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38.夜未归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26

神君观内,一片狼藉。雪花落了一地。明明今日来的时候,这神君观但是一副常青模样,深秋深秋之际温暖的如春。可昨天来却看起来有些破落了,时时处处是刀尖斑驳之痕,更有甚者三清殿的大门都没了。见此,裘衣大人也不出乎意料,踩在雪地之中,看了几眼仅有两三个小道童在打扫清洁的雪花落了一地。。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38.夜未归》精选

天君观内,一片狼藉。

雪花落了一地。

明明昨日来的时候,这天君观还是一副常青模样,深秋初冬之际温暖如春。可今天来却显得有些破败了,处处是刀尖斑驳之痕,甚至三清殿的大门都没了。

见状,狐裘大人也不意外,踩在雪地之中,看了一眼只有两三个小道童在打扫的三清殿,无声无息的来到了后院。

当走到那石门处时,他脚步一顿。

一眼就看到了缓缓起身的陆道长,以及他旁边那几个负剑的道人。

昨日那四个负剑道人如今只剩下了三个。

其中一个还断了一臂,面如金纸气若游丝,正在盘膝运功疗伤。陆道长起身时,其他两名道人也睁开了眼。

唯独这个,好似什么都不知道一般,盘坐在原地。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见过特使大人。”

陆道长唱喏了一声。

狐裘大人点点头,走上前去后问道:

“怎么就剩下三个了?”

“……回特使大人,剑二昨晚与那俩青丘之妖激斗,惨遭毒手……兵解升天了。”

陆道人的语气有些沉痛。

可狐裘大人却没什么表示,继续问道:

“丘道长可在下面?”

陆道长神色一僵……但转瞬即逝,点点头:

“回特使大人,师兄于今日午时天地至阳之气出现时,开启了炼丹炉,如今正在闭关炼丹……”

说着,他看了狐裘大人一眼,继续说道:

“师兄还交代向特使大人赔罪,在丹成之前,他恐怕无法在出来了。还请特使大人勿怪。”

可谁想说完这话,就听到狐裘大人一声意有所指一般的轻笑:

“哈~是无法见我?还是瞒着什么怕我知道?”

“……”

陆道长只觉得呼吸一窒……

但脸上依旧不动声色:

“特使大人何意?”

这话说完,他便察觉到了从对方斗笠之下传来的一道目光。

只是因为有轻纱遮挡,却看不真切。

而狐裘大人也没回答陆道人的问题,只是左右看了看……

“也罢,这书信可是发出去了?”

“回大人,已经发走。”

“嗯……那便是最好。”

说完,目光落在了一处外观看着还算雅致的屋舎,径直走去:

“那我便在此地静候二位道长的喜讯捷报了。要知道……陛下可是等了好久好久,已经……快等不及了。”

“是。”

陆道长点点头,等狐裘大人离开后,扭头低声说道:

“开门吧……”

很快,石门打开,他的身影消失在了石门之内。

……

娥女刚才“卖自己”的事情,让李臻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这个时代的孩童,其实远比后世要早熟一些。

而看着娥女最后卖身成功,给一处富户人家的小姐当了丫鬟,他的心底算是踏实了一些。

算是省却了一桩麻烦。

看了看天色,他来到了西市的这处布庄。

昨天自己定做的衣裳,人家让今天来取。

进门后,站在柜台里的小伙计已经认出了他。

赶紧招呼了一声,接着从柜台里拿出来了一个包袱:

“道长,您看看成色。”

“福生无量天尊,多谢居士。”

李臻道谢,打开了包袱,一件崭新的深蓝色道袍看的他是心花怒放。

这个时代的裁缝可不是后世那些所谓的私人订制,这种布庄里的裁缝讲究的就是时效性。更何况,李臻这道袍也没什么技术难度,所以速度很快,同时也很合身。

李臻在身子上比划了一下,确定没问题后,便把衣服重新折叠了起来。

指着和包袱在一起的那堆碎布条:

“这是……”

“这是道长这间道袍成衣后剩下的碎布头。”

“噢~~”

李臻恍然大悟,点点头:

“多谢。”

“道长慢走~”

他背着布包直接出来,但没直接回山里,而是打算去找伍瘸子。

自己身上这件衣服虽然都烂了,可好歹也能遮风御寒,给那几个天天祝自己早日升仙的孩子们刚刚好。

嗯!碎布头得留着。

万一以后道袍破了,打补丁能好看一些。

可不能便宜那个要饭的。

一边想,路过一处炊饼摊的时候,他摸了摸怀里那所剩无多的几个大子儿,花了五文钱又买了几个饼子。

这下雪天儿的,大人能抗住,小孩子若是吃不饱……很容易出问题。

天知道伍瘸子那个没良心的王八蛋,会不会把自己昨天给他的辛苦费直接买了酒喝。

他要真敢这么做,一会贫道给那群小要饭的饼时候,他敢吃,贫道就打掉他的一嘴牙!

脑子里想着似是而非的恶趣味,怀里揣着温暖的饼子,一段路的功夫,他来到了伍瘸子的总部。

门,是开着的。

李臻往里一看……哟呵?

新鲜了啊。

这么大的雪,伍瘸子竟然上钟了?

啧啧,这么勤快当什么乞丐?去给人家当个跑腿儿啥的不也能混个温饱啥的么?

打定主意一会好好埋汰埋汰这臭要饭的,他也不走了,直接往这破屋里一待……还在屋子里翻出来了一些柴火。

哈哈~

臭要饭的,你吃贫道的饼,贫道烧你的柴。

公平吧?

找到了火折子,他在那个破水缸底儿改的碳盆前,看着开始冒烟的柴禾,舒服的盘腿坐了下来。

从昨天到现在……他一点都没合眼。

这会也想休息休息了。

于是,几个呼吸间,便进入到了一种玄而又玄的状态。

内观星河,他看着那只是瓶中出现了一丢丢星辉的几个瓶子,又想了想今天和昨天差不多的客人……

心说难不成这星光增长的大小,不是和观众有关?

那是什么?

钱财?时长?

黑暗的空间内,他的思绪翻滚。

最后决定等哪天在遇到榜一大哥的时候试试。

接着便进入到了入定的状态。

破院当中,篝火青烟徐徐,屋外风雪正疾,屋内金光点点。

修炼了约莫一个多时辰,李臻缓缓睁开眼。

身体的疲惫一扫而空。

他看着逐渐变暗的天色,有些疑惑……

伍瘸子和那群孩子怎么还不回来?

这天都快黑了。

目光落在已经燃尽的炭火上面。

他想了想,掏出了怀里尚有余温的饼,放到了柴禾堆上面。

伍瘸子回来后肯定得生火,到时候看到这个饼,但凡有点良心都应该知道是爷爷我送来的。

接着便提着包袱跨步出门,踩着越来越黑的天色,往山上去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