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28.挡刀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22

其实李臻早已意外发现了有人来了。打坐交流天地之炁时,他周遭的一切环境便犹如静止不动的湖泊像。任何与此前这方天地不合谐的东西踏入进去,都要让湖水不会产生阵阵涟漪。而通过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他能“看见”来的人恰恰自己这榜一大哥。但是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停在了静坐沟通天地之炁时,他周遭的一切环境便如同静止的湖泊一样。任何与此前这方天地不和谐的东西踏足进来,都会让湖水产生阵阵涟漪。。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28.挡刀》精选

其实李臻早就发现了有人来了。

静坐沟通天地之炁时,他周遭的一切环境便如同静止的湖泊一样。任何与此前这方天地不和谐的东西踏足进来,都会让湖水产生阵阵涟漪。

而通过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他能“看到”来的人正是自己这榜一大哥。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停在了门口不进来,但这会感受着体内那一分一秒都在壮大的先天之炁,他并没有着急睁眼。

直到对方的咳嗽声引得这方天地的震动更加明显,才睁开了眼睛。

目光平时站在门口的狐裘大人,李臻笑的很干净。

在这位狐裘大人眼里,这个穷道士笑的没有任何谄媚。

干干净净。

哪怕道袍破烂,哪怕他头上的道髻也只是用一根小小的木棍扎在一起的……

可越是这样,反倒越让人有一种……道法自然的和谐。

通透,舒服。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见过大人。”

看着他起身作揖的模样,狐裘大人回忆着刚才自己的那一丝恍惚,点点头:

“嗯。道士,你这道观可够破的。”

听到这话,狐裘大人的眼眸之中,那道士原本干干净净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窘迫。

没来由的,他心情似乎好了一些。

不等对方回答,直接踏步走了进来。左看看,右看看,最后目光落到了李臻身后的三清殿中。

“……”

当看到三清殿里那一片狼藉时,饶是他见多识广也真的不免一呆……

看着李臻忍不住问道:

“这里是本来就这样……还是说……”

李臻苦笑了一声,摇摇头:

“是遭了贼人了。今早出门时还好好的,回来时已经成了这样。”

“哦?”

狐裘大人的声音里充满了意外。

接着安静了下来。

好似在思考。

约莫过了几息时间,忽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怕是替人挡了灾罢?”

“……?”

李臻一愣,心说难不成这位知道些什么?

可狐裘大人却不再多言,而是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

“也罢,我也只是来这东山上转转,原本还想烧柱清香,谁想到成了这般。“

说着,斗笠摇动了两下:

“道士,今日上午可真没说错?三颗人头?”

李臻笑着点点头:

“自是没错。”

“……好。”

狐裘大人点点头,扭头便走。

李臻也没留的意思,抱拳拱手:

“贫道恭送大人。”

“嗯……”

应这一声,狐裘大人已经走到了门口。

临要踏出门之时,忽然身子一顿。

没偏头,而是背对着李臻问道:

“道士,你的道号是什么?”

“回大人。”

李臻恭声说道:

“守初。”

“何解?”

“呃……师父给取的。”

听到这话,狐裘大人若有所思……接着不知道怎么的,就抬头看了一眼道观的门框。

一步踏出时,留下了一句话:

“明日,可要准时。”

出门后,他这才扭头,斗笠之内的目光落在了那“处女观”上面。

似乎明白了什么,轻笑了一声:

“哈~”

“大人。”

这时,薛将军走到了狐裘大人身边,眼睛下意识的看了道观里面一眼。

当看到那凌乱狼藉的园子,免不得一呆……

可狐裘大人却没多说,扭头便离开了。

薛将军不敢多言,径直跟上。

俩人走了大约百步的距离,忽然,狐裘大人驻足停了下来。

“薛将军。”

“末将在。”

“给周围三城发信,这几日多派出探子,密切监视妖族一举一动。”

“……大人?”

薛将军似乎有些不解,可狐裘大人也不解释,只是目光看向了天君观的方向。

而薛将军却不知为何,在狐裘大人身上看出了几分挣扎的模样。

最后,无事发生。

狐裘大人没有解释自己为何发出这种命令,一步一步朝着山下走去。

……

榜一大哥悄悄的来,又匆匆的走。

没来由的,让李臻想到了那些在土豪面前失宠的主播……

哑然失笑,他重新坐到了蒲团上,让自己的心思再次沉静了下来。

没多久,点点金光再次从他周身浮现。

人与自然和谐的融为了一体。

就这样,一夜过去。

大清早,李臻打了个响指。

金光灿灿的塔大和李寻欢同时出现。

“去砍柴!”

塔大乖乖的领命而去。

李臻洗漱了一番后,看着还在孜孜不倦劈柴的塔大,又看了看旁边负手而立的李寻欢,没来由的有些嫌弃……

再是小李飞刀又怎么了?

你的刀在快,能劈柴吗!

塔大+1分。

接着,他来到了自己的卧房,拿起了昨晚收拢好的粗面。

他是不会吃了,毕竟老鼠屎都掉上面了。

但伍瘸子总不会嫌弃了吧?

一个瘸子当爹要饭也不容易……饿极了怕是老鼠都吃,何况老鼠屎?

更何况……贫道不说,他上哪知道去?

更更何况,你一个要饭的叫花子讲究那么多干嘛?贫道这半口袋粗面可是几个大子儿买回来的。

不管你要钱已经够意思了。

拿着那半口袋面来到了厨房。

如果说昨天那贼人最讲究的事情是什么?

恐怕就是没砸了他的锅。

不然他真的要骂对方祖宗十八代了。

烧锅,倒水,熬粥,揉面……

等把一锅粗面饽饽揉好了,刚打算丢到已经开了的锅里,他才忽然意识到一件事……

染上老鼠屎的饽饽和粥是一锅出来的,那自己这不是……

妈耶,好悬。

赶紧把蒸笼放到了一边,耐着性子等粥熬好后,才用刷锅水把饽饽给蒸上。

一顿咸菜粥饭吃完,饽饽也好了。

他拿着个陶罐把这些饽饽都装好,上面用布盖住,打算给伍瘸子吃口热乎的,直接走出了道观。

今天的天气不怎么好,比起昨天差多了。

天阴沉沉的。

“不会要下雪吧?”

看着这天色,他喃喃自语。

结果刚走了两步,忽然觉得脸上一凉。

雨点夹杂着一丝丝雪花直接落留下来。

“呸,贫道这乌鸦嘴。“

无语的赶紧跑回了道观,拿出了那把破了一个洞的油纸伞,他一步一步朝着山下走去。

那模样远远看去还有些狼狈。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