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魏晋干饭人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 东西留下,人也留下

发布时间:2022-09-19 20:08:45

“二位上官,他就说了这些。”周野施礼而立山神殿内,小心翼翼地朝薛金与方鉴地说。方鉴望着他道:“你的伤没事儿吧?”周野闻言一怔,随后摇摇头道:“没事儿,多谢你山君关怀,无想上人只想教训一下小神,没想杀我,这一点伤回家去静养几日就好了。”方鉴点点头道:“那方鉴看着他道:“你的伤没事吧?”。

>>>《我在天庭做仙官》章节目录<<<

《第九章 东西留下,人也留下》精选

“二位上官,他就说了这些。”周野躬身立于山神殿内,小心翼翼地朝薛金与方鉴说道。

方鉴看着他道:“你的伤没事吧?”

周野闻言一怔,随即摇头道:“没事,多谢山君关怀,无想上人只想教训一下小神,没想要杀我,这点伤回去休养几日就好了。”

方鉴点头道:“那就好,幸苦你了,洪元化带来的那些仙草都在本神的精舍之内。”

说完,方鉴袖袍一挥,只见山神精舍内瞬间飞出十几株三百年份以上,而且已经全部成熟的仙草。

周野连忙伸手全部接住,感受着怀中那磅礴的仙草药力,他满脸都是激动之色。

“多谢山君恩赐!”周野将这些仙草全部收入袖中,然后恭身拜道。

方鉴摆了摆手,道:“你先回去吧,等伤好了再来山神府,以后你就在本君府下听用。”

周野闻言,心头不由大喜,自己这是有靠山了呀!

于是他连忙俯首拜谢,然后又朝薛金拜了拜,这才用遁地术离去。

周野离开后,十方部署使薛金道:“无想如此无礼,还欲纠结四大妖府妖主对抗我等,山君有何妙策?”

方鉴笑道:“主动权在我们手里,既然他敬酒不吃,那就只能送罚酒了。”

方鉴刚刚说完,这时外面进来一个虞侯禀道:“启禀部署使、山君,山下来了一个元婴境的妖修,说是来自鸣泉山妖府,是奉无想上人之命送礼来的。”

“哦?”薛金闻言微讶,旋即朝虞侯看去:“这么快就来了?”

方鉴笑道:“你去带他过来吧。”

“遵命。”虞侯抱拳领命,然后转身离去。

片刻之后,虞侯领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男子进入山神殿内,年轻男子正是元婴境道行,身上带着浓重的妖气。

所有妖修只有在成仙之后才会褪去一身妖气,只要没有成仙,妖气是褪不尽的,除非服用青阳仙草。

但青阳仙草冲霄天鹤一族自己培育都比较难,连洪元化都还没服用过,又岂能轮到他一个元婴境服用。

“小妖靳开河,奉老祖无想上人之命,特来奉上青阳仙草一株,以恭迎山君上任断界山。”靳开河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方玉盒,双手高捧奉上。

一旁站立的虞侯想要上前去接,但方鉴却抬起了手,虞侯见状,立刻退了回去。

“无想什么时候来玉泉峰请罪?”方鉴开口问道。

靳开河听到这话,神情顿时就僵住了,但他反应极快,马上回道:“回山君,老祖只让我来送礼,未曾有其他交代。”

意思就是我只负责送礼,别的事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方鉴闻言,当即朝靳开河抬手一指:“拿下。”

‘轰’

方鉴话音落下,十方部署使薛金当即用自身威势一压,靳开河瞬间就被薛金的真仙威势镇压在地,丝毫动弹不得。

掉落的装有青阳仙草的玉盒凌空飞起,但被方鉴用法力摄了过去。

“封住道行,绑起来。”殿外走进来四名天兵,方鉴指着地上口吐鲜血的靳开河说道。

四名天兵当即领命,抽出铁链金锁,将靳开河捆住,然后又将镇妖符贴在靳开河身上,彻底封印了他的法力。

靳开河脸色苍白,张口叫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况我鸣泉山妖府并未反抗天庭,你们为什么抓我?”

方鉴冷声道:“洪元化据占神府精舍,袭杀仙官,此举不是对抗天庭是什么?你鸣泉山妖府一日未洗脱此罪名,就一日是有罪之身。本官为何抓不得你?天兵听命,将此人押下去缚于崖边青松之下。”

“遵令!”天兵们齐声应道。

靳开河连忙喊道:“那你还我仙草!我本奉老祖好意而来,为恭贺山君履任送上仙草,岂不料山君好坏不分,胡乱抓人,哼,请把仙草还来!”

方鉴手执玉盒,闻言说道:“此乃赃物!赃物当收归山神府所有。”

“卑鄙!无耻!”靳开河激动地满脸通红,大声叫骂道。

一旁的天兵见他竟敢辱骂仙官,抬起手中铁鞭就要抽打,但被方鉴拦住:“且慢,他虽为鸣泉山戴罪妖族,但也是有道行的妖修,不可肆意凌辱。”

“是。”天兵闻言,当即收起了铁鞭应道。

那靳开河听到方鉴此言,终于不再叫骂,而是说道:“我家老祖已请来重首大王、天阴大王、锐沉大王与凶螟大王,部署使和山君最好深思熟虑,不要逼人太甚。”

“哇,那真是好可怕!”方鉴面不改色地回了一句,然后拂袖道:“带下去。”

随着靳开河被带下去,薛金开口问道:“就这样把人扣下了?”

“嗯,扣下了。无想上人如此自傲,若不立刻做出回应,我天庭的威严何在。”方鉴欢欢说道。

薛金道:“但无想上人还会再派人来的。”

方鉴闻言,满脸笑意地道:“那真是太好了,来多少我抓多少,他全族来我就抓全族,这样就能兵不血刃地摆平鸣泉山妖府了。”

“...”薛金一脸怪异地看着方鉴,“这...还能这么搞吗?”

方鉴大手一挥道:“搞,都可以搞。”

...

四个时辰后,重首大王、天阴大王、锐沉大王以及凶螟大王的法驾浩浩荡荡驾临鸣月洞府。

无想上人带着族中妖修隆重接待了四位妖主,待五大妖主进入鸣月洞府落座后,无想上人便开口问了一声童子,听到童子说靳开河还没有回来,一时有些疑惑。

只见身材瘦小,颧脸鼠眼的锐沉大王开口问道:“无想道友,你派去送礼的人还没有回来?”

无想上人道:“掐着时间,应该早已回来了。靳开河是元婴道行,从这里到玉泉峰一来一回最多也就三个时辰。”

重首大王闻言,目光一眯说道:“莫非半路遇到了麻烦?”

“想来不会。”无想上人摇头道:“这里是我鸣泉山妖府的范围,谁敢作乱?”

“嘿嘿。”锐沉大王阴阴一笑,道:“有一个人就敢,江嗣音。”

锐沉大王说完江嗣音这个名字,在场的所有人都微微一阵沉默。

这个江嗣音虽还未领悟神通,但一身道行法力完全不在在场众人之下,尤其是她那件法宝,和她的来历一样令人忌惮。

一百年前,灵极妖部联合如今的九大妖府,攻灭了西华州最大的一个妖部‘清江妖部’,并杀光了清江妖部所有人,独独只有元婴境的江嗣音带着镇族之宝逃了出去,而且短短一百年就摘取了真仙道果,成为西华州一部九洞妖族心头的一颗钉子。

只见无想上人手掐指诀一阵推算,随即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被玉泉峰上的人扣下来了。”

“哈哈哈!”笼罩在黑雾中的天阴大王发出一阵狂笑道:“看来这个新山神傲气的很,丝毫没将道友你放在眼里啊。”

无想上人面色难看至极,一个小小的山神,竟敢如此狂妄,“容我再遣人去问。”无想上人说道。

“慢。”这时,锐沉大王拦住了无想上人。

无想上人扭头看去,只听锐沉大王道:“既然他敢扣一个,就敢扣第二个,不如这次就派我的人去吧。一来我与他没有冲突,二来也好表明我们对于此事的立场态度。”

“我看可以。”重首大王与天阴大王齐齐点头说道。

无想上人闻言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于是就朝锐沉大王道:“那就劳烦道友了。”

锐沉大王点了点头,然后唤来一名同样是元婴境的手下,对他交代一番之后道:“你速去玉泉峰。”

这名双岩洞元婴境妖修当即领命,随后转身离开鸣月洞府,一路直朝玉泉峰而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