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魏晋干饭人
首页 > 资讯

第五章 你也叫岑碧青?(求收藏求推荐票)

发布时间:2022-09-19 20:08:31

“来,喝!”鬼差候左手抓着两块肥肉,右手端着一碗浊酒,醉醉熏熏地朝方鉴叫道。方鉴将两块鸡腿夹到鬼差刘的面前,又给他倒了一碗酒道:“老刘,你也喝。”鬼差刘东倒西歪,晃晃悠悠端起酒碗和方鉴、鬼差候碰了一下,接着三人一饮而尽。“唉!”鬼差候一碗酒下方鉴将一块鸡腿夹到鬼差刘的面前,又给他倒了一碗酒道:“老刘,你也喝。”。

>>>《我在天庭做仙官》章节目录<<<

《第五章 你也叫岑碧青?(求收藏求推荐票)》精选

“来,喝!”鬼差候左手抓着一块肥肉,右手端着一碗浊酒,醉醺醺地朝方鉴喊道。

方鉴将一块鸡腿夹到鬼差刘的面前,又给他倒了一碗酒道:“老刘,你也喝。”

鬼差刘东倒西歪,晃晃悠悠端起酒碗和方鉴、鬼差候碰了一下,然后三人一饮而尽。

“唉!”鬼差候一碗酒下肚,不觉又醉了三分,只听他叹了口气,接着朝方鉴说道:“土...土地公啊,你...你也是九品仙官,我呢,我和老刘也是...九品仙官。可我们的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方鉴酒量好一些,倒没有两个鬼差那么醉,闻言便道:“诶?什么差别?”

鬼差候不满地道:“你看看,大家都是...呃...大家都是九品仙官,可是你土地公有庙有神龛,掌管一县...一县生灵书簿,逢年过节都有人好吃好喝供奉。可是我们这些鬼差,每天到处勾魂抓鬼,来无定处,行无定所,餐风饮露。要是一个倒霉,被那些大妖大魔给杀了,也...也就杀了。”

鬼差刘听到这话,也来了精神,当即开口道:“老侯说...说的对啊,唉,人比人得死,神比神得...得哭啊。”

说着,鬼差刘和鬼差候竟然真的抱头哭嚎起来,一时间这三丈精舍内尽是一阵鬼哭狼嚎。

方鉴看到这两位又哭起来了,赶紧把周围的酒收了起来,只留下了肉和菜。

这些酒肉都是平时百姓供奉的,被方鉴用法力保存在精舍中,鬼差候和鬼差刘经常来打秋风,眼前这样的情形这两年里已经发生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都难,都难啊。”方鉴开口安慰两个鬼差,然后不停给他们夹肉送菜。

鬼差刘和鬼差候哭了一会儿,又抓起眼前的肉啃了起来。

其实无论是鬼神还是仙神,平日里只享用香火便可,再吃这些俗食也没有什么用。

但是九成的仙神,都还有一点口腹之欲,经常下凡吃一些凡间的山珍海味来满足口腹之欲。

这些食物吃下去就会被法力炼化成本元消散于天地间,对神仙的身体没有好处,却也没有坏处。

“不过土地公你是真不错,恐怕这四大部洲和十洲三岛,也只有这阳夏县的土地公这么仁义。”鬼差刘伸手拍了拍方鉴的肩膀说道。

方鉴略感惊讶,问道:“这怎么说?”

鬼差刘道:“我们这些做鬼差的,虽说是个九品仙官,可说实话,在地府也就是个跑腿打杂的。别的地方的土地公,我们这样天天来蹭吃蹭喝的,只怕早就满嘴牢骚怨言了。”

方鉴闻言道:“不会吧?不过一些吃食罢了,有什么影响?”

鬼差候说道:“大家都不容易,土地公也就逢年过节供品丰盛一些,平常也都是粗茶淡饭。我们做了几十年鬼差了,和不知道多少土地神打过交道,也就是你老兄厚道...”

鬼差刘也道:“是啊,我...我敢打包票,方老兄绝不是池中之物,将来定有一飞冲天之日。”

说完,鬼差刘一把揽住方鉴的肩膀结结巴巴地道:“苟...苟...苟...”

方鉴脸色一黑,刚才还说我不是池中之物,现在就骂我是狗?于是开口提醒道:“老刘,我不是狗。”

鬼差刘晃了晃脑袋,憋了一会儿气后再次说道:“苟富贵,勿相忘啊!”

...

方鉴看着鬼差候与鬼差刘摇摇晃晃地走进黄泉路,身影消失,黄泉路关闭之后,这才返了回来。

此时山间飘来一阵清风,带着漫漫花香,令人不禁陶醉。

只是方鉴觉得有些不对,他猛地扭头一看,却发现自己土地庙前的一株大青松下面正站着一个人。

准确地说,是个女人。

她身材高挑,身穿淡青琉花衣裳,长长的青色碧霞长裙垂至脚腕处,双脚上穿着一对素色勾云靴。

再看她容颜娇嫩如水,双眸清淡如月,长长的头发挽成飞仙髻,簪花帖玉,彩旒摇曳。

还有两缕乌黑的长发从鬓间垂落,紧贴在高高鼓起的胸前衣服上。

她就这样看着方鉴,一双清眸中似乎带着一丝疑惑。

方鉴也看着她,他隐约间觉得此女气势有些不同,于是他心念一动:“小红,看看她的修为。”

一道紫光从方鉴元神中闪过,随后从那女子身上一扫而过,而那女子竟没有丝毫察觉。

“真仙道果。”鸿蒙编辑器给出了答案。

方鉴倒吸一口凉气,原本那点酒意瞬间变成冷汗蒸发掉了。

来到阎浮大世界两年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真正得道成仙的人。

方鉴立刻拱手抱拳,朝女子拜道:“阳夏县土地神方鉴,见过上仙。”

女子秀眉一蹙,开口问道:“你就是阳夏县的土地神?”

方鉴点头道:“是。”

尽管手中有泰皇一气砖打底,但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去得罪一个真仙道果的仙人,毕竟一旦摘取道果,就可以领悟神通了。

只见女子眉头一展,然后看着方鉴道:“贫道岑碧青,在东胜神州紫正国定钧府阴榕山清风洞中修行。”

“岑碧青?”方鉴眉头微皱,“这名字好耳熟啊,嗯...好像有个青蛇也叫岑碧青。”

岑碧青听到方鉴的嘟囔,面色微讶道:“土地神认识我?”

“啊?!”方鉴一怔,随即笑道:“不不不,上仙我倒不认识,只是以前有一条青蛇也叫岑碧青,她还有个白蛇姐姐。”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确实就是那个岑碧青。”女子淡声说道。

“啊?!”方鉴有些震惊,“你还真是那条青蛇?”

岑碧青眉头一皱,淡淡地回道:“是,不过我如今已是玄门真仙,再不属妖类了。”

方鉴知道自己孟浪失礼,拱手道了声歉,然后疑惑地问道:“那你姐姐白蛇呢?”

岑碧青听到白蛇二字,微微一笑道:“想不到你连我姐姐也知道,姐姐她成仙之后,便被骊山老母收为弟子,如今在骊山仙宫内修行。”

“真是好机缘啊。”方鉴心中羡慕不已,骊山老母,那可是摘取了‘大罗金仙道果’的道门大佬啊。

“那……许仙如何了?”方鉴好奇地问道。

岑碧青听到许仙的名字,倒没有方鉴想象中的那么激动,只是平淡地道:“他也成仙了,不过入了佛门,拜在药王菩萨座下修行。”

方鉴听了,心中感慨不已,都投入大佬门下了啊。他还想再问,可是看见岑碧青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便打住了话头。

“咳咳。”方鉴咳嗽了几声,抱拳笑道:“方才小神有些激动了,还望青仙子见谅。”

岑碧青摆了摆手,轻声道:“其实贫道这次来,是有事想找土地公帮忙。”

“???”方鉴满脸疑惑,“请恕小神无礼,以青仙子的道行,还有什么需要小神帮忙的?...小神如今不过才练炁境界。”

岑碧青道:“是这,贫道有一个弟子,上一世修炼未成,已寿尽转世,这一世正好在这阳夏县之中。此次贫道算到他入道机缘已至,故而特来接引。只是我寻机观气,演筹掐算,明明已经得出了他的位置,却找了许久始终都寻不到人,所以还请土地神用‘土地簿’帮我查看一下。”

“哦,原来是这样。”方鉴点了点头,道:“这好办,青仙子请稍待。”

“对了,请青仙子将高徒此世的生辰八字和大体方位告诉小神一下。”方鉴说道。

岑碧青道:“辛亥乙未乙卯壬午,方位...正北。”

方鉴马上按照生辰八字查询起来,当他查到那一页的时候,刚刚翻开看了一眼,当即就惊呼道:“狗?!”

“什么?”岑碧青疑惑地道。

方鉴再次仔细核对了一下生辰八字,然后抬起头一脸肯定地道:“青仙子,你那徒儿此世是条狗!你去找人肯定找不到的!”

“....”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