身就不复杂,再加上赵四在厨艺领悟上很快。不过半天的功夫,林暖暖就教完了。

林暖暖本来打算在繁城内逛一逛,不过看着人潮都往城外涌,她也忍不住跟着出城去瞧瞧。

一出城,林暖暖就觉得无限春光明媚,心情舒畅了不少。

只是在郊外游玩的,好像都是一对对的少男少女?

“他们怎么都是一对对的?”林暖暖觉得这个上巳节好像有点怪。

“上巳节最重要的活动,是男女相会。”乔松柏拉着林暖暖的手,防止她走丢了。

看着眼前相似的场景,他想起了以前京城里的上巳节。彼时他身世显赫,为万人追捧。城中贵女,谁人不心悦他娘子那个位置?谁曾想,兜兜转转,因缘际会。自己却娶了一个,连娘子含义都可能不太懂的人。

“相……相会?”林暖暖说话都不利索了。这怎么跟她想的不一样啊。古代也能干这种事?

“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蕳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于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乔松柏念的是《诗经》里的一首,描述恰是男女上巳节同游、以芍药定情的诗篇。

灼灼芍药,赠与佳人,是为定情。

“那我们应该在这里卖芍药赚钱啊!”林暖暖一拍脑袋,好大一条商机!可惜她没提前得到情报,不然能赚一笔的啊。

谈恋爱的小年轻,多数不理智,这高价卖芍药,是条赚快钱的路子。可惜,时不待我。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娘子,你想到的就只有这个?”乔松柏错愕。

林暖暖闻言反问:“不然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