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36.我把自己卖了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25

在后厨磨一磨噌噌噌的吃完了一碗汤饼。李臻算多多少少有力气干活儿了。说书人靠嘴皮子,但更靠的是脑子。但是这几天吃的挺饱,一顿饭不吃也没事儿。可能会吃饱饭了为什么要饿着呢?抬起头看了看天色,他喝干了那碗可以用来煮面条余下的汤。原汤化原食嘛。一抹嘴,他直接回到了前李臻算是多多少少有力气干活了。。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36.我把自己卖了》精选

在后厨磨磨蹭蹭的吃完了一碗汤饼。

李臻算是多多少少有力气干活了。

说书靠嘴皮子,但更靠的是脑子。虽然这几天吃的挺饱,一顿饭不吃也没事。

可能吃饱了为什么要饿着呢?

抬头看了看天色,他喝光了那碗用来煮面条剩下的汤。

原汤化原食嘛。

一抹嘴,他直接来到了前厅。

就这么一碗汤饼的功夫,酒肆里又多了两桌客人。

楼上还有些动静。

李臻不敢在耽搁了,往桌前一坐,掏出了怀里的扇子,醒木……然后嘴角一抽。

手绢给人家当孝帽子了。

有些尴尬。

不过不影响。

有醒木和扇子就开说。

看着几个目光灼灼的客人,他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醒木:

“说书唱戏劝人方。”

“三条大道走中央。”

“善恶到头终有报。”

“这人间正道……”

“啪!”

“是沧桑!”

……

九头案的故事画面其实是很抽象的。

因为它是一个场景中间,不停的来回穿插一些新东西。

对说书人的描述能力要求很高。

说不好的,大家听着就迷糊,因为它这种一会东一撇,一会西一捺的叙述模式,如果你说的乱,那观众听的就乱。

可如果你说的够清楚,那么整个一宗案件,这九头十三命就是一出精彩绝伦的大戏。

李臻前世说这段书……或者称呼为“单口相声”已经不下几十次了,手段拿捏的很稳当。

虽然榜一大哥没来有些遗憾,但就这这么多观众,他也够吃的了。

从老西儿发现幡儿上是三颗人头为引子,引出来山东掌柜因为自己那刚新婚就死了的闺女而怒杀自己的女婿“小力巴儿”,多出了一个人头。

这段原因解释清楚,转头又转到了马三儿身上……

叨叨叨叨的,时间也就来到了中午。

这会儿,满屋子的客人都在跟着他的描述,仿佛成了这书中的看客,跟随着一个个角色的视角,在“现场”观看着他们或者为了泄愤,或者因为恐惧,而砍掉一颗又一颗的人头。

李臻说的形象,无论是怎么杀的,怎么砍的,还是中间偶尔掺杂的一些包袱笑料。

一段《九头案》说的是动人心弦。

偶尔换气的功夫,看着这群客人那渴望的小眼神,他心里就合计着,今天是不是又能召唤出来一个塔大。

俩塔大合了一个金色塔大。

那要三个塔大呢?

是不是就变成白金了?

那会不会有四个、五个、六七个塔大?

钻石?大师?最强王者?

这么多塔大用来干嘛?

融合在一起后召唤神龙吗?

一边说,一边想。

而就在这时……忽然就听见外面的天空之上“咔嚓”一声!

一道白日惊雷在众人头顶炸起。

这雷声很大,把所有人都从李臻描绘的故事当中给惊醒了。

实话实说,李臻自己都吓了一激灵,以为是三清后知后觉的要来劈他。

这雷声……可当真不小。

而这时,用来挡着门口御寒的帘子忽然摆动起来。

起风了……

……

“迈步到这咸菜坛子前,这么一打开,马三儿心说我把人头放这吧。然后我得赶紧走!此地,不可久留!可是呢,这坛子盖儿一打开……哟呵!这坛子里面,还有一颗人头!”

“哇!!!”

听到李臻的话,酒肆里面响起了阵阵惊呼。

李臻话没停:

“而且啊,这人头,脸儿冲上!马三儿一瞧……诶?二哥!”

“啪!”

醒木一拍。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顶着俩黑眼圈的道士,在几个熟客连翻白眼的模样下,说出了这么一句该千刀万剐的话语。

……

“啧。”

看着手里不过十来文的赏钱,李臻摇了摇头。

曲掌柜在一旁直翻白眼:

“行了!我就问你,明天有准不!?”

“有,放心吧您馁。”

李臻应了一声,拱了拱手:

“曲掌柜,明儿见!”

说完迈步而出。

刚出门,忽然脸上一凉。

仰头看了看……天空之上不知何时飘起了鹅毛一般的雪花。

下雪了……

李臻摇了摇头,直接出了后门,朝着老郑婆子家走去。

这雪下的可是不小,李臻顶风冒雪的刚走到了西市口,一眼就瞧见了娥女后领子插了个黄标,而她面前正站着一家三口似乎正和她说着什么。

他一愣……想了想,没在继续往前走,而是驻足而望,见男主人约莫四十来岁,身披大麾,大麾之下是一双硬底儿的皂靴。

身旁还跟着一个妇人,妇人也披着披风,瞅那毛色,似乎是兔毛的。

而妇人还牵着一个手里拿着个黄铜小暖炉的小女孩。

女孩应该比娥女小一两岁,个头还不及她。

那中年男人正指着妇人拉着的那小女孩说着什么,接着就见娥女跪在了小女孩面前磕了个头。

在女孩有些茫然的目光下,站在了她身边。

中年男人笑呵呵的拔掉了娥女后脖颈上的黄标,掏出了钱袋。

数了数后,一连串的铜钱交到了娥女的手里。

李臻瞅那数量,估摸着也就是100文左右。

不由得叹了口气。

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一个大活人,100文就给卖了。

甚至还不如一张纸,一把扇子值钱。

可这世道就是这样。人家买了你,可不还是要供你吃饭么?

能去给这富户人家的小姐当丫鬟,至少以后吃喝不愁了。以后若是能给小姐做陪嫁丫头,嫁了一户好人家,生个一儿半女,这日子也算是有盼头了。

而娥女在接过了钱后,就要往西市里面走。

结果一扭头,就看到了李臻。

“道长!”

看到李臻那一刹那,女孩立刻举起了手中的铜钱,朝着李臻这边跑了过来。

可李臻却一个闪身,消失在了自己刚走出来的巷子里。

“道长!”

“道长?!”

“给你钱!我把自己卖了!给你钱!”

躲在一户人家的院内,他听着外面清脆的呼唤,一声不吭。

虽然郑婆婆的葬礼是他弄的,可在怎么着……他也不至于要一个孩子的卖身钱。

所以任凭娥女如何呼唤,就是不回应。

最后,一阵中年人与妇人那“这钱自己攒着”的嘈杂声中,女孩的声音渐行渐远。

李臻翻墙出来,在巷子口远远望着娥女跟在那女孩身后的背影,低声的祷告了一句:

“福生~无量天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