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魏晋干饭人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 上面来调查了

发布时间:2022-09-19 20:08:35

仅有凡人身死了之后,魂魄是需勾魂摄魄鬼差前去勾魂摄魄的,第三点不论神妖魔鬼怪仙死了之后魂魄会逗留在人世间,如无外力插手,就由他们自行选择最终决定是否可以前去地府。方鉴抬起头看去,阴突山王和那些小妖怪的魂魄飘浮在半空,当方鉴目光看回来的时候,争相吓得缩成一团。此时魂魄状态方鉴抬头看去,阴突山王和那些小妖的魂魄漂浮在半空,当方鉴目光看过来的时候,纷纷吓得缩成一团。。

>>>《我在天庭做仙官》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上面来调查了》精选

只有凡人身死之后,魂魄是需要勾魂鬼差前来勾魂的,其次无论神妖魔鬼怪仙死后魂魄会停留在人世间,如无外力干涉,就由他们自行决定是否前往地府。

方鉴抬头看去,阴突山王和那些小妖的魂魄漂浮在半空,当方鉴目光看过来的时候,纷纷吓得缩成一团。

此时魂魄状态的他们没有肉身,魂魄十分虚浮,就算还有部分法力,也已远远无法对土地神造成威胁。

“他们就交给你了,那只蛇妖的魂魄现在应该还在两县交界处游荡,你去收了便是。”方鉴对仇安县土地神说道。

只是说完他就是一愣,因为仇安县土地神脸上、身上的伤势竟已全部痊愈,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你...”方鉴看着他:“你用了香火愿力?”

仇安县土地神嘿嘿一笑,说道:“这些年攒了不少香火愿力,治疗一点小伤不成问题。”

“...”方鉴看他得意的样子,又说道:“仇安县这些年因这阴突山王枉死的生灵,必须要有一个交代。”

仇安县土地神神情一凛,随即正色说道:“道友放心,本神省得。”

“你要是不省得,我会帮你省得。”方鉴淡淡地说着,扬了扬手里的金砖。

仇安县土地神脑袋一缩,突然眼睛一瞪,看着不远处想要逃跑的阴突山王魂魄道:“妖孽,休走!”

说罢,只见仇安县土地神抬手一抓,体内法力瞬间涌出,霎时化作一条锁链将阴突山王魂魄给绑了回来。

“土地神,本王生前待你不薄。”阴突山王魂魄叫唤道。

仇安县土地神目光一沉,阴声说道:“呵呵呵,大王不要怕,本神向来忠厚老实,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

“不...你别这样,我害怕。”阴突山王魂魄颤颤巍巍地说道。

方鉴杀了阴突山王,又记起了阳夏县的事情,以及城隍派来的捉鬼将军孙矛,于是朝仇安县土地神道:“这里交给你了,我先回阳夏县去了。”

仇安县土地神闻言,连忙朝方鉴拱手拜道:“此番要不是有道友,只怕我仇安县还要被此妖孽祸害许久,本神在此谢过了。”

“呵。”方鉴看着他笑了一声,然后说道:“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方鉴施展神行术,化作一阵清风离去了。

看着方鉴离去,仇安县土地神的神情变得阴晴不定,似轻松又似担忧。

“土地神,他取走了我得储物袋。”一旁的阴突山王魂魄看到仇安县土地神的神情,连忙在一旁说道。

仇安县土地神扭过头去,看着他道:“哦?那你能收回来吗?”

阴突山王摇头道:“不能,我现在道行已失,只有当初一成的法力了。”

“那你说个鬼啊!”仇安县土地神气道:“我打的过他吗?”

说起这个,阴突山王长长地叹了口气,“苟德安,老杂毛,你害死我了。”

说完,他又看向仇安县土地神道:“土地神,能不能看在以往的交情上,放我一马?您放心,我如果还有东山再起之日,一定会报答土地神的。”

但仇安县土地神却摇头道:“晚了,再说以前我们俩是什么交情?是我当孙子你当爷爷的交情?现在还说这些,你觉得有用吗?”

阴突山王闻言,面色不变道:“土地神,您当真不考虑一下吗?当初那十几个用来炼山魈将军而枉死的凡人,可都是您帮我掩盖的哦。”

仇安县土地神瞳孔一缩,但很快便淡定下来,“不错,确实是这样的,但你别忘了,我是天庭仙官,哪怕是最低级的仙官那也是天庭的人。我固然犯了天条,但这些年的功德也足以帮我免去永不超生之罪,但是你呢?你可能就要魂飞魄散了。”

阴突山王魂魄一颤,这就是野神的无奈,没有后台,没有靠山,一步踏错就真的永无翻身之日了。

只见阴突山王目光中满是绝望,他立刻朝着仇安县土地神问道:“如果我将这些事一力抗下,土地神能保我一命吗?”

仇安县土地神闻言,皱眉沉思片刻,随即说道:“如果你将所有罪过一力抗下,不牵扯别人的话,我可以保你能在一百年内投胎转世。”

阴突山王闻言,当即拜道:“既如此,小妖就谢过土地神了。请土地神放心,所有罪孽皆是小妖一人所为,与他人无关!”

...

当方鉴回到青瓶山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二更左右了,此刻月明星稀,万籁俱寂。

青瓶山上依旧是人山人海,但是冲突已经消停了,而且苟德安与师爷此刻已经逃回县城,不在此处。

现在在这里的,是数千跪在地上,朝着土地面不断祈拜的百姓。

所以当方鉴刚进入阳夏县地界的时候,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股强烈的不安的愿力,于是急忙往青瓶山赶来。

当方鉴来到青瓶山上空时,往下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什么情况?这么多人?

但就在此时,前方一道神光瞬息之间飞到方鉴面前,只见此神金身熠熠,神光凛凛,眉目之间威严无比。

“方鉴。”此神目光轻眇方鉴开口叫道,随后身前一枚仙官玉碟微微一闪,道:“吾乃值月神黄承乙!”

方鉴连忙拱手拜道:“下神方鉴,拜见上神。”

黄承乙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方鉴,吾奉玉帝旨意,前来司查阳夏县土地神功业,你暂时回不了土地庙,先去凌霞山中暂住数日吧。”

“咦?”方鉴有些奇怪,问道:“敢问上神,好像还没有到仙官考功之日吧?”

黄承乙淡淡地道:“为何要此刻考察你的功业,潜云府城隍会知会你的,你现在且先同捉鬼将军孙矛前往凌霞山去吧,潜云府城隍也在那边等你。”

方鉴眉头紧皱,难道是因为自己越界执法的原因?不对啊,天庭不可能为了这种小事大费周章的,最多是下敕令斥责自己。

正想着,又是一道神光飞来,只见捉鬼将军孙矛来到黄承乙身边,先是朝黄承乙拱手一拜,然后又朝方鉴道:“土地神,请随我前往凌霞山吧。”

方鉴眉头轻舒,此刻纠结没有用处,到了凌霞山就知道了,于是点头道:“好。”

就在方鉴准备离开的时候,黄承乙突然叫住方鉴道:“且慢,将仙官玉碟留下。”

方鉴猛然回身,朝黄承乙问道:“敢问上神,为何要留下仙官玉碟?”

扣留仙官玉碟,这是对罪官的处置,因为天庭要检查仙官玉碟中的记录,凡是仙官所做的事情,在仙官玉碟中都有记录。

只见黄承乙抬手一点,一道金光闪闪的符诏出现在黄承乙的手中:“此乃太玄都省御制金诏,请你留下仙官玉碟。”

方鉴看到这个金诏,才意识到可能真的出现什么大事了,不然太玄都省不可能给黄承乙颁发金诏行使扣留仙官玉碟的权力。

但就在此时,方鉴元神中突然出现一道意念询问他,是否要抹去仙官玉碟中的部分记录?

“小红?”方鉴心头一惊,这是鸿蒙编辑器的意念,于是他心中问道:“小红,你可以抹去仙官玉碟中的记录?”

鸿蒙编辑器的答案是肯定的,方鉴心下一定,道:“除与香火神职相关一类的记录保留外,其余的全部抹去,等等,收百年灵参那件事不要抹去。”

方鉴连忙招呼道,因为收受百年灵参这事日游神已经上报了,如果抹去反而会引发怀疑。

仅仅片刻之后,鸿蒙编辑器便告诉他,已经好了。

方鉴自己是无法查看仙官玉碟中的任何记录的,不仅是他,所有仙官都不能查看,唯一能查看仙官玉碟记录的只有玉帝。

所以他也不能确认,但他相信鸿蒙编辑器。

于是方鉴在鸿蒙编辑器告诉他完成之后,便大大方方地取出了仙官玉碟,递给了值月神黄承乙。

黄承乙手中金诏一闪,将方鉴的仙官玉碟摄住,然后飞入黄承乙袖口之中。

随后方鉴便随着捉鬼将军孙矛往凌霞山去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