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魏晋干饭人
首页 > 资讯

第十七章 哦豁,你完了

发布时间:2022-09-19 20:08:35

捉鬼将军孙矛所说的大事是什么呢?让我们把时间倒回方鉴刚看见仇安县土地神的那一刻,阳夏县县令苟德安带着拆庙的人浩浩荡荡地回到了青瓶山。而早以获知消息的阳夏县县城周边好几个村庄的百姓,了拿着锄头、扁担、连枷赶过来,将阳夏县县令一行人团团围住团团围住。看而早已得知消息的阳夏县县城周边好几个村庄的百姓,已经拿着锄头、扁担、连枷赶来,将阳夏县县令一行人团团围住。。

>>>《我在天庭做仙官》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哦豁,你完了》精选

捉鬼将军孙矛所说的大事是什么呢?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方鉴刚见到仇安县土地神的那一刻,阳夏县县令苟德安带着拆庙的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青瓶山。

而早已得知消息的阳夏县县城周边好几个村庄的百姓,已经拿着锄头、扁担、连枷赶来,将阳夏县县令一行人团团围住。

看着这些气势汹汹的百姓,师爷脸上闪过一丝惊惶,但苟德安却拿捏着县令的架子,指着眼前的百姓们道:“你们想干什么?想造反吗?本官可是朝廷命官!”

一位老者走了出来,朝苟德安抱拳道:“县太爷,你是朝廷命官,土地神也是天庭仙官,你为什么要拆土地爷的庙?”

苟德安说道:“土地神已经没了灵愿,无法再庇护阳夏县百姓,本官只不过是想拆了土地庙,再修一座山王庙,请法力更高的山王来庇佑我们阳夏县。”

“什么山王?官名叫什么?神职有没有?”另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开口问道。

苟德安一怔,随即答道:“山王法力无边,乃上位神灵,本官不过一个凡人,岂敢妄问?”

“这倒是奇怪了,土地爷乃天庭玉皇大帝钦命仙官,掌管阳夏县一县生灵,乃是有名有姓有天箓封诰的神灵!县太爷说的这个什么山王,连个来历也没有,如何能掌庇佑夏县百姓?”杨进的妻子李造容开口说道。

李造容说完,周围的农妇们顿时吵嚷起来,全都是质疑苟德安和这个山王的话。

“大胆!”师爷色厉内荏,大喝一声道:“无礼村妇,竟敢质疑县尊大人!”

说完,又指着李造容道:“来呀,把这刁妇抓起来。”

“我看谁敢!”杨进手里举着一把锄头,高大的身体挡在李造容面前,朝两个走上来的衙役吼道。

“连他一起抓。”师爷指着杨进说道。

立时便有四五个衙役冲上前去,三两下将杨进按倒在地,杨进奋力挣扎,周围的社林村村民也吼叫着围了上来。

“你们凭什么抓人?”

“我们没犯法你们凭什么抓人?”

县令苟德安看着围上来的百姓们,当即喝道:“本官乃是朝廷命官,你们以下犯上,这就是犯法!”

说着,他手一指杨进和李造容道:“此二人妖言惑众,煽动民乱,抓回县衙,待本官回去之后再行审问。”

“放了杨大哥!”

“放了李婶!”

社林村的百姓一拥而上,直接围住那几个押着杨进和李造容的衙役,同时周围别的村的百姓也都齐齐围了上来。

这一下那些衙役捕快吓得脸色发白,不停地回头朝县令和师爷看去。

苟德安这下也顾不得许多了,直接对捕快和衙役们道:“这些刁民竟敢围堵朝廷命官,明显是要造反!我命尔等拔刀护卫,谁再敢上前一步,就地斩杀,事后本官自会上奏朝廷说明。”

捕快衙役们听到这话,心里再无顾忌,纷纷拔出刀来,亮晃晃的刀光立刻逼住了周围愤怒的百姓。

百姓们看着那锋利的刀刃,以及苟德安的话,顿时有所顾忌不敢再上前。

此时先前那个老者开口说道:“县尊大人,我们并非是要造反,也不敢冒犯县尊大人。但这土地庙我们护定了,县尊想要拆庙,就先从老朽的尸体上踩过去吧。”

说完,老者直接走上前去,坐在了土地庙的前面。

下一刻,更多的百姓跟随老者一起来到土地庙前坐下,百姓们相互挨着,把这地方本就不大的青瓶山给挤得满满的。

“县尊,这...这下怎么办?”师爷目瞪口呆地看着,有些不知所措地问道。

苟德安目光阴沉地看着眼前的百姓,冷声道:“本官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从哪来回哪里去!”

然而百姓们根本不理会他,目光坚定,一脸沉默地坐在那里。

苟德安冷哼一声,心头的暴怒再也抑制不住,只见他当即下令道:“给我打,从外面打进去,打伤打残都由本官做主!”

只要阴突山王能在阳夏县立庙,自己就有坚实靠山,就算现在把眼前这些百姓全部打伤,到时候有阴突山王在,也能很好地善后。

一时间,捕快衙役们左手持刀,右手握着棍杖对着眼前的百姓一个一个打了下去。

不过他们打的都是肩背大腿,不敢直接往脑袋上招呼,毕竟打脑袋是最容易出人命的。

棍杖落下,百姓们立时发出痛叫,纷纷伸手去挡,但他们越挡衙役们就打得越凶。

就在此时,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肩膀上挨了一棍子,他口中发出一声痛呼,整个脖子立刻红肿一片。

少年看着头顶的棍子再次落下,他连忙将先前从家里带来的一尊神主牌位举起挡在头顶。

随着捕快一杖落下,只听‘咔嚓’一声,那尊神牌顷刻间被一分为二,碎成数块掉落在地。

‘霹雳咔嚓’就在神位被打碎的那一刻,原本清朗的天空突然落下一道惊雷,惊雷之声在青瓶山上空炸响,将所有人都震得头皮发麻。

那个少年惊叫一声,看着地上破碎的神牌,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随后他抬头看着被惊雷震住的衙役,语气惊惶地道:“你完了,你把玉皇大帝的神位打烂了!”

那衙役闻言,下意识低头朝那破碎的神牌看了一眼,接着陡然反应过来,下一刻整个人浑身一颤,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这时周围的百姓也反应了过来,纷纷围过来朝那破碎的神牌看了一眼,随后无不惊恐地转身朝苟德安道:“狗官,你完蛋了,这是玉皇大帝的神位!”

苟德安和师爷此刻刚从方才那一道惊雷中惊醒,此刻闻听此话,顿时吓得浑身一颤。

难道刚才那道惊雷,是...

只见师爷步伐踉跄地冲上前去,走进人群捡起那些破碎的神牌拼接在一起,果然看到上面写着几个威严的大字:“昊天金阙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之位。”

“啊!”师爷惨叫一声,脸色瞬间惨白一片,他将破碎的神主牌位抱在怀里,转身冲到苟德安面前道:“县尊,完了,真的是玉皇大帝的神位。”

苟德安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愣在原地,许久之后他一脸悲愤地指着那少年道:“你...你为什么要把玉皇大帝的神位带到这里来?!”

少年此刻也是懵逼状态,闻言不由喃喃道:“我...我也是想让玉皇大帝做主,阻止你拆庙...”

此刻的青瓶山,霎时间被一片惊恐仓皇的情绪充斥着,四周的空气都已陷入凝滞。

...

仙光弥照玉宇金阙,玄光映彻诸天万界。

这里是三十三重天,凌霄宝殿之上。

三界十方、四生六道的主宰者,大道之下执掌天道律令的至尊,全称‘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金阙云宫九穹御历万道无为大道明殿昊天金阙至尊玉皇赦罪大天尊玄穹高上帝’高座凌霄宝殿之上,身后是映照万界的玄光,下方是天庭文武尊神。

仙光彻宇的凌霄宝殿上,此刻一片寂静无声,随着千里眼顺风耳的禀报,让凌霄宝殿内的尊神们不由面面相觑。

“启禀玉皇大天尊,东胜神州紫正国潜云府阳夏县,县令苟德安命手下衙役驱赶百姓之时打碎了金阙神主之位。”

金阙神主之位,是玉皇大帝人间神主牌位的尊称。

这一刻,在场天庭众神们的记忆回到了数百年前的凤仙郡。

那时凤仙郡的郡守和老婆吵架,掀翻了玉皇大帝的供桌,又让狗吃了供给品,此举亵渎玉皇大帝,于是天庭不给凤仙郡降雨。

而现在,几百年过去了,凡人也越来越牛逼了,这次直接把玉皇大帝在人间的牌位给打碎了。

打碎神仙牌位,几乎等于直接在打神仙的脸,而现在这个被打脸的神仙,还是三界共主玉皇大帝。

“启奏玉帝,阳夏县凡人不敬天道,忤逆天条,竟敢打碎金阙神主之位,臣李靖请旨,下界捉拿阳夏县土地神上天问罪!并请大天尊降下劫罚,以示惩戒。”托塔天王李靖走出臣班,朝玉皇大帝拜道。

随着李靖禀奏,另一名身材魁梧高大,身穿神宵雷袍官服的神仙迈步走出,震声禀道:“臣奉命执掌雷部,专司三界雷罚,司生司杀,今有凡人无礼至极,亵渎玉皇天威。臣请降下太乙神雷,削去阳夏县所有生灵三十年寿命,三千阴德福报,以作惩戒。”

这位身材魁梧,身穿神宵雷袍的仙官,正是天庭雷部主宰,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

此刻所有的神仙都在看着玉帝,只见玉皇大帝双目微闭,神情不怒不喜,只是淡声垂慈道:“降旨潜云府城隍,责令其调查此事起始因由,待查清后呈报天庭。再派值月神黄承乙下界前往阳夏县青瓶山,专查土地神方鉴上任后所行所为、善德恶果,待查清后再论处置。”

“遵旨。”李靖与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同时领命应道,随后退回臣班之中。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