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第15章 借口

发布时间:2021-09-15 21:22:08

李和芬吓傻了,抱着女儿,就准备好去医院。安然一个箭步从门外冲进去,拦下了李和芬,伸出手给安心号脉。李和芬真是不我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小女儿在给大女儿号脉,开什么玩笑,她这辈子都也没学过怎么给人看病时,现在的怎么跑去这里来胡来,她大姐都呕血了,她就就怕安然一个箭步从门外冲进来,拦住了李在芬,伸手给安心诊脉。。

>>>《重生九零逆袭娇妻》章节目录<<<

《第15章 借口》精选

李在芬吓坏了,抱着女儿,就准备去医院。

安然一个箭步从门外冲进来,拦住了李在芬,伸手给安心诊脉。

李在芬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小女儿在给大女儿诊脉,开什么玩笑,她这辈子都没有学过怎么给人看病,现在怎么跑到这里来胡闹,她大姐都吐血了,她就不怕她大姐没命啊。

“安然你赶紧让开,你大姐现在都吐血了,赶紧和我送你大姐上医院。你这瞎胡闹也得分点时候,这个时候不是要命吗?”

安然摆摆手,“妈,我大姐没事儿,刚才吐的那口血是胸口憋的淤血。要是我大姐没吐出来,说不定还真的会憋出什么毛病,但是她现在吐出了这口淤血,胸里的那股闷气也就散开了。

反而不会有事儿了,您相信我。”

她怎么也是当了那么多年的医生,医术可谓是登峰造极。

那些心脑手术都不怕,更何况只不过是吐了口血这样的小事儿。

李在芬无语,“安然,你听妈一句话,你又不是医生,你怎么能胡来呢?”

“妈,您别说了,小妹说的对,我刚才觉得人整个都不好了,可是那一口血吐出来之后,忽然觉得胸口一块大石头被搬开了。现在身上松快了不少,整个人也觉得舒坦了。”安心开口了,她也觉得妹妹说的很对。

李在芬不能由着他们两个胡闹。

“不行,必须去医院看看。一个两个都把自己当成大夫了,你们要都是那么容易当大夫的,妈倒是省心了。”

她不由分说,硬是把安心扶着往门外走。

安然也乐了。

是自己太自以为是了,也没想想自己上辈子是医生可是这辈子谁知道她是医生啊。

才会让自己妈根本不相信自己。

是她忘记了自己是重活一世的人,看来以后还是得注意一些,要不然很容易露马脚。

跟着母亲带着姐姐去了医院,做了一番检查之后,医生的结论居然跟安然的结论一样。

证明安心吐出的这口淤血,反而是缓解了她身体里的这种淤堵。

人没什么事,只要回去好好养养,不要生气就没事儿。

李在芬一听这个话才放下心来。

一家三口回到家里,饭是不用说了,这都已经到了下午三点了。

给简定国送饭肯定不现实了。

李在芬琢磨着自己,男人肯定在那里买饭了,要不然这么长时间也不能一直饿着。

动手给两个闺女煮口面条。

他们三个人总得吃饭呀,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总不能因为魏铁成的一家子烂人,他们家都跟着一个个受罪吧。

安然在厨房里帮她切西红柿,葱蒜。

炒个西红柿鸡蛋炸酱,三个人正好浇面条吃。

李在芬在那里和面,擀面。

“安然,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学会给人看病的呀?我怎么不知道。”

李在芬一路上,就在奇怪自己家闺女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安然把西红柿烫了皮,把上面的皮去掉,然后拿刀切成小块儿。

把生鸡蛋打在碗里,用筷子搅散。

“妈,您忘了,我干爹干妈以前是干啥的?他们就是大夫呀,他们没搬走那几年,可是一直都带着我呢,我跟着我干爹耳熏目然学了不少呢,不过平日里我也以为我自己是半吊子,当然不敢随便给别人看,万一看出什么事儿来,那可说不清楚了。

刚才那不是我姐嘛,一着急我就上去了。您可别当真,别跟外人说我能看病,到时候人家都上门让我来看病,看好看坏的,咱也说不清楚啊。”

安然最好的借口,刚才路上就想到了自己这个妈可憋不住肯定要问她这个问题。

安然小的时候,住在他们隔壁的一对夫妇,特别喜欢这小丫头,而且跟简建国两口子关系处的也不错,所以就认了安然做干闺女。

这两口子的确是两个都是医生,而且是医院的教授。

不过这两口子早就搬走了,听说儿子接到国外去了。

反正上辈子安然再也没有见过这一对夫妇,但是这两口子小时候的确一直都是带着她,可以说她小学以前的时光都是在干爹干妈家里度过的,看电视,看动画片。

还有各种好吃的零食和饼干。

这一对老夫妇对她确实不错,所以现在就被她当做了最好的借口。

李在芬显然,也想起来了,不由得叹气,“王大哥两口子可真是好人,人家那么好的医术都能交给你,你这干爹,干妈对你可真够意思,以后要是能有机会再遇见了你可得好好孝顺人家。

要不然你可就真是个小白眼狼了。”

在那里擀面,切面,还不忘记教训自己的女儿。

安然在锅里放了油,把鸡蛋滑进去搅散,又加了葱末儿,然后把西红柿倒进去,放了一点白糖,放了一些咸盐进去,搅匀了,盖上锅盖儿。

等到西红柿都变成了酱,然后再加一些水进去。

等到最后,再用碗放一些湿淀粉进去勾芡,最后再放蒜末和香菜末,香喷喷的西红柿鸡蛋炸酱就出锅了。

“妈,我知道啦,肯定不做小白眼儿狼,我要做个大白眼儿狼。”

李在芬被她给逗乐了,在背后狠狠的给了一巴掌。

“你这个死丫头,还跟你妈逗乐子,还真没看出来,你现在就做饭的手艺怎么这么好呀?上一次是谁炒鸡蛋把鸡蛋都炒糊了?”

闻到香味儿,侧头去看看到那一大盆儿的西红柿鸡蛋酱,她都不由得有点儿流口水,不由得调侃自己家的女儿。

“妈,那些黑历史您就别说了。你就不能让你女儿长大成人了!”

安然把西红柿酱端上桌。

这边李在芬的面条儿也可以下锅了。

安然去把安心喊出来,让姐姐一个人在那里坐着胡思乱想也不合适,就怕她想什么想不开。

等面条出锅,一家子把饭吃了。

安心也就吃了两口,实在吃不下去,也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任谁恐怕也不能心宽体胖,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安然没有使劲儿劝姐姐,毕竟遇到这样的事,总要姐姐自己想开,谁说什么都没用。

这种事情,上辈子姐姐那么难都走了过去,更何况是现在。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