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39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26

“呼……”呼出来了几道长长的白烟,在愈加幽暗的天色当中,李臻走到了山脚下,就登山。鹅毛大雪一片然后一片的落在他的头上,青石台阶也因为昨日的雨与昨日的雪而看起来有些湿滑。更更何况这附近还没个什么路灯。要说大早上往山上走实际上挺渗人的。幸好道兄是个捉鹅毛大雪一片接着一片的落在他的头上,青石台阶也因为昨日的雨与今日的雪而显得有些湿滑。。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39》精选

“呼……”

呼出了一道长长的白烟,在愈发黑暗的天色当中,李臻走到了山脚下,开始登山。

鹅毛大雪一片接着一片的落在他的头上,青石台阶也因为昨日的雨与今日的雪而显得有些湿滑。

更何况这附近还没个什么路灯。

要说大晚上往山上走其实挺渗人的。

还好贫道是个捉飘飘的道士。

飘飘见了贫道指不定比我见它还害怕呢。

脑子里想着一些有的没的,往山顶上走了一段路后,他回头看了看且末城。

没瞧见什么万家灯火,风雪之中那油灯蜡烛光线还传不过来。可一些客栈酒肆之类的灯光却可以瞧见。

这是他第一次这种时候回山,还别说,挺好看的。

哪怕没有前世的霓虹闪烁。

可如今既来之则安之,此时此刻在这种天气下回处女观,还真就有种往家走的感觉。

哪怕处女观如今一片狼藉……

可那毕竟是家呀。

一边沿着天君观铺的青石台阶往山上走,他一边想着今晚自己住哪……卧室窗户坏了,三清殿里三清脑袋还栽楞着,哪怕是泥塑可也有些别扭……难不成蹲伙房……嗯?

刚刚来到三岔路口,他看着眼前的鼓包愣了愣……

人?

他急忙上前了两步,来到这个被积雪已经落满了的鼓包面前:

“居士,居士?居……伍瘸子!?”

当把这人翻个仰面朝天的一瞬间,黑暗之中,他认出来了这个熟悉的身影。

“伍瘸子!!”

他赶紧摸向了伍瘸子的脖颈处。

有脉搏!

可却昏迷不醒。

他连续摇晃了两下,见伍瘸子始终没有醒来,干脆直接一只手握住了他的胳膊,一只手掐向了他的人中。

热流在体内翻滚,他的周身之上出现了一层稀薄的金光,顺着手臂,朝着伍瘸子的体内走。

这就是炁。

天地之炁归于己身,如臂直使。

道士练炁是“性”“命”双修,而炁在体内的本质就像是意志的延续,让身体变得强韧,让精神变得强大,渡到别人身上的效果亦是如此。

一股热流顺着手臂而出,接着,他朝着伍瘸子的人中用力一按!

“啊!嗬……嗬……嗬……”

伍瘸子,醒了。

而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浑身金光未灭的李臻。

就在李臻刚想开口问他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他的手却比李臻还快,抓住了他的衣服:

“牛鼻子!救救我的儿子们!救救我的儿子们!!”

“!”

李臻心中一惊,赶紧说道:

“莫慌!发生了什么事!”

“他……他们!”

伍瘸子哆哆嗦嗦的指着头顶天君观的方向:

“他们抓走了我的儿子!全抓走了!!!救……救救他们……”

哆嗦的手再次抓住了李臻,瘸了一条腿的乞丐此时不顾虚弱,努力的乞求着:

“牛鼻子……道长……救救他们,救救我的儿子们……求求你,发发慈悲,救救我的儿子们……”

“塔大!”

嗡!

黑暗中,金光乍现。

星星点点的金光如同血液一般在烟雾中流淌,手持菜刀的高大人影凭空出现。

“把他带回家!”

吩咐了一声塔大,李臻又语速极快的嘱托他:

“伍瘸子,听着,我那一床破被下面有米,厨房里有柴,火折子和柴禾放在一起。烧一锅热水,熬上粥,等贫道把那些小崽子们带回来后,你这个当爹爹的可得熬上一锅好粥等着我们!”

而之所以这么说,也只是希望他安心罢了。

说话间,一股无形的力量已经托举起了伍瘸子,直奔处女观,几个闪烁之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塔大的速度似乎快过了风,金光影子消失后,风中才传来了伍瘸子那呜咽的乞求之声:

“救救我的儿……”

等塔大消失之后,李臻抬眼看去。

天君观,好高好高。

风雪的黑暗中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早知道……今晚就在曲掌柜那不走了啊……摊上这种麻烦事。”

他喃喃自语着,接着开始大步奔跑了起来。

体内之炁开始奔涌,游走全身,带给了他无穷无尽的力量。

让他的脚程一步比一步快。

天君观为什么会抓那些小乞丐,他不懂。

想不明白为什么在师父口中这群“高高在上”的道士们,要去为难几个小乞丐。

可伍瘸子在他最彷徨的时候,伸出了手帮助了他。

那如同豪侠一样的背影深深的扎根在了他的心底。

哪怕他曾经是个泼皮,哪怕他现在只是个乞丐。

不管是穷苦人不为难穷苦人也好,还是仗义多是屠狗辈也罢。

李臻都无法坐视不管。

哪怕……或许他的修为很低微。

但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连癌症扩散全身时的那股痛苦都体验过了,死这种东西对他来讲已经不再是什么恐惧。

就如同他闭眼之后下一刻,便来到了这个如梦似幻的世界一般。

两世为人,若这些事情都参不透,那还穿什么越?

那还修什么道?

还……顺他娘个什么心意?

这世道很乱,大家苦哈哈的生存在这里已经很不易了。

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没有怜悯之心,李臻不觉得有什么。

那很正常。

可明明都已经如此艰难了,却还要去为难一个乞丐。

你们……修的又是他娘的什么道?!

不到十息,穿着破烂补丁道袍的道士已经来到了东山山顶。

他第一次来。

看着这座哪怕在一片黑暗风雪之中都觉得很气派的道观,如果以前,他恐怕会羡慕到牙齿都开始发酸。

可现如今,看着那高高在上尽显天人风范的“天君观”三字,以及道观两侧那“紫气早呈云锦至,祥光瑞自月底天”的对联,他的眼里,却是通篇的两个字:

“吃人!”

唰~

金光闪烁。

塔大无声无息的返回。

金光之外的几步远,一片黑暗之中,负手而立的薄雾含而不散。

接着,李臻的周身亮起了点点金光。

金光之中,他的脸上无悲无喜。

心念一转,塔大手中的菜刀高高举起,朝着天君观的大门挥了过去。

X!

两道波纹没入正门。

轰隆一声,金漆大门应声而到,声音在这寂静的风雪之夜中传了好远。

李臻一步踏入,清朗之声在夜空中响起:

“福生无量天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