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魏晋干饭人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五章 要去山神庙里坐坐吗?

发布时间:2022-09-19 20:08:52

“老樵夫,自上山砍柴,捆青松,挟绿槐,野草茫茫秋山外~~~”白云小卷,山水遥遥,一阵声音朗朗悦耳动听的歌声在玉泉峰上响了,一个身穿青霞玉斗麒麟袍的更年轻人站在山石上纵声歌喉。玉泉峰山林间,一个身穿短褐布衣,头戴草笠,肩挑背扛柴禾的樵夫抬头来,朝山顶上望了一玉泉峰山林间,一个身着短褐布衣,头戴草笠,肩挑柴禾的樵夫抬起头来,朝山顶上望了一眼。。

>>>《我在天庭做仙官》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要去山神庙里坐坐吗?》精选

“老樵夫,自砍柴,捆青松,挟绿槐,野草茫茫秋山外~~~”

白云卷卷,山水遥遥,一阵清朗悦耳的歌声在玉泉峰上响起,一个身着青霞玉斗麒麟袍的年轻人站在山石上放声歌唱。

玉泉峰山林间,一个身着短褐布衣,头戴草笠,肩挑柴禾的樵夫抬起头来,朝山顶上望了一眼。

旋即,樵夫放下柴禾,左手叉腰,右臂擦了擦汗,也唱道:“上山云从山头过,下山水从石涧来。我若不上也不下,坐看满山花自开。”

方鉴闻言笑道:“西华州有凡人吗?”

樵夫答道:“没有。”

方鉴又问道:“既然没有凡人,哪里来的山野樵夫?”

樵夫问道:“天庭上有凡人吗?”

方鉴道:“没有。”

樵夫又问道:“既然没有凡人,哪里来的宫阙楼宇?”

方鉴道:“宫阙楼宇,天庭威仪所需,仙官职司所在。”

樵夫道:“山野樵夫,修行历练所需,道心逍遥所在。”

金光一闪,方鉴祭出了泰皇一气砖。

下方樵夫见了,沧桑的目光微微一凝,开口道:“莫非老汉砍点柴禾,山神就要打我吗?”

方鉴问道:“哪里来的妖孽,竟敢欺瞒本君,你何止是来砍柴,分明是来打探的吧?”

樵夫问道:“山君说我是妖怪所化,难道就凭西华州没有凡人吗?”

方鉴道:“不错。”

樵夫又问道:“那又怎知我不是道门或佛门中人呢?”

方鉴闻言,仔细看了看,随即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看你身上并无妖气...,那你说说,你是道门还是佛门的人?”

樵夫道:“我是谁人,山君后面便知,敢问山君,我今后可否来玉泉峰上打柴?”

“可以。”方鉴点头收起泰皇一气砖,道:“但天地八节时你总得表示一下吧?”

“这是自然。”樵夫连连点头,正要开口再说,却突然朝天边看去,只见正有一片火云飞向此处。

“天兵天将来了。”樵夫仰头说道:“是来带走那只大白鹤的吧?”

方鉴朝樵夫看了一眼,道:“这不关你的事。”

樵夫淡淡一笑,也不介意,只是又走进林中开始打柴。

方鉴看着进入林中的樵夫,目光深邃,他刚刚用编辑器扫过此人修为,是真仙道果。

但只是眨眼之间,五童君带着天兵天将已经飞到了玉泉峰上,只见他令旗一挥,方圆千里之内的云层瞬间荡然一空,天空刹那间变得碧蓝如洗。

“嗯?”五童君正要说话,突然目光一凛,朝着下方玉泉峰半山腰看去。

“道友从哪里来?”五童君开口说道,声音如滚雷一般浩荡而下。

樵夫放下手中柴刀,抬起头来朝五童君抱拳道:“鸣泉山中砍柴人,见过五童君使。”

五童君目光一扫,随即说道:“此间乃是断界山神神府所在,道友可知?”

樵夫点头道:“五童君放心,我即光明正大现身,自不会做有损天庭仙官之事。”

“好。”五童君点了点头,便不再理会樵夫,而是朝爬云而上的方鉴道:“山君,吾奉微声真人之命,前来押解洪元化往天庭论罪处斩。”

方鉴抱拳道:“启禀五童君使,洪元化正身在此,请五童君验收。”

只见五童君微微颔首,随后亲自按下云头,然后绕着洪元化飞了一圈。

“不错,正身已验明,带走。”五童君挥动令旗道。

只见火云之上,擂鼓隆隆之间,三百六十名伏魔力士降下云头,拉住缠绕在玉泉峰上的缚妖索,然后将其解开猛地一拉。

洪元化那巨大的身躯立刻被拉到了火云下方,吊挂在半空之上。

“诸位上神请慢!”这时,远方传来一声高喝,接着一道白色云光闪过,兰绍钧驾着白云来到了玉泉峰前。

“诸位上神请慢,可否容小妖与他说几句话?”兰绍钧朝五童君行礼拜道。

五童君朝兰绍钧看了一眼,道:“你是何人?”

兰绍钧连忙说道:“小妖乃是鸣月洞妖府大世子,兰绍钧。”

方鉴在一旁问道:“你可是来送行的?”

兰绍钧点头道:“是,妖逆洪元化与我有兄弟之情,还请上神容许我为他送行。”

方鉴闻言,朝五童君道:“上使,妖即有情有义,我等身为天庭仙官,万界楷模,理当恩准此请。”

五童君点头道:“山君说的是。”然后又朝兰绍钧说道:“就给你一炷香的时间。”

兰绍钧闻言大喜,连连拜谢道:“多谢五童君使,多谢山神。”

随后兰绍钧飞到洪元化面前,朝他看了一眼后,神情悲戚道:“元化,这次你却是铸成了大错。”

洪元化叹了口气,道:“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下辈子我要是投的胎不行,你可得帮帮我,别让我吃太多苦。”

兰绍钧紧咬牙齿,点头说道:“嗯,你放心吧,就算你转世成人类,我也会去找你的。”

洪元化问道:“是老祖让你来送我的吗?”

“...”兰绍钧沉默片刻,随后点头道:“是。”

洪元化笑了,“哈哈哈,你别骗我了,你这表情明显就是在撒谎,我对你太了解了。”

兰绍钧见状,只得低声道:“老祖也是为了鸣月洞妖府,迫不得已...他没让我来,是我执意要来的。”

“哈哈哈,他迫不得已?难道娶那个雨姬也是迫不得已?”洪元化言辞之中难免带上了些讥讽之意。

兰绍钧闻言,脸色微变,急忙说道:“不,这件事老祖真的是迫不得已的,他也是被人给害了...”

说到一半,兰绍钧突然想起始作俑者方鉴就在一旁,于是马上停止了解释。

洪元化长叹一声,道:“老祖不让人来送我,我不怪他,但他不该娶那个女人,我鸣月洞妖府,必将因为女人而毁灭。”

兰绍钧皱眉道:“元化,你这话太重了,还不至于吧。”

洪元化看着兰绍钧,最后低声道:“小心。”

“嗯?”兰绍钧疑惑道:“小心什么?”

洪元化目光朝不远处的方鉴投了过去,兰绍钧也跟着看了过去。

“好了,上神,带我走吧。”洪元化也不管兰绍钧有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但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元化,我还有话要说...”兰绍钧急忙道。

洪元化却道:“等我下辈子再说吧,到时候你带着这些话来找我就行。”

兰绍钧无奈,只得眼看洪元化被拖上火云,在一片擂鼓声中远去。

“大世子,要去庙里坐坐吗?”就在兰绍钧呆呆看着洪元化离去的方向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兰绍钧扭头看去,只见方鉴正立在云头朝自己和善地微笑着。

“不了不了,山君职务繁忙,兰某就不叨扰了。”兰绍钧说完,朝方鉴一拱手,赶紧驾起白云跑了。

他怕自己再不跑,方鉴又叫来数万天兵天将把自己围起来,说自己擅闯山神辖地。

他深信方鉴干得出来,因为他就是这么坑老祖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