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50.这座小城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32

体会着心头的冷意,他都忍问着:“那大人为何要杀丘存风?”“两方面的原因。一,道士,我问你,你我生而为人,不知可否同类相食?”“……自然而然不能够。”“那就是了。的话说他而已光是疯狂掠夺妖族幼崽,非我族类,我倒没什么想法。或是说,以几个妖族幼崽为名,我把“……自然不能。”。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50.这座小城》精选

感受着心头的冷意,他忍不住问道:

“那大人为何要杀丘存风?”

“两方面的原因。一,道士,我问你,你我生而为人,可否同类相食?”

“……自然不能。”

“那便是了。如果说他只是单单掠夺妖族幼崽,非我族类,我倒没什么想法。或者说,以几个妖族幼崽为由,我把这件事告知陆存净,让他得知真相后亲手手刃仇人,本身便在我的计划当中。这点没什么……而今日我本欲寻一个合适的时机引陆存净上来,却意外从闯进来的你那得知了这丘存风的所作所为,便多给了我一条杀他的理由。”

“……那今日若我不敌丘存风呢?”

“你还是会死,或者说你死与不死,与我没什么影响。他依旧要死。”

“……”

实话实说。

对于这个答案,李臻还真不意外。

虽然接触的时间很少,可他已经明白了这位狐裘大人的性子了。

对方是那种为了胜利可以不择手段的那种人。

你可以说他为人不齿,亦可以说他不是什么好人。

可却不得不承认,在这乱世之中……

这位狐裘大人是一位真正的枭雄。

心机、手腕、虽然不知道他的实力属于什么档次,可其他各个方面都是一等一的。

所以,他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点点头,继续聆听。

“第二,他挡了我的路。这一炉丹,不管他是不是用人入药,都不能成。”

“轰隆隆……”

天边忽然响起了一道闷雷,声音之大,不知惊醒了多少深夜沉睡之人。

一股狂风吹了进来。

吹散了青烟,吹乱了头发,也吹动了狐裘大人的斗笠轻纱。

“……”

沉默无言,相对而望。

狐裘大人的声音如同九幽:

“道士,还要继续听下去么?”

“……”

此刻,后背忽然全湿。

李臻知道,自己麻烦大了。

眼前这位大人……

他娘的要搞大事!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贫道……小道……我对三清发个誓,今日大人之言绝对不透露半字,大人放我一条生路如何?”

“你说的三清,是被你弄成这德行的这位么?”

听到他的话,狐裘大人随手拍了拍那颗头颅。

老君那被扎穿了的独眼在黑暗中散发着一望无际的黑暗。

李臻嘴里一片苦涩。

可就在这时,狐裘大人却轻笑了一声:

“你也不用害怕。之前你自己都说,你是一枚忽然入局的棋子。而我这一盘棋中,无论你我,其实皆被这棋盘在考验着人性。你若没有入局,那这些小乞儿便是考验我的人性。说老实话,当时,我看到那乞丐,是真没往其他方面想。若多想一点,或者之前见过那乞丐领着那群孩子的模样……这件事当时会是怎样一个下场,到现在我也没有答案。所以,你也不用多想,此事之中,你我皆不能以前尘论对错。我能和你说,自然就不怕你知道。道士,你可知道原因?”

“……还请大人明示。”

“因为这且末太小了啊。”

狐裘大人忽然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向了门口。

屋外,狂风大作,夹杂着风雪,吹动着他的狐裘飒飒作响。

他没回头,可声音却一点点的传到了李臻的耳朵里:

“道士,你该去这天下看一看,走一走。去看看什么叫天灾人祸,饿殍无数。去看看什么叫社稷将倾,横尸遍野。你以为我是个野心家?……诚然,我确实是个野心家。可在这片神州大地之中,你会看到无数个野心家。而所有人的最终目的,便只有一个。

道士,且末城,很小。从城东走到城西还不消半日。哪怕是在边塞苦寒之地,可雨水丰沛,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很好,这里真的很好。甚至在我眼中比那江南之地还要好。因为这座城很小很小,装不下什么野心家。

可是啊,道士。这个世界很大,你知道么?我听一些天竺而来的番僧说,他们的佛门净土范围丝毫不比我们小。还听过一些妖族说见过那一望无际的草原与有鲲鹏存在的北海。

道士,这个世界很大很大,大到千百年来可以容纳、包容一切的战火与野心。可这个世界同样也很小,小到堂堂天子,却只是因为边疆小国不纳岁贡不愿臣服,就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可是,你想过么?为什么,一个对于天地之间渺小至极的人,便可以生出这种野心?又是为了什么,那些一生胸无大志,只是想有二亩良田活命的人,却要被这些野心家所驱使,放下了锄头,拿起了兵刃去与同族厮杀?

我其实不懂。

但我明白一个道理,那便是若那个集天地之权的宝座,坐上了一个德不配位之人,百姓便会受苦。我不想让百姓受苦,所以,我想让坐在位置上的那个人挪一下地方,把位置让出来。这就是我的想法。

当然了,我也知道,我的想法想要实现,依旧要找到那些拿着锄头的家伙为我去拼命。但我也希望他们明白,这些人将来都将会是一些人的父辈,如果他们能替自己的后代受罪了,那他们的后代就会少受一点苦。他们躲避了,他们的后代就会受更多的苦。他们贪图安逸不想受罪,那么那些本该是他们的遭遇,便会在他们的儿子,孙子身上一步步的找回来。每一步都缺不了,每一步,都不会少。

我想终结这一切,道士,你明白么?我想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一个让周围的国家不敢侵扰,让北方的妖族感觉到恐惧,让这个国家的子民可以在夜晚安然入睡,白日去酒肆听听像你这样的人说出来的精彩故事,喝些小酒便可酣畅淋漓,平安度过一辈子的国家。你……

明白么?”

天外,不知何时,风雪停歇。

一轮明月映在当空,洒下了从亘古开始便存在的月华之光。

月光洒在了神州大地。

亦洒在了边塞小城。

借助瓦片窗户撒向了三清神殿。

亦洒在了狐裘大人的身上。

这一刻。

连李臻都不得不承认。

他……看呆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