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魏晋干饭人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八章 你快活吗?

发布时间:2022-09-19 20:08:53

方鉴盘坐在山神殿内,腰腿腰板,目光仰视着眼前刚被五童君送回去,此刻正单膝双膝跪地的洪元化。“你明白我为什么要在大主使者那里为你说情吗?”方鉴朝洪元化问着。洪元化抬起头看了方鉴几眼,闻言又低头去,直接回道:“回山君,属下不明白。”“你那就都称其属下的“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大主使那里为你求情吗?”方鉴朝洪元化问道。。

>>>《我在天庭做仙官》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你快活吗?》精选

方鉴盘坐在山神殿内,腰背挺直,目光平视着眼前刚被五童君送回来,此刻正单膝跪地的洪元化。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大主使那里为你求情吗?”方鉴朝洪元化问道。

洪元化抬头看了方鉴一眼,旋即低下头去,直接答道:“回山君,属下不知道。”

“你既然都自称属下的,就应当明白,我需要用人。”方鉴笑着说道。

洪元化眉头一皱,低着头一言不发。

方鉴看着他道:“在你被带去天庭行刑时,已经被查看过此世一切因果过往了吧?”

“是的。”洪元化回答道。

犯事的妖魔鬼怪只要被押上天庭论罪,那肯定会被天庭清查这一世的所有记忆和经历,把你经历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那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方鉴道:“我来做这个断界山神,就是要帮助微声真人找出四目妖君,取回注生簿。”

说着,方鉴看着他道:“我相信你们也猜到这一点,上一任山神死的蹊跷,眼下天庭又派我过来,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妖主,都能想明白这其中的关节。”

洪元化闻言,说道:“上一任断界山神之死,依属下愚见,绝非是鸣月洞妖府所为。”

方鉴不置可否,看着他道:“在一切查实之前,所有人的嫌疑都不可免除。现在西华州唯一清白的,只有暴威洞、双岩洞、潮涸洞、骷髅洞这四大镇入了太素通明符的妖府。”

“洪泾这个人你对他了解多少?”方鉴又朝洪元化问道。

洪元化有些诧异,洪泾?“此人也是冲霄天鹤一族,他从炼神境开始就一直跟着我了,并无多少特别之处。”

“哦?”方鉴目光一闪,道:“这么说你对他并没有多少了解,是吗?”

洪元化有些奇怪,道:“回山君,此人一直在我手下做事,向来都很听话,而且又是自己族人,所以我对他自己的事并没有过多干预。”

说完,洪元化问道:“他怎么了?”

方鉴微微一笑,道:“就在几个时辰前,洪泾的魂魄被地府阴司带走,且被阴司赦免,并擢任为十殿鬼君的四品仙官。”

“什么?!”洪元化听到这个消息,内心是无比错愕与惊讶的。

天庭仙官任命是有着极为严格的考核制度的,虽说各部有权力自己决定任命官员,其后上报大主使与玉帝即可,但一般是没人会这么做的。

洪元化不了解仙官的任命程序,但是他知道这种事是不符合常理的。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洪泾是被方鉴抓住的,但是地府却直接从方鉴手里把人带走,这分明是没有给方鉴面子。

“这事...”洪元化喃喃道:“我实在看不懂。”

方鉴说道:“我也看不懂,所以才直接向大主使求情,把你留了下来。”

洪元化疑惑地道:“可是我对洪泾并不了解,我能做什么呢?”

“暂时先做我手下的巡山将军吧。”方鉴说道:“你是阳神道行,做山神庙中的巡山将军没有问题。”

“是。”洪元化垂首应道。

方鉴看着他道:“不管此前你我有什么恩怨,我希望你全部放下。现在你是我断界山神座下的巡山将军,只要你能帮我办好西华州的事,我加官进职,你免罪得赦,恢复自由。这对你我来说都是好事,但如果你分不清主次,下一次就没人给你求情了。”

洪元化闻言,当即拱手应道:“山君放心,洪元化今后惟山君之命是从。”

经过这一次,洪元化是彻底悟了。他就算身为鸣月洞妖府的世子,真要出了事无想上人把他说抛弃也就抛弃了。

但是天庭却留了他一命,天庭不仅能留他一命,更是主宰着他的生死。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直接给天庭效力呢?以前把自己局限为妖族,但现在他的眼光却开阔了许多,妖族也是天庭治下的生灵,我为什么一定要在妖族这棵树上吊死呢?

这真是‘投效一念起,豁然天地宽。’

...

重首大王坐在洞府内,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美丽的妖姬们翩翩起舞。

妖姬们娇柔的身躯伴随着乐曲声飘然舞动,但每个人脸上都陪着万分的小心。

大王心情很不好,这是妖府内所有人都已知道的事情。

大王最爱的爱姬和别人成婚了,而且还是天上的那位至尊赐的婚。

妖姬们内心很不解,妖怪们成不成亲,和玉帝他老人家有什么关系呢?

雨姬虽然独得重首大王喜爱,但她本人并不恃宠而骄,反而在姐妹们犯了错之后,主动帮她们向大王求情。

现在这样的人没了,妖姬们做什么事都战战兢兢地,连说话都不敢太大声。

就在这一片乐舞声中,一个元婴境的小妖姬低着头小步走了进来,来到重首大王面前低声禀报道:“大王,...鸣...鸣月洞妖府之主,无想上人在府外求见。”

小妖姬刚刚禀报完,重首大王就猛然转头看向了她,“谁?”

小妖姬吓得浑身颤抖不止,带着哭腔说道:“是...鸣月洞府妖主,无想上人。”

重首大王一身的真仙气机轰然荡出,小妖姬的身体瞬间如同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山岩墙壁之上。

随后小妖姬吐血落地,身体一扭变成了一条散发着淡青色灵光的小蛇钻进了岩石缝隙中。

周围跳舞的妖姬也停了下来,纷纷跪在地上呼道:“大王息怒,大王息怒。”

重首大王胸膛剧烈地起伏片刻,随后抬手一挥道:“芸姬留下伺候,其余人带小玲下去疗伤。”

一名身着云纹纱衣的阳神境妖姬应了一声,然后起身侍立在一旁,其余妖姬则拜谢起身,然后走到一旁的墙壁面前,先前那条散发着淡青色灵光的小蛇从缝隙里爬了出来,爬到了一个穿着红色纱衣的妖姬怀中。

待众妖姬退下后,重首大王抬头道:“有请无想上人。”

“有请无想上人。”守在洞府门口的一名元婴境妖姬叫道。

按理说一位妖主拜访另一位妖主,那么受到拜访的妖主也应该亲自出迎,因为大家都是同等道行与地位,谁也不比谁低贱。

但眼下这种情况,就算重首大王真的亲自出来迎接,无想上人也是不敢理所当然地受礼的。

两人此刻的关系可以说非常薄弱,一句话,一个动作不对头,都有可能引发两位真仙的火气。

所以无想上人一到这边,就主动降下云头,在潮涸洞妖府界关外求见,姿态放的很低。

当无想上人被两名元婴境的蛇妖领到洞府中时,坐在洞府上首的重首大王当即便一脸阴沉地问道:“无想道友,近日快活否?”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