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魏晋干饭人
首页 > 资讯

第三章 妖占神府气焰高

发布时间:2022-09-19 20:08:44

“洪元化在哪里?”明泉山,鸣月洞天内,身形瘦长,清颧细目,但周身仙光垂落,威仪凛凛的无想中人朝法坛下方问着。法坛下方的玉台上站着一个素衣羽袍的少年,听见无想中人的问话便恭谨道:“回老祖,元化仿若带着人去了玉泉峰。”“玉泉峰?那里是天庭设立一法坛下方的玉台上站着一个素衣羽袍的少年,听到无想上人的问话便恭敬地道:“回老祖,元化好似带着人去了玉泉峰。”。

>>>《我在天庭做仙官》章节目录<<<

《第三章 妖占神府气焰高》精选

“洪元化在哪里?”明泉山,鸣月洞天内,身形瘦长,清颧细目,但周身仙光垂落,威严凛凛的无想上人朝法坛下方问道。

法坛下方的玉台上站着一个素衣羽袍的少年,听到无想上人的问话便恭敬地道:“回老祖,元化好似带着人去了玉泉峰。”

“玉泉峰?那里是天庭设立的山神神府所在,他去那里做什么?”无想上人面色微沉道。

羽袍少年道:“回老祖的话,玉泉峰山神府下面有一眼灵泉,元化说要趁着天庭还没有派遣新的山神过来,要用那灵泉多多催熟一些仙药。”

“胡闹。”无想上人冷哼一声,“去把他们给我叫回来。”

羽袍少年有些不解:“老祖,您为何如此谨慎?左右不过一个六品仙官,道行充其量不过炼虚境,就算真来了又如何?我们何必怕他?”

无想上人闻言斥道:“愚蠢。”

羽袍少年一怔,旋即心底腾起一丝不服,“老祖,孙儿如何愚蠢?”

无想上人看他不服气的模样,忽而淡笑道:“一个六品山神难道仅仅只代表了他自己吗?不,他还代表了天庭。微声真人率领三十万天兵天将驻扎落雁岭,对我西华州一部九洞虎视眈眈,上一任山神又死在我鸣月洞的势力范围内,你真当天庭是不敢和我们开战吗?”

“难道不是吗?”羽袍少年问道。

无想上人目光炯炯地看着羽袍少年,道:“如果玉皇大帝愿意,天庭随时可以把北俱芦洲变成一片焦土,寸草不生的焦土。”

羽袍少年有些不信地道:“那三十万天兵天将,来了这么久却迟迟不敢提出进入我一部九洞妖族的势力范围,是为什么呢?”

无想上人沉思片刻,道:“你知道玉皇大帝是怎么成为三界共主的吗?”

羽袍少年道:“他不是天生圣人,先天就被天道定为三界共主了吗?”

“不要轻信那些鬼话,玉皇大帝能成为三界共主,是他一步一步修上来的。”无想上人说道。

“修?修什么?道法?神通?”羽袍少年有些好奇地问道。

无想上人言道:“是修功德,历劫难,你可知他修了多少年?”

羽袍少年答道:“千万年?”

无想上人摇头。

羽袍少年又答道:“一亿年?”

无想上人还是摇头。

羽袍少年目光微震,颤声道:“十亿年?”

无想上人不再摇头,而是微微一笑道:“玉皇大帝经三千劫始证金仙道果,又超历亿劫之后,始证玉帝之位。从道历开皇之劫至今,历七万八千一百二十五元会,共计一百零一万亿年。”

羽袍少年倒吸一口凉气,浑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一百万亿年,这是多么恐怖的时间数字?他回想起自己的年岁,也不过才一百六十三岁。

一百六十三年,看上去似乎很大,但是和玉帝证道的时间一比,却又无比的渺小。

无想上人见他恐惧的神情,淡淡地道:“你也无需害怕,玉帝并非道祖、佛祖,他是无法轻易离开天庭的,更不会随意发起大战。”

羽袍少年目光似乎恢复了一些神气,闻言问道:“为什么?”

无想上人说道:“玉帝是三界十方,四生六道,诸天万界兆亿生灵共主。整个天道之下兆亿生灵的劫力,全靠玉帝一人承载化解。你可以想一想,北俱芦洲大概有数百亿生灵,这些生灵每日都要生出一道劫力,那边是数百亿道劫力。而道行越高,生出的劫力也就越大越多。你再将这个数字扩大到四大部洲、十洲三岛以及诸天万界,你就能明白,玉皇大帝需要承载、化解多大的劫力。而一场天庭与妖族的大战,所产生的劫力纠缠万年内更是难以厘清、化解,你明白了吧?”

“天道定下三界共主的尊位,就是为了化解天地间无时无刻都在产生的劫力。因为这些劫力如果不能化解,长久积累于天地之间,数量一多就会转化为‘量劫’,到时候天崩地裂,诸天倾塌,一次量劫的烈度堪比重新进行一次开天辟地,哪怕你是大罗金仙,在量劫中也随时可能化为飞灰。”无想上人淡声说道。

“那老祖,我们妖族为何还要与玉帝作对呢?”羽袍少年问道。

无想上人笑道:“你错了,我们妖族只是在争夺气运,你可以说我们有时与天庭作对,但我们并未与玉帝作对。”

羽袍少年闻听此言,只觉心头豁然开朗,很多看不懂的事情一下子都清晰明朗了起来。

“孩儿明白了。”羽袍少年抱拳道:“老祖,我这就去将元化他们唤回来。”

无想上人见他明白了,点头道:“你切记,我鸣月洞虽然处在与天庭交锋的最前面,但有些事该做,有些事不该做这点必须要明白。”

最后,无想上人朝羽袍少年说了一句令他浑身发冷的话:“难道你心里也以为,上一任山神是老祖我派人杀的吗?”

“记住,一部九洞虽然名义上都是妖族同胞,但亲兄弟前面都有一个‘利’字。落雁岭的那些天庭仙官们,比你看得更清楚。四目妖君在哪里?藏匿在一部九洞的哪一处?老祖我不知道,那些仙官们也不知道,但肯定有人知道,所以...你知道了吗?”无想上人说完,便手掐法诀持坐入定,不再理会下方一脸惊愕的羽袍少年。

...

一道身影由远及近,缓缓落在了玉泉峰山林中。

方鉴整理衣衫,然后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神府所在,但他立刻便是眉头紧皱。

因为不想太过招摇,所以在落雁岭时他就让銮舆司的仪仗返回天庭去了,自己独自一人朝玉泉峰山神府赶来。

但没想到刚到这玉泉峰上,就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妖气盘旋在这玉泉峰上。

方鉴目光朝山神府所在的神庙看去,却见那股强烈的妖气的来源正是山神庙,方鉴凝声道:“好胆,何方妖孽竟敢占据神庙!”

说完,方鉴施展神行术,身形化作一道残影朝着神庙而去。

仅仅片刻之后,方鉴便停在了神庙之外,却见这里人声鼎沸,神庙数百个长相怪异的小妖抱着各种坛坛罐罐,背着大小药篓簸箕来来往往,在神庙内进进出出。

这时已经有小妖注意到了方鉴,立刻走上来道:“你在干什么?还不去山下搬运仙草过来催熟!”

小妖话音刚落,立刻就发现了方鉴的不同,身上没有兽类化形后的特征,更没有妖气。

“你...你是谁?!”小妖惊叫了一声,随后大声喊道:“有人类修士!有人类修士。”

这一下周围数百只妖怪呼啦啦一下全部围了过来,抄起兵器就朝方鉴一边逼近喊道:“快快滚出玉泉峰去,否则将你扒皮炖肉!”

方鉴看着这些不过炼玄境道行的妖怪,抬手掐了一个啸命风雷仙诀,口中叱道:“啸命风雷,敕!”

“轰隆!”

晴空一声霹雳,随后风雷轰隆落下,顷刻间便将数百只小妖劈的外焦里嫩,倒在地上抽搐不已。

方鉴闻着空气中浓郁的焦肉味,面不改色迈步朝山神庙正门走去。

忽然山神庙内妖光一闪,随后一座高大的木像便携带着猛烈的风声朝方鉴砸了过来。

方鉴抬手就发出一道社令蛮雷打在木像上,但没想到那道水桶粗的雷光劈在木像上的那一刻,方鉴却张口“哎哟!”一声,肉身也跟着一阵巨颤,被劈的浑身酥麻。

“我靠,是山神像!”方鉴身上冒着电光与白烟,方才那一道社令蛮雷等于他自己劈自己,但好在是自己的仙法,没有造成多大伤害,而且身上的雷劈状态也很快便被青霞玉斗麒麟袍驱散。

方鉴看着掉落在地,被社令蛮雷劈成两半的山神像,顿时满脸惊怒,心头也是恼羞成怒。

“哪里来的鸟人?没看到我鸣月洞妖族在这里做事吗?!”一个满脸横肉络腮胡,身体雄壮,足有两米多高的妖怪走了出来。

方鉴抬头一扫此妖,竟然是元婴境道行,只见此妖先是看了一眼方鉴,旋即便不屑地道:“原来只是个炼神境的小角色。”

说完又朝地上被劈成两半的山神像看了一眼,接着直接啐了一口道:“什么破山神,自己不长命就罢了,连神像也不经砸!”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