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魏晋干饭人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 泰皇一气砖初显威(求收藏)

发布时间:2022-09-19 20:08:33

“唰!”几道掠空声响了,抬头一看一个黑影以极快的速度直扑方鉴面门而来,方鉴心头警铃大作,赶忙朝一旁躲。但他还只来及侧开身子,随即一股带着血腥味的劲风便从他身前划过。‘呲啦’一声轻响,方鉴身体登时往前退却,等他控制住身形低下头一看,却见自己的仙官但他还只来得及侧开身子,随后一股带着血腥味的劲风便从他身前掠过。。

>>>《我在天庭做仙官》章节目录<<<

《第九章 泰皇一气砖初显威(求收藏)》精选

“唰!”

一道掠空声响起,只见一个黑影以极快的速度直扑方鉴面门而来,方鉴心头警铃大作,急忙朝一旁躲避。

但他还只来得及侧开身子,随后一股带着血腥味的劲风便从他身前掠过。

‘呲啦’一声轻响,方鉴身体顿时往后退去,等他稳住身形低头一看,却见自己的仙官衣袍胸口部位出现了三条长长的裂痕。

还不等他看清,又是一道掠空声响起,那个黑影再次返回朝他扑来。

方鉴眉目一紧,当即伸手一招,一道金光闪过,泰皇一气砖瞬间出现在手中。

“去!”方鉴一声轻叱,那泰皇一气砖瞬间化作一道金光朝那黑影砸去。

黑影看着那金光似乎发现了危险,急忙转弯想要躲开,但如何能比泰皇一气砖快?

黑影只是躲闪的念头刚起,那泰皇一气砖便已当头砸落。

‘轰’

一声巨响过后尘土四起,那个黑影瞬间被泰皇一气砖打落在地,直接砸落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强大的劲气将周围的花草全部摧折,而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此刻正趴在大坑之中猛口吐血。

方鉴召回泰皇一气砖,但依旧握在手中,没有收回元神内。

看着那少女并未如想象中被砸成粉末,方鉴松了口气,如果此女是灵蝶仙子的话,他还有话要问,现在打死反而不好。

不过他很快就明白过来,泰皇一气砖与自己元神相连,肯定是知道自己心意的。

所以只要自己没有生出必杀之心,泰皇一气砖也不会直接将其打死,否则眼前这个只有炼玄境的妖怪,怎么可能扛得住泰皇一气砖的一击。

方鉴已经用鸿蒙编辑器看过了,此女只有炼玄境的修为,不过道行依旧比自己这个练炁境高了一重。

“蝶妖?”方鉴迈步上前,走到那土坑边朝少女问道。

卷耳艰难地抬起头来,嘴里鲜血汩汩流出,一双棕色的眸子充满野性地看着方鉴。

“嗯?”方鉴此时才看清少女的样貌,头上有两只竖起的猫耳朵,身后还有一条长尾巴。

“薮猫妖!”方鉴目光一凛,正要开口问话,突然手中的泰皇一气砖微微一振。

方鉴当即反应过来,身后有人!

他二话不说便朝后祭出了泰皇一气砖,然后才转过身去。

可是他刚刚转身,还未看清身后之事,便见眼前腾起一片烟罗彩雾,将整个山头都笼罩了进去。

‘轰隆’泰皇一气砖似乎砸到了山石,方鉴只听到一声巨响。

但他由于已被眼前的烟罗彩雾罩住,一步之外的任何事物都看不清楚,所以也不确定是不是打中了身后的敌人。

并不是泰皇一气砖的原因,而是方鉴的道行暂时跟不上,所以眼下方鉴只能靠一双肉眼观察。

方鉴当即召回泰皇一气砖,当沉重的金砖入手后,方鉴心中微微一定。

他扫了一眼周围的烟罗彩雾,眼下无法看清周围情况,他是不会用泰皇一气砖乱砸一通的,他身为阳夏县土地神,这片土地上无论人、妖、牲、畜乃至花草昆虫都是自己治下的生灵。

上天有好生之德,如果说仙人修行只为自己的长生不老,那么神人仙官就是代表天道来维护天地秩序的。

方鉴站在原地,朝前方的浓郁的烟罗彩雾中开口道:“蝶妖,速速撤去妖雾,吾乃阳夏县土地神方鉴,难道你要造反吗?”

造反这个罪名很好用,亿万年来屡见不鲜,大家都喜欢用它打击敌人。

而方鉴口中的造反则更为严重,因为这个造的是天庭的反,如果你没有孙悟空的能力,没有通天的机缘,更没有强硬的后台,那么这两个字建议还是沾都别沾。

果然,方鉴话音一落,在他周围的烟罗彩雾立刻变得稀薄起来,只是片刻功夫便消散殆尽。

方鉴回头一扫,只见那个土坑里的人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血迹。

他又转身朝半石崖洞口看去,只见在洞口周围依旧弥漫着浓郁的烟罗彩雾。

而在洞口右侧百步之外的山崖上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巨大的山崖竟然被硬生生打烂了一半,想来便是方才被泰皇一气砖砸掉的。

方鉴点了点头,然后朝洞口说道:“蝶妖,本神上受玉皇钦命,代天护佑一土生灵,你且撤去烟罗出得洞来,本神只问你一事,绝不滥施刑罚。”

方鉴说完,便不再言语,而是手持泰皇一气砖,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

被烟罗彩雾罩住的半石崖洞府内久久没有回应,但方鉴也不急,方才自己用泰皇一气砖将那炼玄境的薮猫妖打成重伤,同为炼玄境的蝶妖定是内心惶恐,短时间没有回应也是人之常情。

此刻在那半石崖洞府门口,灵蝶仙子面色惨白,内心陷入了无与伦比的惶恐之中。

“那真的是土地神的力量吗?”灵蝶仙子从未见过方鉴,也没有打过交道,但肯定知道阳夏县也有一位土地神的。

“卷耳姐姐!”

“卷耳姐姐你怎么了?”

周围传来小蝶妖和小薮猫妖们惊恐慌乱的呼声,灵蝶仙子急忙低头,将自己的法力输入卷耳体内。

但卷耳的伤势太严重了,浑身上下的骨头碎了几十处,此时一直在吐血。

灵蝶仙子顿时流出了眼泪,脑海中浮现出一年前那个娇小狼狈,但却一脸坚强的小猫妖,她独自带着自己同族的弟弟妹妹,从仇安县逃到了阳夏县二头山岭中的景象。

“怎么办啊,卷耳姐姐也要死了吗?”

“不不,不会的,怎么可能呢?”

“可是卷耳姐姐要死了,我们就没有老大了啊!”

“卷耳姐姐还没吃上一口牛肉。”

心智还没完全开启的小薮猫妖们围着卷耳哭成一团,脸上除了悲伤之外,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惶恐迷茫。

但灵蝶仙子并不会疗伤之法,她的法力也不足以治疗卷耳的伤势。而且外面还有那位土地神在,要是他对自己下杀手,自己要确保有足够的法力带着大家逃命。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再次响起了方鉴的声音。

小薮猫妖们听到这个声音,先前的跃然之色再也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惊惧。

只见小薮猫妖们紧紧靠在一起,战战兢兢地将卷耳的身体挡在了身后。

而周围的小蝶妖们则朝灵蝶仙子道:“姑娘,你千万不能出去啊。”

那些小薮猫妖们看着周围的小蝶妖,又畏惧地朝灵蝶仙子看去,要是老大卷耳真的死了,它们就只能投靠灵蝶仙子了,所以它们此时不敢插嘴,内心甚至希望这些小蝶妖们以后不要欺负它们。

小妖们天性未除,灵智未开,此时脑海中依旧是丛林法则强者为尊的思维。

灵蝶仙子满脸惊慌与纠结,她听到方鉴的声音心头无比惊乱,但是又不敢出去。

泰皇一气砖将大半座山崖轻松打碎的一幕反复在她脑海中回放,那种恐怖的威力让她升不起丝毫对抗之心。

最后,她脸色苍白地抬起头来朝洞口的那些藤蔓看去,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疑问:这些东西真能挡住那金砖的威力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