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30.太上洞玄灵宝救苦妙经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22

郑媳妇子家离伍瘸子的总部但是有一段距离的。俩人这一路上横穿过了两条大陆,过了三个坊门,这刚到了一户看出来有些破落的小院门口。门上挂着一把锁。一看就没人。李臻转头对伍瘸子问着:“郑婆婆的尸首……在哪呢?”“还能在哪,屋子里呗。前天衙门的人就给送去俩人这一路上穿过了两条大陆,过了三个坊门,这才到了一户看起来有些破败的小院门口。。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30.太上洞玄灵宝救苦妙经》精选

郑婆子家离伍瘸子的总部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俩人这一路上穿过了两条大陆,过了三个坊门,这才到了一户看起来有些破败的小院门口。

门上挂着一把锁。

一看就没人。

李臻扭头对伍瘸子问道:

“郑婆婆的尸首……在哪呢?”

“还能在哪,屋子里呗。昨天衙门的人就给送来了。”

伍瘸子随口来了一句,左右看了看,指着一处住户那有些挡雨之地的房门:

“走吧,去那等。”

“……你去,我翻进去吧。唉。”

叹了口气,他把伞递给了伍瘸子。

伍瘸子自然不能陪他一起翻墙。

他也翻不过去,便点点头:

“行,那我在这等着小崽儿们回来……你要是害怕,记得喊我啊。”

“……”

李臻嘴角一抽……

其实他倒也不怕。

在给师父守了个头七的灵后,身为道士的他心态就有些不一样了。

面对这种前世避而不及的生老病死,他现在与其在外面等,倒更愿意去里面给这一辈子命苦的郑老太太念念经。

别的不说,这《太上洞玄灵宝救苦妙经》他是背的滚瓜烂熟。

于是摇摇头,身子一跃,没多高的土墙便翻了进去。

“……??”

伍瘸子一愣……

轻功?

这牛鼻子竟然会武功!?

……

院内,因为下了雨,一片泥泞。

李臻下意识的把腰猫了起来。

没办法,他怀里还有一把几百文的扇子呢。

接着走进了院子里唯一一个能住人的土坯房。

推开门。

果然,正门口便停靠着一具佝偻的死尸。

死尸用白布盖着脸,还少了一只手。

不用问,肯定是郑婆婆了。

同时,尸体停靠的床下面,还有一个陶盆,里面是一些燃尽了的黍稷杆子。

这个时代还没有什么纸钱之类的。

纸太贵了。

《礼记·礼运》上说:“夫礼之初,始诸饮食。其燔黍捭豚,污尊而抱饮,蒉桴而土鼓,犹可以致其敬于鬼神”。意思是说,祭礼起源于向神灵奉献食物,只要燔烧黍稷并用猪肉供神享食,凿地为穴当作水壶而用手捧水献神,敲击土鼓作乐,就能够把人们的祈愿与敬意传达给鬼神。

所以烧的都是这种黍稷杆子。

杆子并没多少。

毕竟这玩意除非特意留下,否则也只有在棺材铺或者扎纸店能买到。

要钱的。

屋子里的味道也不好闻,也不知道是尸体还是长年累月某种东西发霉……总之有股腐朽的臭味。

李臻叹了口气。

“唉……”

左右看了看。

找到了一个破破烂烂的蒲团。

想来这是郑婆婆平日礼神祭拜时用的。

就在供桌下面。

供桌上呢,分别是她老伴、儿子、以及一个简单的老君泥塑。

巴掌大小,落满了灰尘。

除了这些,整个屋子里便是一些破烂。

什么都没有。

更别提棺材了。

郑婆婆,算是对他有恩吧。

毕竟,听到了师父死的时候都尿裤子了,她二话不说拿出来了自己老伴儿留下来的算是最齐整的一套干净衣裳给换上的。

如今……

回忆着前日时,那半块饼子……李臻忽然体会到了一种世事无常的无奈与悲哀。

把蒲团拿到了因为驼背而不能平躺的郑老太太尸首旁边,李臻用木盆打了一盆清水,净了净手后,坐在了蒲团上,左手握着了郑婆婆仅剩下的一只手。

手冰冷,僵硬。

此刻,他面容肃穆,右手掐道指,口中低声念诵:

“尔时救苦天尊,遍满十方界,常以威神力,救拔诸众生,得离于迷途,众生不知觉,如盲见日月。”

“我本太无中,拔领无边际。庆云开生门,祥烟塞死户。初发玄元始,以统祥感机。救一切罪,度一切厄。渺渺超仙源,荡荡自然清。皆承大道力,以伏诸魔精。”

“空中何灼灼,名曰泥丸仙。紫云覆黄老,是名三宝君。还将上天气,以制九天魂。救苦诸妙神,善见救苦时。天上混无分,天气归一身。皆成自然人,自然有别体……”

《太上洞玄灵宝救苦妙经》从他口中缓缓诵出。

一遍又一遍。

而当第五遍诵读完时,他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牛鼻子!郑家丫头回来了!”

李臻没吭声,又开始了第六遍。

很快,房门口出现了伍瘸子,以及一个瘦弱的身影。

其他那几个孩子没敢跟过来。

毕竟是死人了……孩子们也害怕。

瘦弱的小女孩后脖颈还插着一个草标,看到了握着奶奶手的李臻,呜呜呜的低声哭了出来。

若是平时,李臻看到了这最多不到10岁的小姑娘后,一定会问伍瘸子一句“你怎么看出来她长的好看的”话语。

毕竟……这面黄肌瘦的模样可真跟“美人坯子”这词儿不挨着。

可现如今他却没有,只是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念诵着《太上洞玄灵宝救苦妙经》。

足足念了九遍后,这才停了下来。

最后念诵道:

“天尊说经教,引接于浮生。勤修学无为,悟真道自成。不迷亦不荒,无我亦无名。朗咏罪福句,万遍心垢清。尔时飞天神王及诸仙众说是颂毕,稽首天尊,奉辞而退。孝子少痛……置奉身后之事。福生,无量天尊……”

说完,对着尸体一礼。

礼毕,松手。

他看着已经跪在地上邦邦邦给自己磕头的小女孩,直接给对方搀扶了起来。

没说别的,直接问道:

“爷爷和爸爸葬在哪,知道么?”

“呜呜……嗯!”

看着小女孩呜咽着点头,李臻又叹了口气。

接着把手往怀里摸了摸。

一长串铜钱被拽了出来。

给伍瘸子看的一愣。

就见李臻一枚一枚的开始数,最后数了170文钱后,十文递给了伍瘸子。

“……”

伍瘸子似乎明白了李臻的意思,看着递到面前的铜钱……点点头,接了过来。

接着,就是那剩余的160文钱。

两把钱都接过来后,他扭头说道:

“我一会儿让小崽儿们先把黍稷杆子送来。”

说完便拄着拐棍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而李臻则摘掉了女孩背后的那根草标。

“好啦,不哭了,有贫道在,你奶奶会走的很安详的。”

他用最温柔的声音,对女孩说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