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33.阴阳共济,可得长生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24

就这鬼天气,又是雨又是雪的,家家户户是都不愿意出门。除非是真有事。不然比起出门,哪怕在家无聊点,可烤着火,身上暖呼呼的,也比在外面强吧?但凡是总有例外。且末城中最豪华的酒楼,名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33.阴阳共济,可得长生》精选

就这鬼天气,又是雨又是雪的,家家户户是都不愿意出门。

除非是真有事。

不然比起出门,哪怕在家无聊点,可烤着火,身上暖呼呼的,也比在外面强吧?

但凡是总有例外。

且末城中最豪华的酒楼,名叫蓬莱居。

它的位置就在且末城县衙这条最宽阔的街道上面。

而之所以它是最豪华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

这是且末县大老爷的胞弟开的而已。

有大老爷在那坐镇,这地方装修什么的就不说了,本地凡事有点名望的也都喜欢往这里钻。

大老爷就经常来这边吃饭,若是遇见了,能攀谈几句……

保不齐哪天就能搭上线呢。

更何况,这里的环境确确实实要比城中的其他酒楼好上一大截,来这里喝酒聊天也是一种享受。

而今天中午,蓬莱居来了一桌贵客。

那便是山上天君观的三位道长。

普通的百姓对天君观的认知无非就是“比处女观强”的一处烧香祈福之地而已。可对于蓬莱居的主人,大老爷的胞弟崔掌柜来说,这天君观所代表的东西……可就很耐人寻味了。

在且末这一亩三分地里面,要说谁的权威最重?

那自然是城中的守备将军薛如虎了。

虽然薛如虎品级不高,可他的身份很特殊。

根据自己大哥的说法,这位薛如虎将军的家姐,是博陵崔氏某个大人物的小妾。大名鼎鼎的“五姓七家”之人。

哪怕只是小妾,可亦没人敢小瞧。

更何况,这位薛如虎将军也是个不简单的角色,据说和唐国公家的某位门客有关系,加上一身武艺强悍,是个不可多得的虎将,被唐国公所赏识后,主动请缨,来镇守边关。

边关是三年一轮换,而这位薛如虎将军来到这,算今年已经是第三年。

待到明年开春轮值结束后,三年的边境苦寒之功,换回来的可能就是平步青云。

不可小觑。

而与之相比,自己大哥那点小小的靠山简直排不上号。

不然也不至于沦落到这边塞小城当个普通的县大老爷了。

所以,首先,这城里最不能得罪的,就是这位薛如虎将军。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位薛将军也不是什么莽夫,恰恰相反,他很聪明。这三年和自己大哥相处的也还算愉快,双方井水不犯河水,你敛你的财,我谋我的功绩,互不打扰。

而第二个不能惹的,便是这天君观了。

至于具体为什么……大哥没说。

只是告诉了自己,若是看到了天君观的道长们来,好吃好喝的供着,一分钱都不许要。等走的时候,在奉上一笔银钱。

不多问,不多言。

崔掌柜尤记得,大哥当初说这话时,那种讳莫如深的态度。

哥俩在这边塞小城,心里都明白……这辈子恐怕高升无望。也不想大笔大笔的银钱砸到靠山身上,换来的是一个屈居人下的职位。

俗话说宁为鸡头不为凤尾。

且末荒是荒了一些,但油水亦是不少。

离家呢,也近。

崔掌柜在这边一座蓬莱居,一座青楼,每年也是大笔银钱的赚着。与其去给人当孙子,倒不如自己在这边境之地当大王。

这几年……世道忒乱。

陛下三征高丽之后,隔三差五的就有反贼出来。

关中太危险,反倒不如这边安全。

虽然要提防妖族来犯……可妖族和人族的和平已经持续好久了,且末城每年最大的进项也是从关内的一些走私商队,去和妖族的一些部落做生意。讲道理应该是打不起来的。

与其这样,不如在且末安安生生的做几年山大王,赚够了银子,到时候等母亲去世,丁忧之时,回老家安排布局一番,银子开路,弄个闲职,娶上几房小妾,岂不美哉?

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事最好。

而这天君观,就是这且末城中,和薛将军并齐的“不能惹”的那一撮人。

特别是今日来的,可是天君观的二把手,那位神通广大的丘道长的同门师弟陆道长,这位就更不能惹了。

不仅不能惹,还得当爷爷那么供起来。

而这位陆道长的来意,崔掌柜也不清楚。

大早上的顶风冒雨的就过来了,也不吭声,要了个视野最好的单间,以及几个小菜和一壶酒,就这么门一关……

这都待了一上午了。

一点动静都没有。

崔掌柜的心里也咚咚咚的跳。

这位……到底是干嘛来的?

……

“呼……”

一口酒下肚,自斟自饮的陆道长看着窗外那雨雪交加的天气,眼里满是挣扎之色。

而坐在他对面的那俩道士一上午都没动弹分毫。

负剑,闭眼。

仿佛两尊会动的木偶。

陆道长并不奇怪。

这俩道士已经不是正常人了。

他们是道门这几年复原上古丹方的产物。

在他们尚是正常人时,一个个都是连出尘是何物都不知的废物。后来,门内之人炼出了上古时为了加快产出能与妖族战斗的即战力,而专门研究出来的剑丸内丹。

以秘法在他们身上种下后。

这些人一日出尘,可从此也失去了身为人的一些情感。

没有任何七情六欲,只知修炼与杀戮。

说是木偶也不奇怪。

自己和师兄二人来到且末,一共带了4个,统称为四剑侍。名字也是从一到四的排列。

至于他们的真名……已经没有必要了。

或许连他们自己都不记得了。

想到这……陆道长不得不感慨,吾辈上古炼气士之神通广大。

能战胜妖族,把它们赶走,当真是不可想象之伟业。

更何况,随着这些上古丹方被复原,当年那些前辈天马行空的想法也逐渐被他们所掌握。

了解的越多,陆道长便越发心驰神往。

他们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可想到这时,他的思绪不可避免的又联想到了自己今日要做之事……眼底里再次出现了些许挣扎。

他今日来,是为了寻一味药引。

寻炼制长生丹最重要的一味药引中,炼制药引时所需的药引。

而这药引是什么?

答案很简单。

人食妖,换血脉,得长生。

而若想要中和妖物血脉里兽性狂乱之毒,有什么比人当药引,更合适呢?

孤阴不生,孤阳不长。

阴阳共济,可得长生。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