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魏晋干饭人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八章 玉帝决定了,你来当山神

发布时间:2022-09-19 20:08:42

“这小子真敢说啊。”魔神神此刻会觉得自己一点儿都不尬尴了,现在的所以尬尴的,干脆是方鉴,干脆是太上老君。但方鉴并不尬尴,他身姿挺拨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派正气凛然。太上老君尬尴吗?并不,他依旧是一脸风轻云淡的笑意,一脸和蔼可亲慈祥和蔼。玉帝目光微凝,盯但方鉴并不尴尬,他身姿挺拔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派正气凛然。。

>>>《我在天庭做仙官》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玉帝决定了,你来当山神》精选

“这小子真敢说啊。”巨灵神此刻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尴尬了,现在应该尴尬的,要么是方鉴,要么就是太上老君。

但方鉴并不尴尬,他身姿挺拔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派正气凛然。

太上老君尴尬吗?并不,他依旧是一脸风轻云淡的笑意,满脸和蔼慈祥。

玉帝目光微凝,盯着方鉴看了许久,最后才扭头笑问道:“道祖怎么看?”

太上老君呵呵一笑,手中拂尘一摆,以真言道:“大道无为,上善若水。”

玉帝闻言淡淡一笑,随后又将目光看向西方:“佛祖怎么看?”

少时,只听一个恢宏悠扬的佛音在凌霄殿中响起:“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

随着道祖、佛祖的声音回荡在凌霄宝殿之内,众仙神的心境也迅速归于平静。

而玉帝则看向方鉴道:“方鉴,你以为道祖、佛祖所言如何?”

方鉴略有明悟,此刻他才明白,道祖为什么是道祖,佛祖为什么是佛祖,只是随口一回应,便轻松化解了自己的话。

但并不是回应他,他现在还没有资格让道祖与佛祖亲自回应,道祖佛祖是在回应玉帝,因为方才玉帝借着自己的话朝道祖和佛祖短暂地过了一招。

道祖言‘大道无为,上善若水’,这是道祖的成道真言,大道无为而无所不为,意思是他虽为道祖,但对与道门弟子却是行‘无为之教’,道祖既行无为之教,那么道门弟子自然要走‘无所不为’之路。而上善若水则正好补充了大道无为,尽管道门弟子修炼之路‘无所不为’,但终归以善为先,讲究不争少争,处卑而谦怀。所以我道门对天庭的统治是没有妨碍的,其行为是从根本上符合天规玉律的。

至于佛祖所言,属于一种辩证哲理,有天庭就有教门,有教门就有修行,天庭与教门是相辅相成、相连相生的,两者并无冲突,所以‘此生故彼生,此灭故彼灭。’

方鉴心头一叹,自己的道行还浅的很呐。

于是他恭敬地道:“回陛下,闻听道祖、佛祖之言,使臣豁然开朗,受益匪浅,臣当拜谢。”

玉帝闻言心怀大慰,忠心耿耿,且知进退,明事理,这才是股肱之臣的样子,心中对方鉴更是看重了。

于是在玉帝点头授意之下,方鉴先是朝太上老君稽首一礼,太上老君含笑点头。然后又朝西方稽首一礼,随后只见凌霄宝殿上一朵莲花显现,微微亮起一道佛光,随即便彻底消隐而去。

“方鉴。”玉帝开口叫道。

方鉴连忙肃声应道:“臣在。”

玉帝道:“汝德行俱佳,勤修善练,又于土地神职之上造福生灵,安定一方,功绩卓绝。朕晋你为元六品仙官,任北俱芦洲西华州断界山山神,赐九龙节杖。持九龙节杖,可随意调遣天庭之外驻扎的元三品以下仙官及天兵天将。”

这番赏赐一出,顿时让在场的许多神仙羡慕了,不是羡慕那九龙节杖,在场的每一位仙官出去都有权利调遣天兵天将。

他们羡慕的是这个小小的土地神一步登天简在帝心,不仅让玉帝直接提拔为六品仙官,而且还赐下了九龙节杖。

要知道元三品仙官获赐九龙节杖,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唯一的解释就是方鉴深得玉帝的喜爱与看重。

方鉴闻言,当即顿首揖拜道:“谢陛下厚恩,臣定当勤勉于职,不负陛下厚望。”

“平身吧。”玉帝心情很好,朝方鉴说道:“出任断界山山神责任重大,你不仅要勤勉,更要谨慎,凡是谋定而动,不可鲁莽,以免陷自己于危难之中。”

方鉴感激地道:“臣谢陛下关怀嘱托,定当勤勉谨慎,早日协助微声真人抓捕四目妖君,取回注生簿。”

“好。”玉帝颔首道:“具体的事情,下殿后你随殿前左卫将军去太玄都省静候,大主使自有安排。”

方鉴领命道:“是,陛下,臣请告退。”

“准。”玉帝言道。

方鉴朝着玉帝躬身揖拜,随后缓步退出了凌霄宝殿。

...

方鉴走出凌霄宝殿,仰头看着一片清晖明灵的玉宇琼霄,内心却是一片宁静。

他先前的那番话虽然被道祖与佛祖轻松化解,但他并没有失败,而是成功取得了玉帝的看重与信任,这就是最大的成功。

对于一个初次上天庭面见玉帝的小小土地神,方鉴已经做到了前无古人的壮举。

今后的道路是否宽阔,就要看自己能不能在断界山山神这个位置上干好了。

“本将恭喜山君了。”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方鉴转头一看,只见一名身材高大,身着兽吞鱼鳞金甲的天将立在自己身后,正一脸笑意地朝自己抱拳说道。

方鉴也拱手还礼,山君乃是山神的雅称,显然这位天将已经知道自己晋升六品山神的事情了。

“在下殿前左卫将军宋旷,特奉旨来领山君前往太玄都省仙府。”宋旷笑着说道。

方鉴闻言,连忙说道:“原来是左卫将军,失礼失礼,那就有劳左卫将军了。”

宋旷笑了笑,然后抬手举起一面令旗,只见令旗凌空一摆,一道金云瞬间飞到了二人面前。

“在这天庭是不能随意飞行的,只有超品仙官或有特殊职位的仙官才可以在天庭飞行。”宋旷说着,率先踏上了金云。

方鉴也一步跨了上去,随后宋旷令旗一指,金云瞬间便朝着远处重霄金光内的一片仙宫建筑群飞去。

一盏茶的时间后,金云在一座宏伟的仙宫大门前落下,那宋旷走上前去,朝守门的天兵道:“这位是新任的断界山君,奉陛下旨意前来太玄都省候命。”

守门的天兵连忙对宋旷行礼,又上前来朝方鉴行礼,随后道:“下官明白,请山君随下官来。”

这时宋旷朝方鉴道:“山君,你便随他入都府中等候大主使归来便是,我还要去凌霄宝殿值守,就不多陪了。”

方鉴连忙拱手道:“多谢天将一路相送。”

宋旷淡淡一笑,说道:“不必客气,我在殿上也听到山君说的话了,说实在的,我和另外几位道友听的很爽。”

说完,他还朝方鉴竖了一个大拇指,道:“说得好。”

随后不等方鉴回应,宋旷便驾起金云笑道:“山君,北俱芦洲不比东胜神州,望多多保重,日后天庭再叙。”

看着宋旷驾着金云离去的背影,方鉴拱手一礼,随后转身,在太玄都省门前值守天兵的引领下来到了太玄都省主殿太玄殿外。

“这位是新任的断界山君,奉玉帝旨意,前来太玄都省候命。”天兵对太玄殿前的值守仙童说道。

那仙童生的眉清目秀,粉琢玉砌,此刻他揉着眼睛听完天兵说完后没朝方鉴看了一眼,只‘哦’了一声道:“山君请进殿等候吧。”

说完,仙童推开太玄殿大门,一股紫蓉青檀香气从殿内飘然而出,令人精神大振。

仙童将方鉴领进太玄殿安坐并奉上灵茶,然后便在一旁侍立道:“山君要换茶时叫我一声便好。”

说完,不等方鉴回应他便站在那里闭上眼睛打起了盹儿。

---

求票票,求票票...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