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第40章 警察到

发布时间:2021-09-15 21:25:28

“那哪行啊,这谁都旗号中老年痴呆症的名号,那谁都能去别人家拿东西了,那也不是乱了套了。”“何况谁明白他是真中老年痴呆症但是假中老年痴呆症了。”“是可不能够这样,但是叫警察来吧,偷着人家家东西一看左边儿拿着项链儿,右边儿还拿着人家手表,竟然还能到厨房“况且谁知道他是真老年痴呆症还是假老年痴呆症了。”。

>>>《重生九零逆袭娇妻》章节目录<<<

《第40章 警察到》精选

“那哪行啊,这谁都打着老年痴呆症的名号,那谁都能去别人家拿东西了,那不是乱了套了。”

“况且谁知道他是真老年痴呆症还是假老年痴呆症了。”

“就是可不能这样,还是叫警察来吧,偷着人家家东西一看左边儿拿着项链儿,右边儿还拿着人家手表,居然还能到厨房里偷吃的。”

“这得多嘴馋呀。连人家冰箱里的东西都偷吃。活像八辈子没吃过东西一样。”

“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偷人都能偷到熟人身上。”

“这样的可不能放过,要是这次用了这种理由把她给放过了,下一次人人都能这么干了。”

这才是大家的心声,谁都怕简家这老四待会儿一家一家挨着去,谁家受得了呀?

平日里看着安然不声不响,温温柔柔的样子,没想到这一厉害起来还真是应了那句咬人的狗不叫。

这个彪悍劲儿还的确是有点儿像简定国那个泼辣性子,还真的虎父无犬女。

李在芬一听,刚才心里还绷着,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心情瞬间阴转晴。

她也二话不说,继续发扬了自己能动手,绝不动嘴的风格。

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魏母,就从她左兜右兜儿把东西全都掏出来了。

“看看这是我的金项链,这条链子大家伙儿可都见过,我经常没事儿就戴着,最近都没去清洗,看看这链子都发暗了,一看就知道不是新的。

这可是我家男人去年专门儿给我买的街坊邻居可都知道。

这块儿表更不用说了,大家伙谁没见过呀?当时花这个钱我可心疼老鼻子了,两年前的两千块钱,那可心疼死我了。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一家子都不是个玩意儿,打着要彩礼的名义跑到我们家来当小偷了。”

拿出来的东西,大家伙儿也都见过,立刻人们没人偏向魏家。

“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你们这儿发生什么事儿了?我们是警察,谁报警了?”

大家伙儿正在那儿众说纷纭,这个时候警察出现了。

人家警察同志出现的真及时,连五分钟都没用了,谁让她们家离着派出所近呢。

派出所出了他家门,隔一条街那就是,所以一听说这个地方,眼皮子底下出了盗窃,当然警察立马赶到了。

性质恶劣呀,居然敢在派出所跟前就胆大妄为。

“警察同志您来了,正好就是他们。现在这赃物都被我找到了,而且我这街坊邻居都能当证人,刚才他们在我们家可是又打又闹又折腾。

趁着我们家里没人,就我大闺女一个人在家,防不胜防,警察同志,快看看,我们家柜子里可还放着两万块钱现金呢,那是我们家做生意留下的货款,本来说今天给人家厂家打过去,还没打呢,放在柜子里,昨天晚上小闺女住院了,根本来不及办这个事情。”

李在芬立马就顺嘴胡诌,不给魏家脑袋上扣一脑袋屎盆子都对不起自己。

的确,他们家昨天是准备给,厂家打两万块钱货款,不过那个钱在银行呢,可没放在家里。

魏家既然自己上门来找不痛快,那就别怪他们不客气。

警察一听这两万块钱数额巨大。

这还了得,立刻两个警察同志开始在屋子里寻找线索,寻找证据。

魏铁城一看,这还了得,要是真把这事情落实了,自己亲妈可就进去了。

急忙上来打哈哈。

“警察同志,警察同志,这是误会。这个被当做小偷的人是我亲妈,我和这家是亲戚。这一切真是误会。”

警察扭过头看了看魏铁城,一看人模人样,看起来像是个干部的样子,不像是坏人,立刻问他。

“什么误会?你和这家子是什么亲戚?”

魏铁成看了一眼安心,安心从刚才他们闯进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吭过气。

他心里琢磨大概安心,还有点舍不得自己,所以这件事没有往大里闹。

当然,安心没有往大里闹,恐怕也是没脸说这出来这件事,毕竟说出来对安心的名声没什么好处。

自然他觉得安心,肯定不会反驳他的话。

“那个是我刚结婚的老婆,这不我们前前天刚结婚,昨天就闹离婚了。所以我们上门来要彩礼,我妈做事难免有些过激。倒不是真的偷东西,就是怕女方家里不把彩礼退回来,所以,拿这些东西当作抵押。”

魏铁城能当上这个小干部,自然口舌功夫了得。

你看看人家看到这个事情是落实了,立马口风一转,变成了这个样子,任谁一听这个话都觉得这是亲戚内部的矛盾。

周围的邻居都笑了。

是被魏铁成了无耻给气乐了。

“妈呀,老简,你家这女婿可真厉害,这嘴皮子上下一吧嗒,人家啥话都被他说了,好人,坏人全是他们家的。怪不得你女儿闹离婚了,这种男人一看就心眼儿太多。不定怎么把你闺女将来就算计进去了。”

简定国也乐了,“你还真说对了,就这种不要脸的男人,我们家女儿哪敢嫁呀,那天去了他们家,你们是不知道我家闺女见到啥了?简直是没脸说呀,这说出来都怕脏了自己的嘴。”

本来不想把这事情闹大,只要护住了闺女,让闺女以后平平安安的这件事,他愿意咬着牙忍过去。可是没想到魏家居然胆大妄为,写了保证书,还敢冲到他们家来闹腾,以为他们家就放着这么些照片和东西呀。

毁了照片和底片,以为他们就没有把柄了吗?

那咱就把事情闹大算了。

“别呀,老简干嘛不说?受了委屈为啥不说,那做了龌龊事的是他们家,你们不说反倒让我们外人还以为是你闺女有啥问题呢。你没听见你家的亲家刚才一家子说啥话里话外都是你们家安心,不三不四跟人乱搞。

虽说这闺女我们都亲眼看着长大的,可是你想一想,人言可畏呀,你们不解释清楚,我们外人哪知道是什么情况呀,自然人家说什么我们就信什么啦。

到时候这闺女可不就受了大委屈了。”

说话的这位可是简定国的铁哥们儿老张,也是在服装城做生意的,当然和他们家一样,干的就是批发袜子。

两家还一块儿进货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