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魏晋干饭人
首页 > 资讯

我在天庭做仙官 第十一章 阴突山王(求收藏求推荐)

发布时间:2022-09-19 20:08:25

方鉴在回家去青瓶山的路上,又去看了在二头山岭中寻牛的几个村民,看见附近山岭无有凶妖猛兽,这才安心离开。等方鉴回青瓶岭时了是暮色时分,抬起头看了几眼天空,太阳星落下来,太阳太阴星了缓缓地升起来,银白色的光芒撒满大地。而在太阳太阴星周围,是璀璨清溟的星空。

>>>《我在天庭做仙官》章节目录<<<

《我在天庭做仙官 第十一章 阴突山王(求收藏求推荐)》精选

方鉴在回去青瓶山的路上,又去看了在二头山岭中寻牛的几个村民,看到附近山岭无有凶妖猛兽,这才放心离去。等方鉴回到青瓶岭时已经是黄昏时分,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太阳星落下,太阴星已经缓缓升起,银白色的光芒洒满大地。而在太阴星四周,是璀璨清溟的星空。此刻在西北方划过一道神光,正从阳夏县上空疾速掠过。方鉴当即拱手道:“是夜游上神否?”夜游神,与日游神一样,是天地间的游神,又称夜游巡。是夜晚巡行之神,与日游神轮值,监督人间的善恶,乃是元七品仙官,比方鉴这个土地神高了两级。而且日、夜游神有玉帝钦赐‘巡天符令’,持此符令可如金仙光遁,只需八个时辰内就能往返于四大部洲。方鉴这一拱手,那道神光微微一顿,随后朝着青瓶岭飞落下来。少时,神光敛去,只见一个形貌高大,面容方正的神人右手持一令牌,上书‘夜巡周天’,左手持一长长的青竹筒,青竹筒内插着三根彩色的仙羽,这就是夜游神了。“土地公唤我何事?”夜游神一双明亮的目光看了过来,朝方鉴问道。方鉴抱拳笑道:“难得游神路过小县,不知可否移步小神精舍,饮一杯清茶再去巡天?”夜游神闻言,略一沉思,随后点头道:“好,不过只有一盏茶的时间。”方鉴微微一笑,立刻掐诀打开土地神精舍,然后邀请夜游神进入了其中。“游神请坐。”方鉴袖袍一挥,一方石桌和两张蒲团立刻出现在二人面前,游神将手中的令牌与仙羽放在石桌上。接着方鉴用法力煮了一壶清茶,再用木盏沏茶,送到了夜游神的面前。夜游神道了声谢,端起木盏便饮了一口,旋即说道:“土地公的茶越来越好喝了。”方鉴闻言笑道:“上次请游神喝茶的时候,好像还是一年多前,那时候我刚刚就任阳夏县土地神半年左右,手里没什么享用,只能拿些粗茶来招待游神,实在惭愧。”夜游神听了这话,也笑眯眯地道:“那时候你还问了我很多关于天庭的事情。”“哈哈哈。”方鉴笑道:“初来乍到,当然要问个清楚,免得冒犯了。”夜游神看着他道:“土地公是不是有事要问我?”方鉴一凝,随即收起笑容道:“是有一事,就是日游神告我收受百年灵参...”夜游神一听方鉴说这事,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看得方鉴一脸疑惑。笑完之后,夜游神对方鉴说道:“这件事你就放心吧,不是什么大事,仙官庇佑生灵,收一些‘供奉’有什么的?况且大家都收过,此并无受贿之嫌。不过这种事天庭表面上还是不鼓励的,所以天枢都司局才会把你的奖赐压下,但除此之外对你没有任何影响。”“哦!”方鉴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多谢游神解惑了。”夜游神摆了摆手,道:“天庭的‘太玄都省’仙宫内有一座‘游神殿’,日后土地公有机会去天庭,可以去游神殿里看看。”“哦?”方鉴好奇地道:“游神殿?那里面有什么?”夜游神道:“里面存放着近三千万年来记录的所有神仙事迹的小册子。”说到这里,夜游神端起茶来喝了一口,边喝边说道:“一定要去看,如果你想找乐子的话。”方鉴会心一笑,然后点了点头,想必那些小册子里记满了所有神仙的黑历史吧?‘啪’夜游神放下茶盏,然后拿起令牌仙羽道:“好了,多谢土地公招待,本神要去巡游了。”“我送游神。”方鉴也立刻起身,将夜游神送出了精舍。此时方鉴忽然问道:“以往游神都是从南往北,再从北往东,最后由东往西,再从西归南,今天怎么从西北方来的?”夜游神闻言,神情一肃,道:“其实今天太阳星还未落下,我就已经前往西北方了。”方鉴一听这话,就明白是出了什么事,于是问道:“是西牛贺洲出了事?”夜游神点头道:“对,西牛贺洲与北俱芦洲交界处,有一伙大妖布阵袭击了‘太玄司局司命院’掌院鱼真人。致使鱼真人肉身崩散,只有元神逃回了天庭。”“司命院的鱼真人?”方鉴心头一惊,太玄司局可是一品仙府,其下有诸院掌事,都是一品仙官。而司命院的鱼真人俗名‘鱼幼卿’,是凡尘一位‘女冠’,以大功德成仙。与此同时,方鉴还想到了一个关键之处,“那么注生簿....”“被抢了。”夜游神惊讶于方鉴的敏锐,“那群大妖就是冲着‘注生簿’去的。”所谓的‘注生簿’与‘注死簿’是掌管四大部洲、十洲三岛以及三界诸天所有生灵‘生、死之期’的法簿,也就是说,一个生灵什么时候出生,什么时候死亡,全部都在‘注生簿’和‘注死簿’上‘注定’。与注生、注死具有相同功能的还有‘生死簿’,不过生死簿是掌管生灵寿命的法簿,和注生、注死簿还是有区别的。很显然这伙妖怪埋伏了鱼真人,抢了‘注生簿’就是想要更改某些东西。“天庭震怒,敕命我与日游神昼夜皆从西北方开始巡天,监察四方妖逆动向,时时禀报。”夜游神说道:“玉帝也已钦命太玄都省监副‘微声真人’统领捉杀将军、伐坛统军、五童君及十方部署兼领直剑天将军、直印天将军、直符天将军、直节天将军、直旌天将军、并西天门荡魔校尉部调遣征魔天兵、镇魔天兵、平魔天兵各五万,伏魔力士、平妖力士、搬山力士各五万共三十万天兵天将前往征讨。”听着夜游神的描述,方鉴不由道:“这可是大动作啊。”“布阵袭击天庭五品仙官,抢夺注生簿,这是明目张胆的反抗天庭,必以雷霆之力剿除。”夜游神斩钉截铁地说道。说完,他看了看天色道:“土地公留步,本神要去巡天了。”方鉴立刻拱手道:“游神好走。”...送走了夜游神的方鉴总算放下心来,看来做仙官收点修士和妖怪们的好处,在天庭是允许的。这件事放下之后,方鉴将茶具用法力清洁之后收了起来,接着便在三丈精舍内盘坐下来,运转《元光练炁法》开始修炼。在修炼的过程中,方鉴不断将仙官玉碟内的香火愿力一点点投入泥丸宫中,以加快灵气的吸收和炼化。有了香火愿力的加成,修炼起来就比平时快了一倍,但是这对香火愿力的消耗也是极大的。只是两天过后,将近半池的香火愿力就被消耗一空,虽然道行法力增进了不少,但方鉴仍然没摸到突破炼玄境的门槛。“阳夏县的灵气还是太过稀薄了。”方鉴心中叹了口气,整个阳夏县光是妖怪就有数百之数,其中炼神境的妖怪一人,炼玄境十余人,剩下的都是练炁境的。再加上人类修士的修炼,一个县的地脉能供应的灵气实在太少了。也就在方鉴为了灵气少而发愁的时候,阳夏县县城,一顶四抬大轿缓缓进入城中,前后有衙差开到,两侧有丫鬟撒花。而这顶轿子的目的地,正是阳夏县县衙。当轿子进入县衙后,负责抬轿的四个高壮男子缓缓放下轿子,接着两侧的丫鬟恭身上前,两名丫鬟左右掀开轿帘,另外一名丫鬟跪在地上,额头紧贴着地面。同时,在轿中一个身穿黑色道袍,头戴玉冠,手持一柄拂尘,长发披散在肩上,面容十分肃穆的道人走了出来。道人踩着跪地的丫鬟背上走下,然后抬头望了一眼眼前的县衙,接着缓缓说道:“阳夏县的气运比仇安县要凝实不少。”“恭迎阴突道长法驾驾临,下官不胜荣幸!”只听一声高喝,阳夏县下令苟德安带着夫人、师爷从后院迎了出来,远远便朝着道人行礼。原来这道人便是仇安县修行界的土皇帝,阴突山王。道人微微一笑,目光看着苟德安问道:“我那义子现在何处?”“彧儿就在后院卧房,还请道长施展神术,救我孩儿。”苟德安的夫人连忙朝阴突山王拜道。阴突山王点点头,道:“贫道正为此事而来,前面带路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