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魏晋干饭人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 你是左脚进的门还是右脚进的门?

发布时间:2022-09-19 20:08:45

为什么领悟出神通的真仙和也没领悟出神通的真仙差距这么大呢?仅有一个原因,但凡领悟出了神通的真仙,都也可以用神通重新布置道场,凡道场方圆三千里以内也可以遮盖天机。这是为什么微声真人他们肯定要步入妖部去彻底搜查的原因,所以从外部不论用任何推演之法查询天机,都是这也是为什么微声真人他们一定要进入妖部去搜查的原因,因为从外部无论用任何演算之法查看天机,都是被遮掩过的天机。。

>>>《我在天庭做仙官》章节目录<<<

《第十章 你是左脚进的门还是右脚进的门?》精选

为什么领悟神通的真仙和没有领悟神通的真仙差距这么大呢?

只有一个原因,凡是领悟了神通的真仙,都可以用神通布置道场,凡道场方圆三千里以内可以遮掩天机。

这也是为什么微声真人他们一定要进入妖部去搜查的原因,因为从外部无论用任何演算之法查看天机,都是被遮掩过的天机。

这并不是说就完全不能查看天机,而是没有人敢保证是否能看清真相,因为天机是可以被搅乱的。

就在靳开河被方鉴扣下不到一个时辰,一名天兵再次进入山神殿中禀报:“启禀部署使、山君,山下有一个自称双岩洞使者的妖修求见。”

“双岩洞使者?”十方部署使薛金听到这个名字,立刻笑道:“看来那几位妖主已经赶到鸣泉山妖府了,这双岩洞便是打霜原妖府的人。”

方鉴眼睛一亮,“哦?这么快,那可太好了。”

薛金看着他的模样,好奇地道:“山君又想到什么好点子了?”

方鉴笑道:“先保密,等下再与部署使细说。”

薛金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心中对方鉴接下来的打算极为好奇,但见他如此说,便按捺住了好奇的心思。

“带双岩洞使者过来。”方鉴朝天兵说道。

很快,双岩洞使者便被带到了山神庙内,方鉴目光看着此人双脚迈入大殿,然后便将目光落到了其人脸上。

这张脸长的十分尖酸刻薄,而且眉毛目光中透出一股奸狡的感觉。

“双岩洞妖府妖主是一只穿地鼠得道,此妖本体也是一只穿地鼠。”薛金朝方鉴传音道。

方鉴目光一扫,是一只元婴境大圆满的穿地鼠妖,比先前那个靳开河还要强几分。

“来者何人?”方鉴开口问道。

只见那妖躬身拜道:“双岩洞小妖尤长骁,拜见十方部署使大人,拜见断界山君。”

“来自作何?”方鉴再次问道。

尤长骁恭敬地道:“小妖特奉我家大王之命,前来恭贺山君就任。”

“有礼否?”方鉴问道。

薛金差点笑出了声,目光朝一旁的方鉴看去,只见他却一脸严肃。

如果不是就在眼前,薛金实在无法想像一个人如何能如此严肃庄严地问别人有没有给他送礼。

同样,尤长骁也被方鉴整蒙了,在愣了片刻后,马上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取出一枚三百年的朱果。

这朱果不是锐沉大王给他的,锐沉大王没有让他带任何礼品,也没有要给方鉴送礼的意思。

但既然人家山神都开口要了,自己总不能说自家大王没准备给您送礼吧?

“自是有的,这枚三百年朱果乃是我家大王命小妖赠与山君,以作贺礼。”尤长骁手捧朱果恭敬地说道。

方鉴闻言点了点头,挥手间收起朱果放入储物袋内,然后说道:“既如此,你可去回禀你家大王,就说本君谢过了。”

“...”尤长骁又是一怔,就这样赶我走吗?是不是还少了些什么?

见尤长骁站在那里久久不动,方鉴眉头一皱,道:“你还有何话说?”

尤长骁立刻一个激灵,随后恭身一拜,道:“山君容禀,此先有鸣月洞府靳开河道友前来玉泉峰祝贺,不知现在何处?”

“哦?你说鸣月洞府的逆贼,他已经被天兵抓起来了。”方鉴淡淡地道。

尤长骁闻言,当即说道:“山君容禀,靳开河道友并未犯错,而且就算洪元化占据神府精舍,那也是洪元化一人之错,与整个鸣月洞府有何干系呢?且早在一月之前,那洪元化就已被无想上人剔除族籍,已经不是鸣月洞府的二世子了。山君,岂能牵连无辜啊。”

方鉴闻言,勃然大怒,指着尤长骁道:“好大的胆子,你竟敢质疑本君行事?尔不过区区一妖府奴仆,本君堂堂天庭元六品仙官,你竟敢以下犯上?”

听到方鉴的怒斥,尤长骁周身妖气翻涌,面上煞气涌动。

但随后一道金光亮起,瞬间将尤长骁身上的妖气与煞气瞬间压住,尤长骁这才反应过来殿内还有一位真仙道果的天将。

于是他急忙跪倒在地,叩首拜道:“山君恕罪,小妖一时犯浑,冒犯了神威,还请山君饶恕。”

方鉴目光看着尤长骁道:“你为靳开河说话,莫非你与他是一伙的?”

尤长骁连忙摇头道:“不不不,他鸣月洞府的事情与我双岩洞有什么关系,小妖不过是好奇问一问,眼下事情已经清楚,小妖便回去向我家大王复命了。”

方鉴看着他微微一笑,说道:“不用了,你也留下来吧。”

话音落下,顿时殿外又有五六名天兵走了进来,虎视眈眈地看着尤长骁。

尤长骁大惊失色,急忙说道:“山君为何要抓我?我方才虽然冒犯山君,但已知错认罪,山君仅凭这般便要将我拿下,只怕传出去会令天下妖修不服,损害山君您的声威。”

方鉴淡笑道:“本君自然不是那等小气之人,本君是怀疑你与那靳开河以及鸣月洞府有勾结。”

“从来没有此事,山君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岂能冤枉好妖!”尤长骁大声叫道,语气正义凛然且面露悲愤之色。

“有证据。”方鉴说道。

尤长骁一惊,但很快冷静下来,问道:“什么证据?”

方鉴道:“你方才先迈那只脚进殿的?”

尤长骁闻言一怔,随即细细一想,道:“左脚。”

“先迈左脚进殿,分明是旁门左道,与我速速拿下。”方鉴冷声喝道。

尤长骁猛然跳起身来,大声喊道:“错了错了,我记错了,是右脚先进殿。”

方鉴大怒,“先迈右脚进殿,分明是在妖府与神府之间左右逢源,脚踏两只船!此乃大不敬之罪,鼠辈如此可恶,来呀,拿下!与靳开河一起绑在崖边青松之下。”

这一次没有再给尤长骁开口的机会,十方部署使薛金一巴掌将尤长骁拍倒在地,然后天兵上前,用铁链金锁锁住肉身,再以镇妖符镇压其法力,随后五六个天兵抬着尤长骁便飞奔了出去。

当尤长骁被带下去后,薛金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拍着方鉴的肩膀道:“你简直是个天才,这种罪名你也想得出来,你做仙官以前不会是个大奸臣吧?!”

方鉴淡淡一笑,朝薛金问道:“部署使在天庭任职多少年了?”

薛金笑着答道:“少说也有三十多万年了吧。”

“三十多万年了啊。”方鉴轻声道:“足够忘记凡尘之事了。”

薛金的笑声突然就停了下来,他的目光静静地看着方鉴的脸颊,眼前这个年轻人成为仙官也不过才三年。

忽然,薛金又洒然笑道:“看来这仙官做得久了,脑子也僵了。”

“不。”方鉴道:“是神仙做得久了,接不了地气了。”

“当神仙不需要接地气,能接地府就行了。”薛金说完,看着方鉴道:“现在已经叩了两个洞府的人了,你还要继续吗?”

方鉴点头道:“当然,再等一下,看看那边还会不会派人来。”

“如果不派了呢?”薛金问道。

方鉴道:“如果明天天亮之前不再派人,就进入第二阶段。”

“第二阶段?”薛金疑惑道。

方鉴点头道:“对,第二阶段,釜底抽薪。”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