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44.套索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28

“你在责问本座!?”“对啊,高功听不出?“漠视了周围灼热而面目狰狞的火毒,李臻耸耸肩膀:“天君观在我师父口中但是高高在上,可师父除了不喜这里的各位同门太过冷傲外,亦从来不也没曾说其他。更有甚者,每当说到每一年高功当主持各种水陆法事,心中亦全是钦佩之意。可“……呵呵呵……”。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44.套索》精选

“你在质问本座!?”

“对啊,高功听不出来?“

无视了周围灼热而狰狞的火毒,李臻耸耸肩:

“天君观在我师父口中虽然高高在上,可师父除了不喜这里的各位同门太过高傲外,亦从来没有说过其他。甚至,每每说起每年高功主持各种水陆法事,心中亦全是敬佩之意。可为何……我那朋友的儿女……少了一个!?难不成,他已经进了高功的炼丹炉!”

“……呵呵呵……”

忽然,红衣肩膀抖动,一阵笑声响起。

“敬酒不吃,你吃罚酒。”

“嗡!”

回答他的,是一道金色的光芒。

塔大一刀下去,金光一闪,波纹到!菜刀到!

就在那一晚偷面贼来袭时,李臻便发现了塔大的“隐藏功能”。

那就是自己所想,皆为真实!

哪怕塔大刚刚还在他身边,可他只要想着“塔大出现在敌人身边”,那么塔大就会出现在敌人身边!

这一手,他一直在藏,以刀气为掩护,真正的杀招,就是塔大在瞬息之间的那照着脖子砍下去的一刀!

同时,他的身后,一阵雾气涌动。

李老六不知何时来到了那两条狐狸的囚笼旁。

不过却没动手,只是再次消失在空气之中。

下一刻,红光乍起。

满是意外的一声轻咦:

“喔?”

不知何时已经转过身来的丘道人用一只被红芒缠绕的手掌,竟然直接捏住了塔大的菜刀,而那一道刀气来到他身前,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连一丝褶皱都没给这件法衣添上。

也不知道丘道人用了何种手段,原本只是烟雾的塔大竟然无法脱身,只能由着他捏住自己的武器,丝毫动弹不得。

站在红光之中,丘道人眼里有些讽刺之意:

“这么点微末道行,简直贻笑大方。”

“散!”

回应他的是一声低喝。

原本被捏住动弹不得的塔大瞬间化作了青烟,消失的无影无踪。可在下一秒却又一次出现在李臻的身边。

这次,丘道人眼里的讽刺化作了意外。

但他丝毫不见慌张,甚至还点点头:

“不错不错,只是一门粗浅的六丁六甲之术,被你用到如此地步,倒也是可以了。”

听到这话,李臻回应他的却是一种讽刺至极的笑容:

“上一个这么说我的,就躺在后面,高功要试试么?“

“伶牙俐齿!本座倒要看看,当你被本座抽筋扒皮之时,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他话音刚落,塔大再次化作了光芒消失。

“愚蠢!”

以为李臻故技重施,丘道人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可下一秒,他忽然脸色一变,也没见什么动作,在半空中亮起的那道金纹瞬间被一股无形的能量炸散,化作了点点金星。

丘道人负手而立,盯着李臻的目光阴晴不定。

刚刚,若不是自己及时制止,那一刀,已经落在了炼丹炉上。

“高功。”

李臻抬起了一根手指,手指处的虚空之中,出现了一颗黄豆大小的光点,就见他用这黄豆大小的光点在空中画了一个圈,一刀金色的光环如同绳索一般出现。

伴随着他落下的手指描绘的细线,一条套马索模样的金光绳索出现在半空之中。

“你似乎,被套住了呢。”

藏着些许讽刺之意的话音落下,塔大再次凭空浮现!

唰唰唰!

嗡嗡嗡!

无数道波纹笔直的朝着丘道人笼罩过来,铺天盖地!

而刀气逼近的一刹那,就见丘道人手中红光闪烁,一下又一下的捏碎了有可能波及到身后炼丹炉的全部波纹。

可却没看到,有几道波纹笔直的冲向了天穹!

嗡!

一刀,梵文金印应声而裂!

嗡嗡!

两刀!天穹之顶刀痕纵横!

嗡嗡嗡嗡……

三刀,四刀,五刀……

这刀痕仿佛无穷无尽,可李臻的脸色却逐渐开始泛白。

塔大用的,可都是他体内的炁!

不得已,他只能寻着那股热流行走的路线,连打坐都没有,把身体与天地之炁沟通的那道闸门直接开启。

一刹那间!他感受到了一股狂暴的能量直冲进了他的全身!

可他依旧没有停,来多少吸多少!

吸多少放多少!

逐渐的,金色的刀气之上附着出现了一层火红的光芒!

“……”

无声无息间,李臻的嘴角流下了一丝鲜血。

经脉之内狂暴的火炁冲的他五脏六腑似乎都要燃烧了起来!

“真常应物,真常得性,常应常静,常清静矣……”

唯一会的静心口诀在他的脑子里飞速旋转,形成了一股微弱的冰凉,可如同杯水车薪一般,根本抵挡不住那股狂暴的热流。

但李臻也没办法了。

好在此刻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那穹顶之上的刀痕密密麻麻,终于,土质结构再也支撑不住,大片大片的碎石泥土自天空而上,朝着炼丹炉与丘道人倾倒了下来!

“就是现在!”

随着心念急转,站在铁笼之前的李老六显露身型,两把七寸柳叶飞到直接击中了那两根钉进两条狐狸眉骨的铁针上!

铁针之上密密麻麻游走的黑红符文根本无法抵抗这两把薄雾刀,应声而破。

两条狐狸其中一条瞬间睁开了眼睛!

……

“哈,聪明~”

天君观门口,看着光芒之中李臻所做的小动作,狐裘大人似乎看的是津津有味,当瞧见了两只铁笼子里的狐狸都睁开双眼时,他夸赞了一声:

“这丘存风为了让这两条青丘白狐心神失守,好被他炼制成代替那四剑侍的傀儡,特意种下了穿魂钉,虽然被封闭了一切妖力,可却无法被封禁五感,为的就是在炼制那群狐妖时,让它们感受到同族入炉那刻骨铭心之痛,最后神志彻底迷失。而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怕是已经听到了,也明白了。

若是这小道士直接上来便救走狐狸,丘存风便可引发穿魂钉内的禁制,穿魂钉一旦发作,那两条青丘白狐必死无疑。而他却看出来了丘存风心系那一炉药引,故意制造混乱,放出了他那专破罡气禁制的古怪六丁六甲来解救妖狐。

虽然他所知道的情报无多,可在仓促之间能做如此反应……若是被那群纵横家看到了,怕是会欣喜若狂吧?纵者,合众弱以攻一强也。横者,事一强以攻众弱也。妙,妙,妙~只是……”

看着那逐渐停止下来的金红刀光,他斗笠轻摇:

“一个出尘境的小修士,擅开天门引如此狂暴的地火之炁入体……滋味,怕是不好受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