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魏晋干饭人
首页 > 资讯

第六章 送上门来的大恶人(求收藏求推荐票)

发布时间:2022-09-19 20:08:31

关于自己徒弟转世投胎成狗这件事,岑碧青会觉得但是也可以选择接受的,所以她得道成仙之后是一条蛇妖。并且她自己对于妖精的修练之道很有心得,的确自己徒弟这一世的入道机缘是这了。在朝方鉴表示谢意之后,岑碧青便驾起青云,翩然离去。当土地神的日子除了穷一点儿外,实际上但是而且她自己对于妖精的修炼之道很有心得,看来自己徒弟这一世的入道机缘就是这了。。

>>>《我在天庭做仙官》章节目录<<<

《第六章 送上门来的大恶人(求收藏求推荐票)》精选

关于自己徒弟转世成狗这件事,岑碧青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她成仙之前就是一条蛇妖。

而且她自己对于妖精的修炼之道很有心得,看来自己徒弟这一世的入道机缘就是这了。

在朝方鉴道谢之后,岑碧青便驾起青云,飘然而去。

当土地神的日子除了穷一点外,其实还是挺清闲的。

尤其是现在三界无事,唐三藏取经之后阎浮世界也和平了许多,只有时不时会听到某处又有大妖驱赶土地神,占山为王之类的消息。

不过这种事在整个潜云府倒没出现过,方鉴听鬼差候和鬼差刘说过,潜云府的城隍老爷生前是个不得了的人,很少有妖怪敢在潜云府闹事。

这样最好,天塌了有个子高的人顶着,自己就可以安心修炼,不用总去操心一些俗事。

眼下距离岑碧青寻徒已经过去了二三日,后来怎么样方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此刻的方鉴正将几株从山里挖来的灵花灵草栽种在自己的土地庙外面,以增加土地庙周围的灵气。

就在方鉴忙碌间,目光瞥到有一行人正上山来,为首的是一个公子哥,身穿锦袍花衣,骑在马上吊儿郎当,目光左右顾盼。

而在男子身后,跟着四五个家丁,全都是趾高气扬,目中无人。

方鉴淡定地将刚栽的花周围的土掩好,然后起身站在土地庙外,看着那公子哥一行人来到土地庙前。

因为他此时并未施展显圣之法,所以凡人是看不到他的。

只见那公子哥翻身下马,看着眼前的土地庙,顿时不满地道:“怎么是土地庙?土地这种小神有什么用?”

公子哥身后的家丁赶紧上前说道:“公子,这是整个阳夏县城外唯一的一座神庙了。”

那公子哥闻言,眉头紧皱道:“唉,行吧,随便将就将就拜一拜了。”

说完,只见公子哥朝土地庙抱拳作揖,也不跪拜,只是高声说道:“在下苟彧,见过土地爷,求土地爷保佑我今日好事得成。他日若发了大财,定当为土地爷塑一个金身。”

身后的那些家丁纷纷说道:“公子今日出马,好事定然可成!”

苟彧哈哈一笑,满脸春风地道:“那马老头若是识相,就该把他的女儿交出来抵债!当初我就是看在他女儿马小妹的面子上才借他三两银子,否则就他那老穷酸,少爷我凭什么借他银子?”

“就是就是,公子慈悲仁义之心日月可鉴,就连天上的神仙也会保佑的。今日马老头若是乖乖交出女儿便罢了,若是敢负隅顽抗,就叫他们整个马家村好看。”一个家丁恶狠狠地说道。

苟彧点了点头,回头又看了土地庙一眼,然后翻身上马道:“走,去马家村讨债。”

随着苟彧带着家丁们往山下走去,一旁的方鉴怎么看这货都不像是来拜神的。

一没叩拜,二没供奉,唯一许的愿还是个空头支票,行为态度更是傲慢无比,你管这叫拜神?

方鉴二话不说拿出土地簿翻查起来,很快就查到了这个苟彧的来历。

咦?居然还是阳夏县县令苟德安的儿子,难怪这么嚣张,再看看他的善恶阴德。

这一看不得了,方鉴顿时瞪大了眼睛:好家伙,欺行霸市,欺男霸女,放高利贷,强抢还不上欠债的人家的女儿做妾,打断欠债人的双腿双手,借着自己县令父亲的淫威鱼肉百姓...

他娘的,在我的治下居然有这么大一个恶棍,自己竟然没有发现!要不是他自己送上门来,恐怕还得让他逍遥法外。

‘啪’方鉴合上土地簿,目光盯着下山去的苟彧道:“以往没有发现你便罢了,今日竟敢自己送上门来,要是不给你一些报应,难见我的灵验。”

说完,方鉴当即施展化愿之术,将五分愿力化为恶气,落到了那苟彧的身上。

下一刻,只听苟彧身下的马儿一声嘶鸣,随后猛然发起疯来,瞬间在山林间撂开了蹶子。

“不好了,马发疯了!”苟彧惊呼一声,然后便被身下的马儿带着在山林间飞快地奔跑起来。

“公子!快救公子!”

“拉住马!拉住马!”

“公子,勒马,勒马啊!”

家丁们脸色苍白地跟在后面追,但那马儿跑的极快,在高低不平的山路上又跳又跑,很快苟彧就被颠得晕头转向,连马缰都抓不住了。

‘啪’就在马儿飞跃过一条小溪时,苟彧双手终于再也抓不住马缰,整个人瞬间从马背上翻倒下来。

‘嘭’苟彧的身体坠下马背,直接摔在了溪水中凸起的一块大青石上。

“啊!!!”苟彧惨叫一声,只觉得腰间传来一阵剧痛,随后眼前一黑,瞬间昏死过去。

...

阳夏县县令的长子苟彧在土地庙下面坠马摔断了腰,这件事迅速传遍了整个阳夏县。

几乎所有的百姓都喜极而泣,这个瘟神终于遭殃了,而且还是在土地庙山下摔的,不能说恶有恶报,只能说报应已到。

阳夏县百姓们纷纷互报喜讯,各村各家无不赶到最近的土地祠给土地老爷上香叩首,以感谢土地老爷惩罚苟彧恶贼,一时间方鉴发现自己的香火愿力蹭蹭往上涨,心头惊讶并惊喜不已。

相较于百姓们的奔走相告,上香拜神,阳夏县令苟德安阴沉着脸,看着一旁已经是第四次哭晕过去的妻子,还有床上躺着的面色发黑昏迷不醒的儿子,他的内心痛到了极点!

我苟德安主政阳夏十余年,不说两袖清风吧,至少也是家财万贯。

而自己每年都会修缮县里的大小神仙庙宇,可谓是恭恭敬敬,从无怠慢各路神仙之处。

可是为什么要让自己的儿子受这么大的灾劫?自己哪里对不起天地、神仙了?

阳夏县最好的大夫正用尽浑身解数为苟彧治伤,而前面那几个跟着苟彧的家丁已经被苟德安投进了牢里。

这时苟德安的师爷走了进来,低声对苟德安说道:“县尊,已经审问清楚了,公子是准备去马家村讨债的,路过青瓶山土地庙的时候上去祭拜了土地神,结果下山时公子所骑的马就突然发疯,把公子给摔了下来...”

师爷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县令夫人就醒了过来,听到这话更是哭天喊地:“天啊,我的彧儿到底犯了什么错,竟要这么惩罚他?那瞎了眼、黑了心的土地神,为什么不救我的彧儿,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苟德安被她哭的心烦,朝一旁满头大汗的大夫招了招手,然后走出了苟彧的卧室。

“县尊。”大夫随着苟德安走出房间,连忙拱手道:“公子受的伤非同小可,若是不及时医治,恐怕...”

“恐怕什么?说。”苟德安看着大夫道。

大夫说道:“恐怕公子下半生就只能躺在床上了。”

苟德安脸色一变,四周的空气都变得冰冷起来,大夫喘了两口粗气,硬着头皮道:“非是小人推脱,以小人的本事,治疗伤寒杂症还行,可是要治疗公子这样的伤势...实在是怕误了公子的身子。”

苟德安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这个大夫不过是阳夏县里比较好的大夫罢了,这点他是清楚的。

“本官不要你治好他的伤,只要你稳住他的伤势,两天后自会有人来为公子疗伤,你能做到吗?”苟德安问道。

大夫闻言,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余地,当即咬牙道:“县尊放心,只是稳住公子伤势的话,小人拼了命也会做到的。”

苟德安摆手道:“嗯,那就拜托先生了。”

大夫朝苟德安拱手一拜,然后重新返回了卧室之中。

随即苟德安又朝一旁的师爷道:“马上派人去仇安县请‘阴突山王’法身过来。”

师爷闻言一惊,道:“阴突山王?县尊,要是被府城那边发现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你派人悄悄的去,做好掩饰,不要让人发现异常就行。”苟德安道:“阴突山王是彧儿的干爹,能彻底治好彧儿的只有他老人家。”

师爷点了点头,道:“是,县尊,我这就安排人过去。”

“要快!”苟德安说道。

“是。”师爷抱拳领命,然后快步离开了后院。

苟德安吩咐完刚要转身进屋,就听到屋内自己的夫人扯着嗓子大喊:“拆了土地庙!”

苟德安脸色一沉,怒喝道:“愚蠢!胡闹!”

先不说儿子这事是不是和那土地神有关,就算真的有关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拆神庙的,这里是三界中心,天庭眼皮子底下,满天神佛都挂在天上看着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