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66.马踏天河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45

李老七,是古大师笔下三大公子之一的六如公子,六如指的是,贪酒如命、嫉恶如仇、爱君如己、挥金如土、出刀如飞、视死如归。毕竟了,李臻对李老七的定义没那么多。他的定义很简单的。这会儿但是塔大有可能白送了,可在白送之后,对方还打了一颗A1高闪。这是天当然了,李臻对李老六的定义没那么多。。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66.马踏天河》精选

李老六,是古大师笔下三大公子之一的六如公子,六如指的是,贪酒如命、嫉恶如仇、爱友如己、挥金如土、出刀如飞、视死如归。

当然了,李臻对李老六的定义没那么多。

他的定义很简单。

这会儿虽然塔大有可能白给了,可在白给之前,对方还打了一颗A1高闪。

这是天赐良机。

所谓的老六,在这个时候不就是最能体现作用的时候?

所以,他一直在等。

等一个机会。

不是想证明李老六比塔大强,只是要证明,我李老六的飞刀,依旧是兵器谱排名第三,那冠军天下之刀!

三把飞刀齐出,在金刚叟百密一疏自以为得手之时的瞬间,朝着他的心脏,喉咙,以及后脑勺飞了过去。

金刚叟顿时察觉到了一股死亡恶寒,想都不想就散开了瑜伽功,身子刹那缩小……可还是晚了一步。

噗噗!

“啊!!”

一片耳朵,以及后心上方冒出来的孔洞让他惨叫了一声,二话不说,矮小的身子一滚,接着身子再次变大,大步一踏,一飞冲天,以一种极为别扭的姿势躲开了又飞过来的一把飞刀后,朝着远处的狼群中落下,再次腾起,瞬间消失在了火光之外的夜色之中。

商年面前,白雾顿时消散。

“……???”

……

“塔大!”

“……嗡……”

随着李臻的心念急转,就在刚刚金刚叟离开的地方,天地之间一阵阵金色的雾气朝着半空缓缓聚集。

比起以往那种瞬间出现不同,这次的塔大就像是被人打成了一团浆糊一般,以一点为中心,金雾一点点的勾勒出了一个金色的轮廓。

可这股金色的轮廓比起以往亦是黯淡了太多太多,犹如一团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散的薄雾,朝着李臻的方向缓缓飘了过去。

“……”

商怒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等金光薄雾飘飞时,他低头看了一眼那片耳朵,直接吹了一声呼哨。

马蹄声声,赶来之时,那战马一脚踩在了耳朵上。

商怒翻身上马,朝着圈子中心赶了过去。

……

“叮!”

“叮!”

“叮叮叮!”

长针每次与短刃碰撞,都会掀起一阵火花。

“嘻嘻嘻~”

声音如同九幽传来一般,在红缨再次打飞了长针后,这声音说道:

“你一点都不好玩呐~臭道士,你在哪?快出来和我玩呀~”

“藏头露尾!血隐客怎会有你这种门徒!”

红缨手持双刃口中讥讽。

可那声音听到后却丝毫不在乎:

“嘻嘻嘻嘻~你追着,我藏好,各有各的巧,东瞧瞧,西瞧瞧,哎呀摔了一大绞~”

一首童谣自九幽而出,带着浓浓戏谑之意,嘲讽着红缨。

而就在这时,一阵马蹄与嘶鸣声同时响起,商怒骑马拖刀,直接跨过了骡马组成的圆环,跳了进来:

“贼人休得猖狂!”

红缨脸色瞬间一变:

“快退!”

商怒一愣,可就听见了一个声音瞬间从自己这边冒了出来:

“哎呀,被你找到啦~”

长针直接自地面出现,朝着马肚子扎了过去。

而红缨想都不想,甩出了手里的短刃,短刃在甩出去的一瞬间,忽然消失了。

凭空消失!

可诡异的是,短刃消失了锁链却没消失,仿佛只是进入到了一片不可知的巨兽之口。而下一刻,便从另一个方向飞出,比起自己之前甩出的位置近了好大的距离,在商怒察觉不对,身子再次腾空时,打在了已经捅入马腹的长针之上。

“叮!”

“哗啦~”

锁链再次顺着那虚无之中而归,可那被击飞的长针已经因为惯性而切开了整个马腹……或者说马!

一匹马,就这么被一击切成了两半!

马身分离,鲜血喷涌在半空却不见落地,只听见九幽之中传来了一声:

“血箭追魂!嘻嘻嘻嘻~”

犹如千百恶鬼嬉笑之音响起的一刹那,那鲜血顿时化作了无数箭镞,朝着马车……刺了过去。

可却不是孙伯符所在的那架马车,而是另外一架!

“不好!!”

红缨与枳鸾脸色同时一变。

甚至连那刚刚要落地的商怒都不顾一切的持刀朝着血箭赶去。

红缨再次丢出了手中短刃,但最先有了反应的,是那一直坐在车顶的枳鸾。

“慧剑--一斩三千烦恼丝!”

一把玉秀至极,看上去仙气盎然的清丽透明长剑忽然在那架马车旁出现,带着点点光芒,朝着那些血箭自半空劈了下来。

可就在这时,那把长针再次凭空出现,长针血光弥漫,直接抵在了那慧剑之上!

枳鸾脸色再一变:

“二斩尘欲结缘法!”

“嘻嘻,晚啦!”

声音自九幽再出,而话音刚落,血箭瞬间已经来到了马车跟前。

“不!!”

眼看已经来不及的红缨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呼喊……

可就在这时,一声叹息从众人耳边响起:

“唉……”

血箭在即将刺穿马车的时候,忽然,李臻感觉到了天地之炁的一股极大的变化!

这种感觉让他脑子在这一瞬间想到了狐裘大人。

在对方使出那招令整个天君观的积雪都消泯无踪的招数时,天地之炁便出现过这种变化。

只不过,狐裘大人是把那方天地的炁化作了无形之火。

而现在这股天地之炁的变化,却让他……有种……“炁”活过来的感觉。

“哒哒哒哒……”

马蹄声,不知从哪响起。

接着……一匹,两匹,三四匹……数匹在黑暗中散发着白光的骏马踏天而来。

时光……似乎在这些骏马的奔驰之中,变慢了。

李臻只看到那些自天上而来的骏马朝着血箭奔腾,在马头与这些血箭相碰时,犹如马群在奔腾时撞飞了一群聚集的蚊虫一般,所有血箭支离破碎,在马群奔腾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这些白光骏马似乎也只是路过,在撞飞了血箭后,伴随着阵阵马蹄声,重新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时光瞬间恢复了正常。

这种感觉矛盾极了,明明时光很快,可却丝毫不影响人的思维。

明明很慢,却又转瞬即逝!

犹如白驹过隙……

趁着空气不注意……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接着,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响起:

“血隐一脉的女娃娃,便到此为止了,如何?”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