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魏晋干饭人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五章 山神要拆山?

发布时间:2022-09-19 20:08:56

铁翼中人抬头一看那方鉴眉心处金光一闪,闻言他的道心便疯狂警哨,一股大祸临头的感觉骇然涌上心头。泰皇一通砖照着铁翼中人兜头拍落,就在这一刻,抬头一看铁翼中人头顶突然飞起一道金符,一瞬间将铁翼中人罩住。泰皇一通砖轰的一声砸落,那金符‘嗡’声一颤,居然硬生生将泰皇一气砖照着铁翼上人当头拍落,就在这一刻,只见铁翼上人头顶突然飞起一道金符,瞬间将铁翼上人罩住。。

>>>《我在天庭做仙官》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山神要拆山?》精选

铁翼上人只见那方鉴眉心处金光一闪,旋即他的道心便疯狂示警,一股大祸临头的感觉悚然涌上心头。

泰皇一气砖照着铁翼上人当头拍落,就在这一刻,只见铁翼上人头顶突然飞起一道金符,瞬间将铁翼上人罩住。

泰皇一气砖轰然砸落,那金符‘嗡’声一颤,竟然硬生生将泰皇一气砖挡了下来。

但那金符在挡下这一砖后,也陡然一阵巨颤,随后金符本体四分五裂轰然炸开。

“金仙法力!”看到那挡住自己一砖的金符,方鉴面色微讶,但随着金符崩碎,铁翼上人的内心则更为惊骇。

因为这道金符,乃是他父亲金鹰法王所赐,蕴含了金仙道果法力的符令,专为他保命之用。

可是那道金光竟然一击便将金符击碎,那可是金仙炼制的符令啊!

铁翼上人心中骇然,只觉得那金光极为蹊跷,在金符崩碎的那一刻背后虚翅一展便要退回。

但方鉴哪里容得他退去,只见方鉴心念一动,泰皇一气砖当即便紧随铁翼上人而去,眼看就要将其击中,可是异变再次出现。

只见铁翼上人背后空间突然一阵动荡,随后一道莫大的力量瞬间将这片空间捏碎,一阵虚空乱流陡然涌入,在天道之力修复空间的前一刻,泰皇一气砖直接被那虚空乱流给拉了进去。

仅仅眨眼间破碎的空间就被天道之力修复,泰皇一气砖也消失在这个世界,但方鉴并未失去对泰皇一气砖的感应。

只见方鉴心念一动,却见天穹之上一声‘轰隆’,随后泰皇一气砖从天外穿破重霄,飞回到了方鉴身边。

但也就是这么一去一回,给了铁翼上人退回神韵山的时间,当泰皇一气砖飞回之时,铁翼上人已经回到了神韵山大殿内,可谓是极其狼狈。

“是谁助我脱身?”铁翼上人一回来便一脸感激地朝前方看去。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灵墟上人身上,铁翼上人当即明白,连忙对灵墟上人拜道:“多谢上人助我脱身。”

灵墟上人眉头紧皱,朝铁翼上人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是块金砖?”

“是一件法宝!”血蛛娘娘凝声道:“很厉害的法宝。”

凶螟大王看向铁翼上人道:“道友方才头顶那道金符...”

铁翼上人嘴角一抽,道:“那是家父赐予的一道护身法符。”

“嘶...”在场的妖主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金鹰法王可是金仙道果的妖仙...”千音仙子说到一半,大殿内的人顿时沉默了下来。

铁翼上人说道:“那金砖极其厉害,若被其打中,只怕在座的谁也扛不住。”

铁翼上人这话没人反驳,因为所有人都看到那道金符是怎么被打碎的,那可以蕴含了金仙法力的法符!

“离谱!”锐沉大王沉声道:“谁把这种法宝给他的?一个炼虚境的山神,用得着这么好的法宝吗?”

在场的人都没说话,因为他们发现,自己一个真仙道行的妖仙,在面对一个炼虚境的山神时竟然会有性命之危,这谁能接受啊。

“天庭宝贝那么多,这位山神既然被给予厚望,赐一件法宝不是问题吧?”千音仙子不免有些感慨道。

倒是天阴大王并不在意,说道:“这法宝也就是照面时厉害,我等不与他照面,用仙法拿下他不就行了?”

“以我等的仙道术法还对付不了那金砖,但是神通可以。”这时坐在上首的灵墟上人说道:“方才我就是用神通将他的金砖送入了天外,没想到这么快就飞了回来。”

这时血蛛娘娘忽然说道:“不会又是太上老君那老东西的法宝吧?”

话音刚落,大殿外就有一个童子跑了进来,朝灵墟上人禀道:“老祖,那位山神让我们把方才袭击他的妖主交出去,否则就把神韵山拆了。”

“他敢!”本来就丢了面子的铁翼上人此刻再也憋不住火气,怒喝一声道:“不就是有件法宝吗?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且等着,我去家父那里也取一件法宝过来。”

说罢,铁翼上人抬手掐了一个仙诀,随后对着仙诀恭恭敬敬地言语了几句,接着便朝北面一指,只见一道仙光瞬间穿光破云,朝着北面疾速飞去。

仙光飞的极快,仅十息时间就飞出了一万多里,但当其刚刚飞出西华州时,却见一道青凛凛的剑气自天上落下,‘噗呲’一声便将这道仙光斩碎、磨灭。

随着仙光被剑气斩碎,铁翼上人身体陡然一颤,随后整个人面色变得一片煞白。

灵墟上人只看到铁翼上人浑身僵硬,面色惨白,眼底深处露出了深深的恐惧。

而周围的一众妖主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很好奇,发生了什么事?

凶螟大王疑惑地朝铁翼上人问道:“铁翼道友,怎么了?”

铁翼上人抬起头来,迎着所有人惊疑的目光,强笑了一声道:“我的传音仙光刚出西华州就被截住了。”

“嗯?是谁?谁这么大胆子!”凶螟大王瞪着眼睛问道。

烈蛟大王看着铁翼上人的神情,说道:“不会是令尊吧?”

众妖主目光一闪,难道铁翼上人被他爹教训了?可也不该是这个神情啊。

只见铁翼上人摇摇头,然后在那里磨蹭半晌后,脸色僵硬地低声说道:“是...是玄天上帝。”

铁翼上人口中这四个字一出,整个大殿内顿时一片哗然,所有人都在一瞬间变得面无人色。

玄天上帝,北方之神、为阴阳交感演化万物的象征,也是司命之神,北极四圣之一。

但他能让在场的人感到恐惧的,是他另外两个称谓‘九天荡魔祖师’、‘真武大帝’。

这是一位坐镇北方亿万载的天庭大仙,是妖魔最恐惧的仙神。

所以当铁翼上人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在场的人无不变了脸色。

“玄天上帝为什么要插手此事?”烈蛟大王惊疑不定地问道。

锐沉大王更是开口道:“既然玄天上帝都插手进来了,那...要不我们还是让微声真人他们查吧...”

这话相当于要宣布投降了,没办法,真武大帝的压迫力实在太强了,光是听到这个名字都让他们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如果是往常,锐沉大王说这话绝对免不了被众人讥讽嘲骂,但是现在,没有一个人出来反对他。

“对啊,不就是往道场里镇入太素通明符么?只要查清之后就会将符收走,我们没必要怕。”血蛛娘娘也开口说道。

烈蛟大王此刻也说道:“没错,只要抓到四目妖君,微声真人和那些天兵天将也都会撤走,只是短时间内被镇入太素通明符,也不是不能接受。”

“糊涂!”灵墟上人听到众人的话,顿时说道:“我问你们,你们和那四目妖君及注生簿被夺一事有关系吗?”

“当然没关系。”

“我和四目妖君从来不熟。”

众妖主纷纷开口撇清,而且事实也本来如此,四目妖君做的事和他们确实没关系。

“要是让我遇到他,不用天庭来人,我自会拿下他并押送到落雁岭去!”烈蛟大王恶狠狠地说道。

在场的妖主们也都是点头应和,同时在心中问候了四目妖君祖宗十八代,你小子惹谁不好去惹天庭!现在连累着大家跟你一起倒霉。

灵墟上人道:“既然大家都与此事没有关系,那你们怕什么呢?玄天上帝固然天威无边,但人家乃是天庭北方大帝,岂是不辨忠奸的人?我们不做亏心事,为什么要向落雁岭服软?如果此例一开,以后随便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天庭派个天将过来我们就要敞开大门任其出入查看吗?真是岂有此理!”

众妖主一听,是这个道理啊,真武大帝只是拦截了铁翼上人的传音仙光,但并没有对铁翼上人动手啊。

也就在此时,突然一道金色的仙光从大殿外飞入进来,直接落到了铁翼上人面前。

铁翼上人看到这道仙光微微一怔,随即便一脸惊喜地站起身来,用双手接住了仙光。

“是家父传来的符信。”铁翼上人说道。

一瞬间大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却见铁翼上人迅速阅完金鹰法王的传信后,脸上顿时跃起一阵欢喜的神情,再也不见先前的恐惧。

“怎么回事?你变脸也太快了吧?”锐沉大王朝铁翼上人问道,其余人也是一脸疑惑。

只见铁翼上人一脸笑容地道:“家父方才传来符信,说玄天上帝已经下旨,无论天庭还是妖族,金仙以上道行的修士都不得参与西华州之事,故而我那道传信才会被玄天上帝拦截下来。”

在场众妖主一听,神情也都松了下来,这么看来天庭还是不想把失态扩大,而是限制在金仙道行以下的范围。

“可那方鉴的金砖法宝?”烈蛟大王问道。

一说起金砖,铁翼上人本是满脸喜悦的神情顿时一垮,瓮声道:“家父也问过玄天上帝了,玄天上帝说,那金砖法宝名为‘泰皇一气砖’,是断界山神自己的机缘,并非天庭或众仙神所赐。还说...此宝曾在凌霄宝殿上一击砸飞了巨灵神...”

“...”

整个大殿再次沉寂下来,只有殿外童子稚嫩的声音再次响起:“老祖,那山神又在外面叫喊,说他要拆山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