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71.洛神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49

“第八就是飞马城的孙长老,那位老祖,对吧?”“嗯。”“第九呢……要说这个天下高手榜有多少人?”“十人。”骑在立刻的商年地说:“总共十人。第九……就是天下第一刺客了。”“……”李臻一愣,突然间有种不祥的预感,望着商年小心翼翼的问着:“你说的会“第九呢……话说这个天下高手榜有多少人?”。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71.洛神》精选

“第八便是飞马城的孙长老,那位老祖,对吧?”

“嗯。”

“第九呢……话说这个天下高手榜有多少人?”

“十人。”

骑在马上的商年说道:

“一共十人。第九……便是天下第一刺客了。”

“……”

李臻一愣,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看着商年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说的不会是……”

“不错,孤鸿染血---血隐客。”

“咕嘟~”

他直接咽了口口水,语气都弱了三分:

“那个……这位血隐客的门徒很多吧?”

商年颇有些同情的看了他一眼,摇头:

“相传这位血隐客乃是荆轲之后,收徒的方法亦是别具一格。会找一些合适的孩子,丢在某座荒岛之中,唯一存活下来那一人便会收之为徒。而到目前为止,天下间会使那影血暗杀之术的刺客只有七人……”

好家伙,大逃杀都上来了?

李臻觉得自己的胃有点疼。

但心里还是抱着些许幻想的问道:

“这么说……贫道被个来头很大的……刺客给惦记上了?“

“……”

看着李臻那一脸明明恶心的想吐却不敢的表情,商年想了想,安慰道:

“应该不至于吧。道长又不是没后台,国师可是天下第二呢。”

“……那你觉得,刚才那个刺客要杀我,国师会千里来救么?”

“国师慈悲为怀……”

“会救?”

“应该会好好超度道长的。”

“……”

李臻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最后索性长叹了一声:

“第十呢?是谁?那个什么……血雾院长?”

“不是,血雾院长已经消失在榜单之中好久了。而这第十嘛……来头可大了。”

商年忽然来了精神。

“怎么?”

“她不仅仅是这天下第十的高手,同时……还是江山美人榜第二!并且还是大隋的天字号通缉犯,项上人头足足五十万两白银的魔门圣女、千面嫦娥、盗丹玄女、倾城妖莲……“

“……”

看着直接变成一副迷弟脸的商年,李臻打断了他的形容,直接了当的问道:

“番号多少……不是,她叫啥?”

“洛神。”

“……新外号?”

“不,名字,就叫洛神!也叫洛神仙子……”

“不是魔门圣女么?怎么就仙了?”

“不!就是洛神仙子!”

“……”

商年据理力争,甚至脸都红了。

李臻张了张嘴……

“你喜欢她?”

“我当……”

有句话刚想说出口,商年便“警惕”的看了李臻一眼:

“道长何意?”

李臻摇头:

“就是好奇……先不说这位的名头怎么就那么长,你这幅模样是怎么回事?你见过她?”

“……没有,但看过画像。”

“哦,你个假粉丝。”

“啊?”

商年又有些没听懂,李臻也不解释,而是好奇的问道:

“先不说其他的,这位的名头为什么那么多?什么叫千面嫦娥?为什么又是通缉犯?”

“因为仙子她……”

“……”

听到这个称呼,李臻算是真的无力吐槽了。

就见商年满眼兴奋的低声说道:

“仙子她是唯一一个在国师与掌香大监合力之下,从国师的丹炉中盗走了仙丹全身而退之人。据说逃出皇宫时,她在月空中飘然而舞,倾国倾城,二人合力未伤她分毫,犹如一朵洁白的莲花……”

“盗的什么丹?”

李臻没理会商年的吹嘘,好奇的问道。

“补天丹!相传可增寿五载的一炉补天丹!此丹乃为陛下所炼,可却被她盗走,陛下大怒,派天下第一神捕追查三月而无踪,至此一战成名,独占这江山美人榜第一……“

“你先等会。”

李臻再次打断了他,无语的说道:

“商护卫,咱们要说故事就好好说,不是说天下第二么?怎么又成了天下第一?”

“……道长,除了皇后娘娘,这天下又有哪个女子当得了天下第一?”

“嗯?”

看着商年那挤眉弄眼的表情,李臻低声问道:

“皇后娘娘是天下第一美人?”

“是天下第一,但美不美我就不知道了。”

“噢~~~~~”

李臻一下子秒懂,俩人都露出了一种心照不宣的模样。

还别说。

这千机客是个懂行的啊。

女人善妒,而这么一安排……其他的先不说,单说从“官方”层面上来看,便不存在任何问题了。

想通了这一点,他叹了口气:

“唉,果然啊……江湖不是什么打打杀杀。”

“……那是什么?”

商年好奇的问道。

李臻耸肩:

“是人情世故呗。”

商年愣了愣。

眼里若有所思……

而李臻也不在去追问所谓的美人榜都是什么,而是问起了其他的问题:

“商居士,我能问一下么?你的功法……”

……

一夜过去。

天明之时,李臻已经看到了千夫山的那条小路。

路,确实很窄,如果把整条千夫山比作长龙的话,那么这一段就像是被人用利斧剁断了长龙之躯一样。

山脉连绵之势戛然而止,留下了一条不甚宽绰的小路。

商队前行,继续穿过了了这条长约几百米的小路后,李臻就看到了另一片不一样的景色。

这边……似乎没下雪。

一望无际的荒野枯黄一片,有种说不出来的苍茫之感。

甚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到这里连温度都高了几度的样子。

而出了千夫山后,按照商年的说法,再走个三四里路便是一座驿站,这会还看不到。

李臻等完全走出了山口后,看了一眼商年。

赶了一夜路,他是又困又累,或者说整只队伍在得到了那位孙老祖的话后,都逐渐放下了警惕之心。

许多人都是跟在队伍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打着瞌睡,毕竟也是鏖战过一场,人困马乏。

尤其是商年,他有了老祖那句话,对他而言就是可以顺利偷懒的资本,后半夜就开始迷糊了。

而这些训练有素的战马则紧跟着队伍,没有掉队。

清晨的风偏冷,但过了千夫山后的冷又没且末那么冷。一时间让他有种“昨日蹚风冒雪来到塞北,今日里下江南桃杏争春”的错觉。

一时间,在这一片苍茫之中,他回想起了前世种种,不知为何轻笑了一声。

在商年打着瞌睡摇头晃脑之际,用一种若不可闻的声音哼哼着:

“本就是浮萍游子漂泊本无根~萍水相逢浪迹天涯君莫问~……”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