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第42章 给脸不要脸。

发布时间:2021-09-15 21:25:43

“啥?老简,你上次说啥?我,我也不是看错了了吧?这魏家的那个傻弟弟和他妹妹搞到一起了。”老李一听这话,这里面有事儿啊,这事情还挺大的。周围人立马坚起了耳朵,这事情天大的八卦呀。“哎,你是不明白这事儿我真的没办法说你说吧,说出自己都会觉得脏。你说周围人立刻竖起了耳朵,这事情天大的八卦呀。。

>>>《重生九零逆袭娇妻》章节目录<<<

《第42章 给脸不要脸。》精选

“啥?老简,你刚才说啥?我,我不是听错了吧?这魏家的那个傻弟弟和他妹妹搞到一起了。”老张一听这话,这里面有事儿啊,这事情还挺大的。

周围人立刻竖起了耳朵,这事情天大的八卦呀。

“哎,你是不知道这事儿我真的没办法说你说吧,说出来自己都觉得脏。你说我这闺女当嫂子的,一进自己新房,居然在新房的床上,看见自己小姑子和小叔子滚在一起,你说说这事儿闹的,我闺女还能跟着他们家过日子吗?

所以气的跑了回来,这一家子立马求我们哭着喊着说把这事情瞒下来,好聚好散能和安心把这个婚离了,而且彩礼也当是赔偿我们家安心精神损失。

不相信你们看看。我这里还有魏铁成给我打的字条,这纸条还在这里,一扭头这家人就上门到我家来要彩礼,你说说这一家子算啥人呢。”

简定国那一脸的怒其不争的看着魏铁城,所有的人的眼神儿也立刻变了。

这事儿可是真的是香艳,没想到弟弟妹妹滚到了一起。

“不是,魏家那个傻弟弟啥也不懂吗?难不成这事儿还懂啊?”

有人倒是打趣,因为平日里魏家这个傻弟弟可是远近闻名。

那可是小儿止啼的最佳良方。

“傻子怎么了?傻子怎么就不懂?傻子他也是男人。”

旁边的婶子打趣。

这些人年龄都大了,荤素不忌,平日里玩笑都能开,更何况这种话。

“那就是再傻,他也是男人,可是问题是他妹妹是不是脑子有病啊?这哥哥娶不上媳妇儿,难不成就自己替哥哥当媳妇儿了。这一家子也不管管,这可叫乱那个什么来着?”

“伦!人家这一家子叫肥水不落外人田。”

“老简,你也是的,怎么就没看清楚你这女婿一家子内里都是啥玩意儿啊?”

不少人同情的看了一眼安心,谁家闺女遇到这种糟心事儿,这日子也指定不能过了,更何况刚结婚,新婚之夜就看到了这种事儿,你说这可咋过这种日子。

怪不得立马就离婚了,这到是干脆利落,没想到安心也是个利索的人。

这种糟心事儿龌龊事,看到了,你说不说吧,以后这日子,今天妹妹和弟弟能滚到一块儿,下一次还不定,她这个嫂子会出啥事儿呢?

这倒不能怪安心离婚了,这要是不离婚以后指不定这就在火坑里呢。

“是啊,谁让我有眼无珠,看错了人了,给自家闺女,以为找到了一个好女婿,谁知道找了一帮子豺狼虎豹。可是咱错了,咱得认哪,错了就得改,要不然俺家闺女掉火坑里以后可怎么办?

我简定国啥也不说,俺家闺女那可是如珠如宝养大的,总不能放在他们家,就看着这一家子龌龊。我宁肯让闺女顶着二婚的名声,也绝对不能让闺女受这个委屈。”

“简定国,你别太过分,你明明知道我弟弟和我妹妹根本没啥事儿,明明是你家安心和我弟弟滚到了一块。你为了遮丑,故意把这脏水泼到了我妹妹身上,谁家不知道哥哥妹妹不能在一块儿吗?

我弟弟再傻,从小到大也知道护着我妹妹。也知道这是一家子亲人。这都是你逼我的。

本来这事儿我不想说出来,也不想坏了安心的名声,可是你们简家欺人太甚。”

魏铁城不能不开口,再不开口,他们一家子就不用抬头做人了,彻底要成为这过街的老鼠,这话要是传到自家厂里去,他这个小头头还能坐得住吗?

家里出了这档子事,恐怕自己立马就要被撸了。

众人刷的目光一下子看向了简定国。

简直是峰回路转,像是看电视剧呀。

问题是他们现在也不知道到底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了。

“魏铁成,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这种话你居然说得出来。”安心开口了,这是他她今天第一次开口。

声音沙哑,目光里全是怒火,像是刀子一样,恨不能一下子把面前的魏铁成刺成了刺猬。

她从醒过来到现在这是第一次见到问题,冲所有的事情经过都是父母跟她说的。

她虽然知道父母不可能骗他,可是心里多少还抱着一点小小的希望,希望魏铁城是怜惜自己的,希望这件事是一场误会。

希望魏铁城能到自己跟前来解释,那天真的是一场误会,说不定是她的弟弟妹妹喝醉了,说不定一切都是弄错了。

如果魏铁城能好好的跟她道歉,好好的跟她解释一下,说不准她会相信这一切都是一场误会。

多少心里还抱着那一丝希望,毕竟这个男人是她曾经爱过的,她曾经想要和他共度一生的男人。

可是现在魏铁城这一番话,彻底让她心寒了。

犹如腊月里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

魏铁成这是连一点儿活路都不给她了。

安心忽然就想起了自己的那个梦中的那些情景,自己最后嫁给了那个傻子,最后怎么被魏家一家子磋磨,最后是怎么死的,她以为那是一场梦,可是现在看来也许真的不是梦。

如果魏铁城当时把自己真的弄成了那种上不来下不去的境地,最后嫁给了那个傻子,也许那个梦就成为了真实的。

安然上去一把紧紧的抱住了姐姐,安心气的浑身在发抖。

“姐这种人连脸皮都不要你和他说有意义吗?跟他生气,那还不是咱自己生气呀。爸,既然魏铁城这么不要脸,魏家人连自己都不想要为自己留一点后路。

咱们也没必要给他们留着脸面了。”

安然给简定国使个眼色,看了一眼自家的那个柜子,那些照片儿她可是留了底的。

就在自己家客厅的这个五斗柜里。

这五斗柜里放的都是零七八碎那些针线,毛线针之类的东西,平日里放的都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就算有人,一打开也不会注意到。

况且她为了把照片儿藏好,可是特意拿,胶布把那些照片儿贴在了抽屉的底上。

不把抽屉调个个儿谁也不会发现底下居然有东西。

简定国笑笑,干这件事的时候,他还看见了,还取笑闺女说怎么像间谍呀。

很不以为然东西放在自己家里,难不成还能丢了,谁知道闺女做的预防措施还真起到了作用。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