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43.禹步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28

此时此刻,神君观外。山里的火把不知道何时了回到了神君观下方百步的台阶之上,一个接一个的站成了两排。往上百步,无人。神君观门口,裘衣大人与薛将军面前却会出现了几道如幻似幻的气雾,气雾在风雪之中翻飞,共同组成了一副五彩斑斓的画面。画面是高空视角,正俯览着山里的火把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天君观下方百步的台阶之上,一个接一个的站成了两排。。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43.禹步》精选

此刻,天君观外。

山里的火把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天君观下方百步的台阶之上,一个接一个的站成了两排。

往上百步,无人。

天君观门口,狐裘大人与薛将军面前却出现了一道如梦似幻的气雾,气雾在风雪之中飞舞,组成了一副五彩斑斓的画面。

画面是高空视角,正俯瞰着山体内部所发生的一切。

而当看到陆道人被自己包裹的火焰吞没后,狐裘大人轻笑了一声:

“哈,倒不是个没脑子,只知道硬闯的憨货。”

“……”

薛将军看了一眼那气雾组成的画面中那片火光,想了想,皱眉问道:

“大人,刚刚这陆存净用的……可是禹步?”

“不错。”

斗笠微动,狐裘大人说道:

“禹敷土,随山刊木,奠高山大川……”

说着,他忽然叹息了一声:

“禹步啊,茫茫禹迹,画为九州,相传大禹治水时,腿脚被水长期浸泡,故走路有跛足之相,被人记了下来,暗合八卦,乃是道门不外传的高深步法。陆存净这道人虽说炼丹天赋不行,可却也不是什么天资无有的草包。这地脉之中火炁旺盛,他那几步一为“火水未济”,二为“火天大有”,均是以地脉火炁汹涌为引踩出来的……光是这两步踩出来,他若不贪心,及时择一爻而动,寻“火风鼎”而走,便可全身而退。只可惜……”

看着火光散尽,浑身冒着黑烟倒地不起的陆存净,狐裘大人摇摇头:

“修炼修炼,光修不炼,连那道士的泼皮打法都对应不过,输的可是够窝囊的。”

听到这话,薛将军沉默片刻,忽然抱拳拱手:

“大人,末将斗胆,恳请大人明示,为何……”

“你想问我为何不阻拦那处女观的小道士下去?”

“……大人英明。”

“哈~”

狐裘大人轻笑了一声,一只手忽然落到了他的肩膀上:

“薛如虎啊薛如虎,你这人最大的缺点,便是小聪明多却无大智。看着吧……陆存净生死不知,算是败了。可那丘存风却不是什么草包,这场戏,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告诉那道人,留他一命,兴许还有用。”

“……是。”

……

“……”

不知死活的尸首倒地,周身金光拉满,满中满之不能再满的李臻不敢放松,而塔大也砍瓜切菜一般解决掉了那几个由豆子变成的道士,回到了他身边。

本着恐怖片不毁尸灭迹便不算大结局的心态,他二话不说,心念一转,塔大便拎着金光闪闪的菜刀朝着陆道人走了过去。

可就在这时,忽然一阵嗡鸣之声引起了李臻的注意。

塔大光芒一闪,便回到了李臻身边持刀警戒,可李臻却寻声望去,看到了一只跟扑棱蛾子一般大小的木鸟扇动着翅膀,悬浮在他头顶。

“……?”

实话实说,他是真有点懵。

这时代还有无人机的?

你……你这科学吗?

礼貌吗?

接着就见这木鸟前方出现了一道细小的光球,伴随着它左右飞舞的轨迹,变成了四个荧光小字:

“留命,有用。”

“……”

是那位狐裘大人?

可面对这位手段与心思同样高深的神秘大人,李臻想了想……没乱来。

其实他现在也挺疑惑的,迫切的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眼下见那牛鼻子满嘴冒黑烟生死不知,塔大便直接开路,他居中,身后还跟着个随时准备阴人的李老六,朝着远方那片红彤彤的热浪走去。

走过了相对狭窄的通道,上了坡,顿时,地下空间的一切映入眼帘。

好家伙……

他直接人都看傻了。

这个时代的一切……在今天彻底颠覆了他的三观。

无论是墙壁上金光灿灿的梵文,左手边那两只巨大的狐狸,还是右面一群光着膀子的力士……

更别提……那围坐一圈的和尚,以及那比司母戊鼎大了好多倍的炼丹炉了!

我的上帝啊……

也不顾及自己这句话会不会挨雷劈了。

李臻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直到一个声音响起:

“看来,是我师弟败了?”

这个声音让李臻收拢了所有思绪,目光落在了前方那一袭红衣身上。

看到那一身大红法衣,他眼皮一跳。

还真是箓五品红衣法师?

好家伙……若是师父在这,肯定得按着自己头,行礼喊高功了吧?

可是,他却没吭声,目光扭头看向了那四只铁笼子。

当看到那笼子里关着的几个小叫花子时,他的目光变得冷了下来。

而这时,背对着他的红衣法师又开口说道:

“这么说,你是为了这几个小乞儿来的了?……也罢,误会一场,这几个小乞儿,你便带走吧。今日之事,本座便当做没发生过,你那处始观与我天君观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等过了今年夕岁,连这天君观也送你了……连件好衣服都没有,我道门子弟成何体统?“

李臻一愣……看了他一眼,旁边的塔大直接飘到了铁笼外。

而他身上的金光也黯淡了下来。

拱手,弯腰:

“谨遵高功法旨。弟子今日孟浪,还请高功不要怪罪。”

“速速退去。”

“是。”

伴随着李臻的应喝,塔大手起刀落,装着小乞儿的铁笼瞬间齐根而断。

接着,塔大化作了金光丝线,捆着这几个小乞儿脱笼而出,朝着后方飘去。

李臻依旧保持着躬身的动作没动,似乎尽足了礼数。

而等到金色的丝线越过他的身子,朝来路而去后,他还没走。

不仅没走,反倒是站直了身子。

“为何不退!难不成要本座降下惩罚!?”

这话随着那汹涌地火而出,澎湃热浪席卷一切,灼热的风让李臻甚至都闻到了自己头发烧焦的味道。

可李臻却依旧没动弹,只是看着那一袭红衣,开口问道:

“我有一事不明,可否请高功赐教?”

“何事?”

“敢问高功,我那朋友身边的儿女,一共七人。为何这笼中只有六个,剩下的那个……去哪了?”

嗡~

塔大去而复返。

手持菜刀,再次出现在他的身前。

而随着李臻的话语,整片地下空间的灼热忽然开始变得狂暴起来!

在这狂暴之中,他的周身金光点点,无论灼热如何狰狞……

却清澈澄净。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