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三章 钱氏再来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7:51

“大侄女,我来看你了。”身形肥壮的钱氏挤开木门,跨进了林暖暖的家的门槛。实际上自从上一次,她因为河豚肉的事情跟林暖暖的家闹了个没脸面后,了有一阵子没来找林暖暖的了。昨天钱氏是望着张氏跟外面来的乔伯,乘着村长的驴车,不明白去哪里了。也因而,钱氏的心思其实自从上次,她因为河豚肉的事情跟林暖暖家闹了个没脸之后,已经有一阵子没来找林暖暖了。。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钱氏再来》精选

“大侄女,我来看你了。”身形肥硕的钱氏挤开木门,踏进了林暖暖家的门槛。

其实自从上次,她因为河豚肉的事情跟林暖暖家闹了个没脸之后,已经有一阵子没来找林暖暖了。

今天钱氏是看着张氏跟外面来的乔伯,乘着村长的驴车,不知道去哪里了。

也因此,钱氏的心思就活络起来了。

林暖暖嘛,毕竟只是个小丫头,只要长期跟她灌输张氏要跟人跑了的观念,再给点甜头。肯定会事事站在自己这边。到时候,再想要把林老三家的家产骗到手,可不就是十拿九稳的了吗?

想到这里,钱氏肥硕的大脸上,更是堆起了笑容,把她那双小眼睛都挤没了。

“大侄女,听说你病了,婶子赶忙来看你了。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怎么病了?”

说着钱氏直接就闯入了林暖暖的房间。

此时林暖暖正坐在床头,乔松柏躺在床上,两人看上去极为亲密。

钱氏看到这情况,眯眯眼里面流露出一丝鄙夷。这个小丫头片子,真的是不知羞耻,竟然让男人上自己的床。

不过钱氏也没有声张,她装作极为柔和的样子,走向林暖暖。“哎呦,暖暖快起来啊。你跟男人睡在一张床,这叫什么事情啊?”

“是不是你那个不要脸的亲娘带坏你的?竟然让你跟男子同榻。”

林暖暖看到钱氏如此说张氏,气不打一出来。她实在搞不懂,钱氏好好的日子不过,一天到晚的,就来挑拨自己跟张氏。

该不会真的觉得有用吧?

就算原身林暖暖是个傻子,但是人家毕竟是亲生母女,钱氏一个外人,能掺和得进来?更何况,现在的林暖暖,可不是原身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娃,而是一个真正的成年人。更加不可能被钱氏两句话离间。

只见林暖暖冷哼一声:“婶子,你在说什么?这旁边的是我的相公,夫妻在同一张床上,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更何况,我只是在照顾我相公罢了。”

“婶子,你这么激动。该不会我大伯已经不和你同床了吧?”

林暖暖的这话,正好戳中了钱氏的心思。钱氏身体过于肥胖,林老大早就对她没有了兴趣,两个人只是搭伙过日子罢了。

钱氏顿时就怒起来了。也不在林暖暖面前装好人了。

“真是什么娘有什么女儿。你娘这种贱人,也就养出你这样的骚蹄子。张口闭口就是跟男人睡觉。”

“你在说什么?”林暖暖怒火上头,大脑充血。此时也顾不得说理,挣扎着站起来,就想要跟钱氏干架。

有些人,不给她一点教训,她是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道理,只能跟能说得通的人讲。

然而腿上有伤的林暖暖,这一挣扎,直直地就摔到在地上,额头也磕出了血来。

“暖暖。”乔松柏听到人摔到的声音,就知道事情不好了,挣扎着想要去扶起林暖暖。

钱氏看到乔松柏,眼前也是小有惊艳。

乔松柏有一副好皮相,这十村八乡,估计没有一个小伙能有他俊朗。而且还是一个认字的读书人。钱氏对他可是非常满意的。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乔松柏有痨病。所以钱氏不能接受他做自己的女婿。

即便如此,钱氏也不能接受乔松柏做了张氏的女婿。毕竟,这是个认字的俊小伙。配给林暖暖,真的是鲜花插在牛粪上。

想到这里,钱氏对林暖暖更是厌恶起来了。

乔松柏挣扎了一小会,但是仍旧没有力气爬起来去扶林暖暖。那一瞬间,他无比憎恨自己的弱小。

咬着牙,乔松柏坐在床边,扶着半靠在床前的林暖暖,想要替她揉揉伤口。

而此时,钱氏完全没有感受到乔松柏对他的厌烦。继续了自己的挑拨离间之路。

毕竟她相信,乔松柏这样的人,是绝对看不上林暖暖这样又黑又瘦的丫头的。

“侄女婿的,你躺着。你一个读书人,哪里能做这些事情啊。暖暖就一个小丫头片子。你不知道啊,她经常摔伤的。这些根本不是什么大事。”

闻言,乔松柏的脸色更冷了。

一方面是因为他极为厌烦钱氏。钱氏先夸自己读书人,捧一捧自己,挑起自己读书人的高傲来。然后又转头贬低林暖暖。为的就是让自己看不起林暖暖,好离间两人。但是乔松柏从小到大什么内宅斗争没见过。张氏这点伎俩,根本不可能有用。

另外一方,乔松柏也是生林暖暖的气。在她膝盖受伤的时候,乔松柏就觉得这个娘子过分要强。结果,按照钱氏的说法,林暖暖还经常受伤。她怎么能如此不重视自己呢?

这厢林暖暖刚缓过来,就想要找钱氏干架。最好能把钱氏打的再也不敢上门。她真的懒得跟一个婆娘,像裹脚布一样,一直吵架。

拳头才是永远的硬道理。

而乔松柏看林暖暖还要挣扎,连忙冷着脸按住了她。

“婶子,挑拨妯娌,也是犯了七出之条的。并且不需要大伯同意,我们也向村长申请,让大伯休了你。”乔松柏没有多言,只是慢条斯理地警告。

他从刚刚钱氏炸毛的反应就知道,钱氏夫妻关系极为不和。七出里面也确实有“离亲”这一条。钱氏绝对会忌惮这种事情。

果不其然,钱氏听到乔松柏的话,脸憋得通红。想要张口骂人,但是又忌惮七出之条。又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活活地被憋死在林暖暖的屋里面。

直觉要昏倒的钱氏,看了看林暖暖屋里凹凸不平的泥土地,再看看自己身上干干净净的衣服。最终还是强撑着一口气,走出小院,给自己缓一缓。

见钱氏走了,林暖暖对乔松柏也很是生气。“你干嘛要拦着我啊?”

“你想伤上加伤吗?”乔松柏仔细地检查林暖暖的额头,确定伤痕不深,不会留疤,才放下心来。

“她这种人,不揍一顿,是不会安分的。”林暖暖太懂钱氏了,这绝对不是一个安分的主。

乔松柏垂眉,“你要是打了长辈,再有理也会变成没理的。”

林暖暖哽噎住了,作为现代人,她还真的没想过这个问题。古代确实很讲究孝道,而且是那种蛮不讲理的讲究。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