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32.银指痕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23

娥女买水的速度迅速。香刚烧了一半,人就回去了。小女孩冻的哆浑身哆嗦嗦,捧着一碗水,回到了奶奶面前。然后又哭了出。“莫要哭了。”李臻完全停止了诵经,说了一句后,大声地叫道:“生者规避!!”除了一名岁数跟孙掌柜差不多的抬棺八仙,其他人干脆是出屋,干脆是香刚烧了一半,人就回来了。。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32.银指痕》精选

娥女买水的速度很快。

香刚烧了一半,人就回来了。

小女孩冻的哆哆嗦嗦,捧着一碗水,来到了奶奶面前。

接着又哭了出来。

“莫要哭了。”

李臻停止了诵经,说了一句后,高声喊道:

“生者回避!!”

除了一名岁数跟孙掌柜差不多的抬棺八仙,其他人要么是出屋,要么是在院子里扭过了身子。

李臻没有。

他是道士,不在红尘中。

而那名抬棺八仙的老头要么是哑巴,要么是聋子……

总之必须得天缺一门,才能应下这个活。

等该转身的都转身之后,老人走上前来,单手压住了老郑婆子脸上的布,接着用一种巧妙的手法一顶,老郑脖子的后背便悬空了。

接着,按在老郑婆子脸上的手从腰间一抽,也不知道从哪就抽出来了一团麻布,盖在了老郑婆子的上半身。李臻这时才对娥女说道:

“把手探里面,给奶奶净身!”

娥女满脸恐惧。

止步不前。

见状,李臻柔声说道:

“放心,奶奶会很开心的。洗去凡尘污秽,咱们也要让奶奶走的安心一些。”

娥女这才哆哆嗦嗦的把手里的布蘸湿了水,手探进了麻布里面。

……

一番忙碌,从净身到换上了一身体面的衣服,最后,八仙抬着尸首装进了棺材。

而有的邻居已经帮娥女铺展好了一卷席子,上面还用一些破烂衣服做遮挡,好不至于让她跪的时候那么凉。

而等娥女一边哭一边跪下来后,李臻也重新坐到了蒲团上开始念诵经文。

邻居们挨个上前吊唁,无论是鞠躬还是叩首,娥女统统以叩头还礼。

接着,来吊唁的邻居们在哭两声,最后起身作揖离去。

而全程,屋子里的李臻口中都在念诵经文。

老郑婆子已经耽搁了一天了。

他今天要念一天的经文,一直持续到明天一早。

因为第三日是出殡。

出殡他可能还要跟着。

谁让他应了这个活呢……

很苦,很累,很枯燥。

可是一想到在自己最彷徨无助的时候,这些伸手帮过自己的人们,他就没法坐视不理。

而此刻的时间……已经来到了晌午。

……

同福居。

窗外雨雪交加。

酒肆的一楼气氛更是冰冷无比。

曲掌柜这一上午心肝脾胃肾都在颤,看着那坐在最靠近柜台的桌前,一壶酒,一碟炒豆子,身披狐裘静坐之人,只觉得这会手脚冰冷无比。

那位大人……从酒馆一开门就来了。

然后……就这么坐了一上午。

一言不发。

可却让曲掌柜仿佛身在地狱。

牛鼻子……不是,李道长……你怎么就敢放那位的鸽子啊!!!

昨天不是说好的么?

今天上午,三颗人头!

你怎么就敢放这位大人的鸽子!?

你……你……你……

你不要命了吗!

而此时此刻这位大人酒壶以空,豆子倒是满的,压根没吃几颗。

可曲掌柜却不敢去换……

生怕这位大人抽出腰间那把一看就不是什么凡品的宝剑,砍下了自己的头。

甚至一上午都没敢挪地方。

这会被尿憋的快受不了了。

可如何是好!?

而就在这时,就在曲掌柜陷入到“要不要给这位大人续一壶酒”的挣扎之时,却见狐裘大人忽然站了起来。

曲掌柜的心顿时提到了喉咙眼。

接着……

“哒哒~”

一颗不大的银豆子落在了桌子上。

狐裘大人仿佛没看到曲掌柜一般,就这么离开了。

“???”

曲掌柜一懵……

可直到对方走了之后,心里的那口气仿佛泄掉了一般,直接瘫软到了柜台后面。

“呼……呼……呼……”

他剧烈的喘息着。

身上,是半点气力都没了。

而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掌……掌柜的!”

上气不接下气的张小二浑身湿漉漉的跑进了屋。

“……掌柜的?”

没瞅见人,张小二一愣。

忽然听到柜台里面传来了一声虚弱的声音:

“我在……这……”

张小二一探头:

“哎呀!掌柜的!”

赶紧绕到柜台里面,把自家掌柜的搀扶起来后,他有些惊慌的问道:

“掌柜的您怎么了!!”

曲掌柜摇头,死死抓着张小二的手:

“那牛鼻子在哪!!!”

他咬牙切齿,面目狰狞。

张小二被抓的那叫一个疼啊……可却不敢耽搁,快速说道:

“我刚打听清楚,西市口那,专门给人洗衣裳那个驼背郑老太太死啦!李道长去给人做法事去了!”

“……啥!?”

曲掌柜这会儿真的恨不得杀李臻的心都有了。

死了一个驼背老太太……你个王八蛋竟然去给人做法事去了?

一个驼背老太太能给你多少钱!?

给那位大人听高兴了,银钱不是大大的?!

现在倒好,人肯定是得罪了……

搞不好连带着我也恨上了!

牛鼻子!

你可太不是人了!

我那只鸡白杀啦!?

可想归想,他是真的怕。

赶紧对张小二说道:

“还不赶紧把人给我喊回来!!!”

“啊……是!”

张小二点点头,赶紧又跑出了酒肆。

而曲掌柜算是多多少少心安了一些,用手撑着柜台缓了好大一口气,他一步一晃荡的来到了狐裘大人坐过的桌前,捡起了那颗桌子上的银豆子。

这壶酒和炒豆子肯定是用不来这么多钱的。

白赚了!

人也找到了……

只要喊过来,不管是那位大人下午自己来,还是说……派人来抓,好歹,他算是有个说头了。

要抓,尽管抓,事情是那牛鼻子惹出来的,和我可没关系……

正想着,忽然觉得这银豆子有点不对劲。

低头一看……

“嘶~~~~”

只见那银豆子上,有一个清清楚楚的指痕轮廓。

难不成是那位大人捏的?

我的妈啊!

这得多大的力气?才能把这银豆子给硬生生捏出一个指印来!?

得多生气,才会如此这般!?

想到这,曲掌柜的脸色是越来越白,逐渐白的都没血色了。

只觉得这颗豆子似乎有千斤重一般。

同时……环视着因为看到了这位大人,而不敢多留,导致空荡荡的酒肆,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牛鼻子……你害苦我了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