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四章 只一人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7:56

她这话一说,车上的人,全部皱起了眉头。这话说的,堪称是把所有人开罪了。大家都没地方住,她却明明发出邀请了乔松柏,这等于把事情得太绝了。就连张荷花这样心大的,都会觉得林甜甜该会是对乔松柏有了不像的心思了。但是,当年是所有人都不不愿意嫁乔松柏,这才这话说的,可谓是把所有人得罪了。大家都没地方住,她却偏偏邀请了乔松柏,这相当于把事情做绝了。。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只一人》精选

她这话一说,车上的人,全部皱起了眉头。

这话说的,可谓是把所有人得罪了。大家都没地方住,她却偏偏邀请了乔松柏,这相当于把事情做绝了。

就连张荷花这样心大的,都觉得林甜甜该不会是对乔松柏有了不一样的心思了。可是,当初是所有人都不愿意嫁乔松柏,这才让林暖暖嫁了他的啊。

李氏听到女儿说的话,脸上一臊。

林甜甜不知道车上人想什么,她还在奋力游说乔松柏呢。

“乔公子,这晚上露气重,你这身子,应当小心。不如随我去我爹那儿,好好休息一番,才是正道。”

而听到这话的林暖暖,方才反应过来,合着林甜甜,这是看上了乔松柏啊。

“喂,她看上你了。”林暖暖戳了戳乔松柏,悄悄地跟他分享这一发现。

她就说嘛,为什么总觉得林甜甜说话茶里茶气的,原来是这么回事。

乔松柏听到林暖暖的话之后,脸色嗖得变冷。

他这个娘子,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他的相公。还是说,这个娘子,从头到尾,都没有觉得自己是他的相公?连有人看上自己,都说的这么无所谓?

乔松柏冷着脸,连带着车内的温度都低了好几度。

李氏裹了裹自己身上的衣服,生拉硬拽地把林甜甜拉下了车。她这个女儿,主意太大了。

邀人竟然不先招呼村长,这下子肯定把村长得罪了。她要跟老二商量商量,把女儿先留在城里一阵子,等到村长气消了,再回林家村。

而林素节经过车里的一闹,倒是生龙活虎的,央着下车去逛夜市。张荷花拗不过他,只能同意。

于是张荷花带着林素节下车,同时招呼大家一起去逛夜市。

村长因为要照看驴车,不肯离开。

林暖暖听到夜市,眼前一亮,兴致盎然。古代的夜市,那可是相当热闹。最重要的是,有很多好玩的活动。

今天一下午,她都把时间浪费在书局里面了,正好晚上逛逛夜市摊。而且买文房四宝是免单的,她手头极为宽裕,这不得消费消费?

“你要去吗?”林暖暖用胳膊碰了碰乔松柏。

她的眼睛亮亮的,在昏暗的月色下,就像是个发光源。

可是,这道光,心里好像没有自己。

想到这里,乔松柏觉得心里面有些酸涩。这种感觉,他真的不太懂。这种患得患失,生平未曾有过。

“算了。”林暖暖看着漂亮少年苍白的脸色,有些心疼。“你还是留在车上休息吧。我去夜市给你带些好玩的东西。”

林暖暖正要下车,乔松柏却忽而拉住了她的手:“我陪你去,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我这不是,还有张二娘吗?”林暖暖看着乔松柏,觉得他有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你是我的娘子。”乔松柏说的云淡风轻,但是内心豁然开朗。

他早就该想到了,林暖暖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对这种事,根本没有概念。自己要先给她建立这个概念。

“啊?”内芯不是十岁孩子,但是情商可能还不如十岁孩子的林暖暖,不明白对方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

又转念一想,觉得这可能是张氏的要求,于是拉着乔松柏的手,就想往人群钻。

此刻烟景长街、飞彩凝辉,家家萧管、户户弦歌。林暖暖在人群中,朝着乔松柏明媚一笑,华灯彩璧皆为之失色。

感受到手里软软小手的温度,乔松柏心头软的一塌糊涂。

紧紧握住那只小手,他暗自发誓,无论未来风云变化、时局如何,他的娘子,只会是林暖暖一人。他认定了这个人!

“喂,要不要吃糖啊?”林暖暖看乔松柏脸色缓和了很多,立马就逗他玩。

这才对嘛,十四岁的少年,脸色一冷,跟个小大人一样。让她都看的有些害怕。

现在这副谦谦公子的模样,才是极好的。

“什么糖?”把一切想顺之后的乔松柏,对林暖暖则是无比包容。

“你张嘴!”林暖暖随口一说,她笃定乔松柏不会陪自己幼稚。但是就是忍不住捉弄他。

谁知道的是,乔松柏竟然顺从地张开嘴,软软的、一副等待投喂的样子。

少年双眼微眯,嘴角含笑,柔和的脸庞,在灯火的照耀下惊城绝世。

林暖暖看的不由面红耳赤、心跳加速,胡乱地把桂花糖塞进乔松柏嘴里。

手指却划过乔松柏嘴唇,触感软软的,林暖暖的心泛起了涟漪,这种感觉,很欢喜、很暧昧。

乔松柏面色更柔和了,他轻舔朱唇:“很甜。娘子,你多吃点。”

“太甜了,齁……齁得慌。”林暖暖被乔松柏的美色蛊惑到了,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一旁的林素节听到这话,立刻就凑上来。“那给我,我不嫌甜。”

他这一句话,把林暖暖与乔松柏之间的旖旎打乱了。

林暖暖大脑也恢复了运转,立刻流利反怼林素节:“你再吃,小心牙全没了。”

“胡说,吃糖跟牙有什么关系?”林素节捂着嘴,虽然不信,但是又有些担心。于是他向乔松柏求助:“师父,这里面有关系吗?”

乔松柏心情愉悦,林暖暖说什么,他都会说对的。更何况,这其中确实有关联。

“吃的糖太多,牙齿不仅会坏掉,而且会疼得要命。确实应当节制。”

林素节瘪了瘪嘴,有苦说不出。糖太甜,他想吃。可是如果代价是牙没了,那不划算啊。

顽闹间,一行人走到一个套环摊子前。林暖暖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乔松柏温柔地看向林暖暖。不过这次他的温柔,并没有蛊惑到某人。

林暖暖收到了小灵的提示,这个摊子上有宝贝。

“宿主,我很确定,那只刷着黑漆的猫,实际上是黄金打造的!”

所谓的套环摊子,就是摊主设置一个分界线,按照贵贱,把商品离分界线远近摆放。

客人看上什么东西,就花钱买摊主的套环,站在分界线后面,自己去套。

而小灵所说的黑猫,在离分界线最远的那一排。套中难度,不可谓不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