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第43章 想走没门儿。

发布时间:2021-09-15 21:25:51

“那就这魏家一家子不不要脸,那我就把证据给各位都看一看。大家伙儿看一看就明白谁是谁非了,终归黑的不能够变为白的,白的他但是白的。”简国公镇静的语气让魏铁成感觉到好。但是他笃定他在这个屋子里翻了个遍,更有甚者不惜牺牲把人家的锁都撬了,是怕留下的后患,怕虽然他笃定他在这个屋子里翻了个遍,甚至不惜把人家的锁都撬了,就是怕留下后患,怕这家人留了什么后手,所以翻了个底朝天。。

>>>《重生九零逆袭娇妻》章节目录<<<

《第43章 想走没门儿。》精选

“既然这魏家一家子不要脸,那我就把证据给各位都看一看。大家伙儿看一看就知道谁是谁非了,终究黑的不能变成白的,白的他还是白的。”简定国镇定的语气让魏铁成感觉到不好。

虽然他笃定他在这个屋子里翻了个遍,甚至不惜把人家的锁都撬了,就是怕留下后患,怕这家人留了什么后手,所以翻了个底朝天。

可是简定国能这么说必然是有把握的,要不然谁还能这么说。

“简大叔,这件事咱就别说了,我们也不想问你们家要彩礼了,既然事情已经闹到这一步,大家都撕破脸了,可是我心里到底,和安心夫妻一场不想把事情做绝了。”他迅速的分析情势,知道现在如果不赶紧带着父母离开,事情将一发不可收拾。

拉起魏母就要走。

魏父早就躲在了人群外面,刚才他看见情势不好,就一个人躲到了外面,现在一看儿子那样子,立马撒丫子就跑,他比谁跑的都快。

可惜这个时候就算魏铁城想走,恐怕警察也不能让他走。

“这位同志,您现在可不能走,这事情当然得说清楚,人家现在告你们是盗窃呢。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们当然不可以走。你要走可以,那把这个被当做小偷了当事人留下。”

警察到不是偏帮谁,可是人家简定国可是说了是要告他们盗窃,而且人家说了,这不是亲戚,如果真的没有结婚证,没有什么关系,那么这个盗窃的事实还是真的成立。

魏母可是真的害怕了,怕儿子把他扔下走了,死死的拉住了魏铁成,这一下,就算魏铁成想,真的走也走不了。

总不能当着众人的面使劲甩开自己老妈的胳膊,自己一个人走了,到时候名声更臭。

“是啊你这么着急走干啥呀?既然已经把事情说开了,你不是也说了吗?你是多好的一个大好人呀,还看在夫妻一场,对我们家安心,这么给留面子。

啧啧,这个面子还真不用留,我们家不需要您这个面子。”

简定国一把就拉开了客厅里的五斗柜抽屉。

魏铁城一看他的那个方向,倒是松了口气,因为这个地方是他自己亲自翻得,这里面就是一些零七八碎的东西,而且就算是翻遍了,也没有看到一个纸片儿。

如果是他亲妈翻的,他还不太放心,可是这地方是他自己翻的。

“您要是非要这么干那我也没办法。”

魏铁成心里打赌简定国是虚张声势,想要诈出来自己。

结果一转眼的功夫就看见简定国把最底下的那个抽屉抽出来,东西全部倒在地上,抽屉翻过来,底下明晃晃的,有一个塑料袋儿被胶布贴在上面。

那塑料袋是透明的,现在谁一眼都能看到,里面是一张张的照片。

不少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哎呦,我的妈呀,老简,你这是搞特务工作呀。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

“是啊,老简,真没想到你居然还能想到这个法子。”

“我看啊,要真有小偷上个你们家恐怕也是空手而归。”

“要不是我知道老简是个啥人,我都要怀疑这老简是不是干偷儿出身的。这水平也太高了。”

简定国拿起那个塑料袋儿,对着大家扬了扬。

“本来吧,我们也是厚道人,当时就怕这魏家倒打一耙,往我们家闺女身上倒脏水,于是我和我媳妇儿商量一下,就拍下了这些照片儿。留着以防万一,省的这家人到时候觉得我闺女看到了这种不要脸的事情,然后反咬一口。

没想到我们还真干对了,要是没有留这些底子,恐怕这家人现在说的这些话,你们大家想想,我们家闺女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这一家子是想把我闺女逼死呀。”

老张早就抓心挠肺,想弄清楚到底是咋回事儿,这一听说有证据,还有照片儿,立马就窜了过来,一把就把塑料袋儿夺了过去。

“我做个见证,我看看到底是咋回事儿,你们大家伙儿也正好都看看,省的冤枉了,我们安心。安心可是大家伙儿看着长大的,咱总不能,看着老简家的闺女受委屈是不是?”

打开塑料袋,拿出照片儿,这一瞅,一边砸吧嘴,一边摇摇头。

“真没想到,可真没想到这世风日下呀。”

旁边早有人急不可耐,窜上来就从老张手里抢走了他看过的那张照片。

于是老张手里的照片儿一张一张被传出去,这在场的人们几个人围观这一张照片儿,每一个人都是边看,一边不赞同的在那里各种神色。

魏铁城就算想来也根本拦不住,他就过不去简定国那一关,他要敢伸伸腿,估计这个前老丈人能直接把他腿打断。

魏铁成这阵儿是真的后悔了,早知道他千不该万不该来这一趟,没想到没有整治了简家。反倒把他们家给兜进去了。

而且他哪里能想到,想趁着简家没人把这东西搜一遍,却没成想,人家根本留了后手,他要是想到这一招儿,左右也不能放过这些地方啊,他连锁都能撬了这些地方查一遍又是什么事儿呢?

这下子他是不由得有些埋怨吴东华,好好的给他出的这个主意。

要不然他竟然就凭给简家写的那个东西,看见简家也有点相安无事的那个意思,说不准这事情就没事了,顶多是那个彩礼的问题。

要是能花钱买到平安,他倒宁愿那个彩礼不要,可是现在根本不是他要不要彩礼的问题。

现在把这一家子逼急了结果他们家的丑事儿彻底掀出来了。

有照片为证,他就是长上一百张嘴,和别人解释也说不清楚,这个事情,再想往安心,脑袋上扣屎盆子,所有人都会以为他这是恩将仇报。

人家替你把这种丑事儿都瞒下来了,没想到你居然为了一些彩礼往人家闺女身上泼脏水,这种事情谁都会相信,绝对没有人会站在他们这一方,会相信那件事的主角是安心。

他能怎么说,能说原本是他设计好的,就是要把安心和他弟弟放到一张床上去?

他要是敢这么说他以后就不用做人了,况且警察还在这里,就等着进去坐牢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