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魏晋干饭人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六章 我的心胸最为广阔

发布时间:2022-09-19 20:08:56

方鉴也不是特意来拆山的,但的话神韵山内一拖再拖不给他直接回复,他当然会拆山。所以他是特意回来搞破坏的,要让你们平平稳稳地设立一议事府,那你们以后铁板一块岂也不是很难搞。灾星那种办法也也不是次次都能用的,要不然多来几次别说没那么多灾星,就连罗睺星君都好跟妖族和因为他就是专门过来捣乱的,要让你们平平稳稳设立议事府,那你们以后铁板一块岂不是很难搞。。

>>>《我在天庭做仙官》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我的心胸最为广阔》精选

方鉴不是专门来拆山的,但如果神韵山内迟迟不给他回复,他肯定会拆山。

因为他就是专门过来捣乱的,要让你们平平稳稳设立议事府,那你们以后铁板一块岂不是很难搞。

灾星那种办法也不是次次都能用的,要是多来几次别说没那么多灾星,就连荧惑星君都不好跟妖族和玉帝交代。

一次还好,可以说是恰巧就安排在西华州几个妖府上面降下灾星,可次数一多谁信你这鬼话。

就在方鉴举起泰皇一气砖准备朝着神韵山砸下去的时候,只见一道青光从神韵山中飞出,眨眼便落到了方鉴面前。

青光散去,一位紫羽仙袍,雍容清雅的女子身披仙光出现在方鉴眼中。

“清栖岭妖府,千音洞‘千音’见过断界山君。”千音仙子如玉蕊菡萏,清瑶款款地行礼道。

方鉴看了千音仙子一眼,又用编辑器看过她的修为,见是真仙道果,于是打了一个稽首还礼道:“道友便是清栖岭妖府之主,千音仙子?”

“是。”千音仙子微微颔首说道。

方鉴点头道:“本君初来西华州赴任时便听说过,千音仙子虽为妖仙,但知书达理,深研佛道两家经卷,儒雅清华,乃西华州第一女仙。今日一见,果然人如其言。”

千音仙子微微一笑,微微福身道:“这不过是道友们的恭维之语罢了,千音不敢当。”

方鉴也一脸微笑,然后扬了扬手里的金砖:“那么让本君猜一猜,西华州第一女仙到我面前,总不会是是来挨揍的吧?”

千音仙子面容微变,脸上笑意凝滞,心头一阵恼怒:这山神真是个属狗的,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山君且慢。”千音仙子素手一抬,说道:“贫道应灵墟上人及众位妖主之请,前来请山君进山议事。”

方鉴闻言,顿时恍然道:“哦,是这样啊,早说嘛,差点就误会了。”

“呵呵。”千音仙子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两声,然后侧身引手道:“山君请。”

方鉴抬头看去,只见眼前一道薄薄琉璃光罩微微一荡,随后缓缓散去。

“还有阵法啊。”方鉴看了看,随后摇头道:“不太行,可能接不住我一砖头。”

千音仙子面无表情,兀自驾着云光飞了进去,方鉴催动脚下清云,也跟着飞进了神韵山中。

当二人飞到神韵山内神韵宫大殿前时落下云头,然后两名小童儿迎了上来,朝方鉴道:“恭迎断界山君。”

方鉴自不会去难为两个小童,于是和蔼地道:“你们家老祖是殿内?”

小童儿点头道:“是呢,老祖在殿内恭候山君。”

此刻千音仙子已经率先走进了大殿,随后两名小童才领着方鉴走了进去。

进入大殿内,只觉头顶一股威压缓缓压下,令人气息不畅,法力运转都变得有些迟滞起来。

不过眼前倒不似上次鸣月洞妖府那般,是几大妖主故意施压,这宫殿内的威压极为正常,虽然十分浑厚,但并没有针对性。

这也十分正常,一位玄仙和九位真仙坐在一座宫殿内,身上稍微溢散出来的气机也不是寻常修士能够承受的。

但方鉴并非寻常修士,他催动紫宸雷灵宝树运转《紫宸元雷真经》,只见周身一道雷光闪过,所有威压都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看到方鉴身上的雷光,在座的妖主们脸上不动声色,但心中却都泛起了各自的心思。

方鉴进入大殿,目光立刻在大殿内众人身上扫过,当他看到坐在那里的铁翼上人时,方鉴突然将手中的金砖朝他掷了出去。

只见金光一闪,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随后只听‘砰’的一声,铁翼上人直接被一砖打翻在地。

一旁的烈蛟大王悚然腾身而起,张口吐出一道白色的寒气就朝方鉴扑来。

那寒气扑到方鉴身上,瞬间结成坚冰将方鉴冻住。烈蛟大王虽然叫烈蛟大王,妖府也在炽炎山中,但其仙法却是水火双修,实力极强。

而砸倒了铁翼上人的泰皇一气砖瞬间飞回,又是一下砸碎了坚冰。

但这一次随着坚冰的破碎,方鉴的肉身也跟着裂开了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

一瞬间鲜血便将方鉴的身体染红,但他身上的青霞玉斗麒麟袍仙光一闪,立刻将所有血污除尽,而方鉴也在满身裂口的情况下施展了‘剑火雷法’。

只听一道雷声响彻大殿,随后带着火光的雷电劈在方鉴身上,只听‘呲’的一声,方鉴周身裂开的口子瞬间被火雷给烧焦,形成了一条条交错纵横的焦黑色伤痕。

看到这一幕的千音仙子嘴角一抽,微微撇过脸去。

而血蛛娘娘则是呼吸一滞,一双猩红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方鉴。

此刻铁翼上人依旧倒在那里肉身崩颤不止,凶螟大王与锐沉大王、无想上人围着铁翼上人查看他的情形。

“铁翼道友肉身有崩裂的之兆。”凶螟大王惊骇地道。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无不惊骇莫名,尤其是千音仙子道:“铁翼道友是‘无漏金身’,岂能如此轻易就...”

千音仙子话还没说完就停住了,因为她看到一道金光倏然又朝着烈蛟大王打了过去。

烈蛟大王听到铁翼上人的无漏金身竟然有崩裂之兆,看到眼前飞来的金光顿时慌了,只见他手掐仙诀,口中一声喝叱:“水火无常!”

随着烈蛟大王话音落下,刹那间水火二气瞬间出现,在烈蛟大王的身前组成了两道水火屏障。

只见水火屏障腾起,水在火前,水气顷刻间将火焰吞噬,随后水气壮大一番,紧接着水气后面又扑来一团火焰,也在一瞬间将水气吞噬,接着火气再次壮大。

在不到一个眨眼的时间里,水火之气相互吞噬三百六十次,最后组成了一红一蓝颜色的屏障,横亘在烈蛟大王的身前。

‘轰隆’

眨眼之后泰皇一气砖轰然打在水火屏障上面,整个神韵宫顷刻间剧烈的晃动起来,灵墟上人急忙掌控护山大阵稳住宫殿。

然后扭头看去,却见那水火屏障竟然挡住了泰皇一气砖,但自身的力量也被泰皇一气砖耗去了九成。

“神通!”方鉴收回泰皇一起砖后,目光看着那隐隐有消散之象的水火屏障凝声说道。

泰皇一气砖,金仙以及肉身成圣之下,无论什么仙法、仙术和肉身都挡不住,但这天地间就是有变数的存在。

而这个变数,就是神通,法宝不及神通,神通不及天数。

但尽管如此,烈蛟大王的水火无常神通拼尽全力也只能阻挡泰皇一气砖一下,而方鉴使用泰皇一气砖,绝对要比烈蛟大王施展神通要容易的多。

“不错,能挡下本君的泰皇一气砖,你这神通挺不错。”方鉴一脸微笑着赞扬道。

烈蛟大王眼角一阵抽搐,目光极为忌惮地朝方鉴身旁悬浮的金砖看了一眼,然后扯出一个微笑道:“山君息怒,方才本王只是想见识见识山君的法宝,果然厉害!如有冒犯之处,烈蛟在此赔罪了。”

说完,只见烈蛟大王取出一叠红光闪闪的鳞片,将其送到了方鉴面前:“这是本王最近数百年间修炼时褪下的鳞片,炼制成法宝后防御力不在阳神境修士的护体灵光之下,就作为赔礼了。”

赔罪送自己褪下的鳞片,这对方鉴来说倒是新鲜,不过这在妖修中是最为常见的事,连送肉身的都有呢。

方鉴看着眼前一叠十多块红光闪闪的鳞片,自然不会拒绝,欣然收入储物袋内,旋即满脸笑容道:“好说好说,我这人心胸最为广阔,又怎么会记仇呢?”

千音仙子听到这话瘪了瘪嘴,你是不记仇,可是你一进来就把铁翼上人给打翻了。

没看到现在凶螟大王、天阴大王、锐沉大王还有无想上人四位妖主,都还在给铁翼上人不断输送法力,助其稳固肉身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