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第45章 存折

发布时间:2021-09-15 21:26:09

“大姐,你别这样,为了那么一个男人,不很值得。”安然苦口婆心,这些话劝起人来很惨白,自己都觉的任何话都不能够设身处地在别人的位置上说,那些宽慰都是编造的。她明白了安心上辈子最后是什么结果,但是其他所有人都不明白了,是因为不明白了,因为也没人也可以明白了安然苦口婆心,这些话劝起人来很苍白,自己都觉的任何话都不能设身处地在别人的位置上说,那些安慰都是虚假的。。

>>>《重生九零逆袭娇妻》章节目录<<<

《第45章 存折》精选

“大姐,你别这样,为了那么一个男人,不值得。”

安然苦口婆心,这些话劝起人来很苍白,自己都觉的任何话都不能设身处地在别人的位置上说,那些安慰都是虚假的。

她知道安心上辈子最后是什么结果,可是其他所有人都不知道,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没有人可以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绝情,这么狠心,哪怕是不惜让安心背上这样的名声,也要把这桩婚事破坏。

魏家那里是火坑,她不能让大姐跳下去。

死也不能。

她重生回来不是为了看到家里人重蹈覆辙,她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可以有改变生活的机会,可以有重新开始自己人生的机会。

她也知道自己不是救世主,救不了所有人,但是上辈子对他们有恩,和她们有怨,上辈子所有亏欠他们的,她都要拿回来,都要得到。

如果没有重来,那么一切已经无法挽回,除了深深懊悔什么也不能做,可是既然已经回来,那她就要珍惜眼前。

尤其是昨天的车祸之后,车祸的那一瞬间,她感觉到自己可能要一命呜呼了,是真的后悔,这些事情都没有来得及做回来,两天就完玩。

这是安然绝对不能接受的。

现在睁开眼睛完好无损,她知道必须珍惜眼前的机会,谁知道生命中哪些事情还会有出乎意料的地方发生。

起码在活着的时候,她要看到所有人都是幸福的,开心的,快乐的,可以过完这一生。

而且更重要的是她想要让自己,安全的活下去,活到看到家人幸福平安。

“我知道,小妹,你不用劝我,其实我都知道。大姐没有跟你说过大姐前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咱们两个人说完话的那天晚上,我睡在那里,做了一个那么漫长的梦。

梦里的我自己因为魏铁成的促成,最后真的嫁给了他那个傻弟弟。然后我被打,被折磨,被魏家的人不当人看,嘲笑讽刺。

在我无数次被打,而离婚又不可能离了的时候,爸爸和吴美玉居然在一起了,这件事被妈妈知道了。妈妈要和爸爸离婚,于是我跳楼了。

梦里见到的那一切一切。像是做梦,可是又像是现实。我分不清楚到底这是梦还是我上辈子经历过的,可是我就是害怕。”

安心抱着妹妹,像是抱住了主心骨。

谁能够清楚她心里有多么惶恐,多么不安,那些梦里的情景,如果真的实现,她宁愿自己死100次,也不愿意家里人受到伤害。

梦的后来她没有说给妹妹听,她没有说给妹妹自己见到的那些姐妹们的后来。

这种惶恐谁也没办法体会。

安然用力的抱紧了姐姐,安心的肩膀现在变得那么纤弱,快乐,单纯,开心的姐姐忽然变得如此的惊恐。

原来上天也让姐姐看到了她自己的未来。

“大姐,这个梦我也做过,就是因为我也做过,所以,我绝对不能让你,走上这条路。”

安心猛然抬头,死死地盯着妹妹的眼睛。

清澈冷静,那里面波澜不惊,像是天上闪烁的繁星。

她在那里看到了妹妹的心思。

“这件事谁也不能说出去,现在大姐和你有共同的秘密,我们两个人一定要让家里人都过好,你放心,大姐绝对不会像梦里那样被这些事情打倒,绝对不会去做那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这一次魏家得到了报应。

我一定会好好生活下去,照顾好你们,照顾好妈妈。”

安心用力的握着安然的肩膀,使劲儿的摇了摇。

安然点点头。

“大姐,我们的目标一样,一定要好好的生活,看着家人和我们自己都一样幸福。”

姐妹两个彼此相视而笑。

…………

那边的简定国回了屋里,李在芬气的已经躺在了床上。

中午饭不用说了,姐妹两个肯定会去做。

看着媳妇儿气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简定国轻手轻脚准备出门去。

“简定国,你去哪?”

李在芬冷冷的一道声音,直接让他的脚步停在了门口。

回头陪着笑脸,“我出去买点儿菜,今天咱们肯定不出摊儿了。出摊儿也卖不下两个钱了。”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已经彻底在这个家里没有人权了。

怕老婆不说,屋里的两个闺女他也怕。

“简定国,你把家里的存折给我拿回来。”

李在芬盯着简定国,刚才躺在床上她思来想去,最后觉得家里的钱自己一向不管,都是由着简定国折腾,她相信这个男人就像相信自己一样,可是现在她忽然觉的不保险了。

天塌地陷之后,这个男人还能和她一条心?

指不定和吴美玉在一起打什么主意,如果真的有了外心,那么自己如果再不防备,家里还有四个女儿,无论如何她自己过苦日子可以,可是女儿们还要上大学,将来还要嫁人,这些都需要钱,她不能把这笔钱放在简定国手里。

没有任何一刻比现在让她觉得她需要抓住什么东西,抓住可以保障自己和女儿以后生活的东西。

简定国叹口气,回身走到了大衣柜跟前,把里面的柜子打开。

这里面有一个大抽屉上了锁。

魏铁成已经把他们家的这个锁给撬了,不过显然里面的存折,他们也没有心思去看。

东西都凌乱地扔在抽屉里,一看就是被翻得很乱。

把里面的三本存折拿出来,轻轻地放在了妻子面前。

“这是咱们家的三本存折,一本儿上面有20万,那一本我是给四个闺女攒的,将来嫁人嫁妆钱。这一本上面只有10万块钱,这是给咱们家安宁,安静,安然存的学费。

最后一本儿上面只有5万块钱,这些钱是咱们家做生意的流动资金,平时进货什么的都用这个。

柜台上面你也知道咱家连货带柜台一共那是十几万块钱。

以后咱家的钱全交给你管我保证不过手一分钱。我只求你相信我,相信我,我对你和对孩子们的心意从来没有变过。

我和吴美玉真的已经一刀两断。

你如果不相信,咱们就看以后的日子。我来做,你来看。媳妇儿,我不能说让你现在在气头上,就说原谅我,我知道你为了安然能忍我这几个月已经是天大的情分,我不敢跟女儿们比。

可是咱们这么多年的夫妻情分,我只让你想一想,这些年我是不是一个那种在外面胡搞的男人。

当初犯了错我也后悔过,后悔自己当时不应该喝酒,更后悔当时不应该带着吴美玉去。我不是给自己找借口开脱,我就是说错了已经错了,我现在想改正它,我只求你给我个机会。”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