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27.残阳映照道人脸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21

新护法李寻欢作乐是出了。可李臻却又把老君给开罪了。估么着这普天之下,敢对灵宝天尊这么不敬的,也就他这么一个不正儿八经的道士了吧?望着那散发出着金光的塔大,和一团薄雾共同组成的李寻欢作乐,李臻这一次是真敢胡来了。烟雾与金光散去。他拎着蒲团就回到了灵宝天尊殿的门口。可李臻却又把老君给得罪了。。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27.残阳映照道人脸》精选

新护法李寻欢是出来了。

可李臻却又把老君给得罪了。

估摸着这普天之下,敢对三清这么不敬的,也就他这么一个不正经的道士了吧?

看着那散发着金光的塔大,以及一团薄雾组成的李寻欢,李臻这次是真不敢乱来了。

烟雾与金光散去。

他拎着蒲团就来到了三清殿的门口。

他真不敢了……

生怕雷劈到自己。

坐在门口重新摆出了一个五心朝元的姿势,黑暗星空再次浮现。

果不其然,原本那几个围绕在他身边的瓶子里,金色的星星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经验,是同步的。

那么,也就是说,如果自己到时候去书馆里说《小李飞刀》,李寻欢也能升级呗?

怎么感觉有点像以前玩过的自走棋呢?

他心里有些荒唐的想法。

最后在这黑暗空间里收拢了各种各样的心思,重新镇定了下来。

他开始沟通炁感,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现在的他只会一个用来护身的金光咒,而金光咒并非通过这些星光,而是通过自己体内的炁来修炼。这一点是不能偷懒的,只能实打实的感知天地之炁,纳入己身。

不管是昨晚那俩袭击自己的人,还是今天那位使着官银的榜一大哥,以及眼前这处女变大娘的狼藉……都代表着一件事。

那就是……这且末在看似平常之中,隐藏了一些东西。

他没兴趣知道隐藏了什么。

可也不甘心做一头任人宰割的猪。

说归说,笑归笑,真到事情上了要是选择了躺平,那可就太窝囊了。

而一进入到修炼状态,他又感觉到了一些不同。

自己对天地之炁的感应,与修炼速度比起昨晚又增加了许多。

仔细感觉了一下,如果说……昨天的吸收速度是一倍,那么今天这修行速度明显更加快了一倍。

而冥冥之中,那一倍竟然是从李寻欢身上传来的。

“……”

李臻觉得自己似乎成了懂王。

这不明摆着么?

多了一个李寻欢,就多了一倍的练炁速度。

那么如果自己在召唤出来几个护法呢?

是不是吸收速度会更快?

一下子,他就有目标了。

说书---得到大经验---召唤护法---增加修炼速度。

同时。

说单本的书---得到小经验---升级护法---增强实力。

好家伙……真就是自走棋一条路走到黑?

哪怕是在修炼,他的嘴角都忍不住抽动了一下。

但马上就恢复了平静。

面容清秀的道士就这么坐在更显破败的道观门口。

冷风徐徐,古井无波。

似乎与自然融为了一体。

澄净,通透。

不多时,他的周身凭空出现了一些金光点点,开始一点点的朝着他的身子融了进去。

……

就在李臻入定的时候,狐裘大人带着薛将军正走在这崎岖的小路之上。

回忆着自己刚才走过的那三岔路口三条路那明显的对比,他扭头对薛将军仿佛闲聊一般,来了一句:

“看来,这处始观情况不怎么好啊。”

“回大人,末将一心卫戍城邦,对东山这三座庙宇的情况并不了解。”

听到这话,狐裘大人兜里微动:

“薛将军尽忠职守,乃军中典范。”

跟在他身后的壮汉眼里再次闪过了一丝激动,赶紧抱拳低头:

“谢大人夸奖!”

“嗯……哈,看到了。”

看着前方不远处的那座院子,狐裘大人发出了一声清脆的轻笑,踏步继续走去。

不到百息之间,便抵达了道观门口。

可当他看到了那“处女观”的名字时,步伐一顿……

其实这也很正常,十个人来处女观,九个看到了那牌匾的时候得露出无语的模样。

好在虽然那半个“台”字虽然被扣掉了,可还是能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

狐裘大人的斗笠微微摇动,冒出来了一句:

“还真够破的。”

这时,薛将军上前了一步:

“大人,末将这就去叫那道士出来。”

“慢。”

拦住了这壮汉,就如同刚才在天君观门口一般,狐裘大人一边朝着门的方向走,一边说道:

“到底是三清清净之地,薛将军身上虎威甚重,便在这门口等着吧。”

“……是。”

壮汉不敢反驳,只能答应。

狐裘大人走到了门口,发现门是虚掩着的,就没在敲门,而是直接推开门。

一眼,他便看到了那坐在三清殿门口的穷酸道士。

道士身上依旧穿着那破破烂烂的道袍,可却难以掩盖那清秀的脸庞。

同时,他还注意到了空气之中的那些点点金光。

“咦?”

不可避免的,他发出了一声轻咦。

这道士……是自己看走眼了?

竟然是一位修炼之人?

但马上他的注意力就被脚下给吸引了过去。

看着院子里那犹如被野猪拱过一般的地面,他顿时觉得有些凌乱。

这处女观是本就这么破败?

还是说……招贼了?

挖地三尺……这是多大的仇?

前脚见识过了天君观丘老道的障眼法,在看眼前这一片乱糟糟……

一股强烈的反差顿时让他有些迈不动步,下不去脚了。

这……这什么玩意啊!

同是道观,这一脚深一脚浅,简直是云泥之别!

而就在这时,天边的余晖穿透了院墙的一处豁口,刚刚好洒落在了李臻的脸上。

一片灿烂。

虽然道观小院破败,可此时此刻不停有金光入体的李臻那清秀的面容,在夕阳之光的照耀下……仿佛被度上了一层神圣的光晕一般。

让这位狐裘大人看到后都免不得有些恍惚……

甚至心里涌起了一股想法。

比起那看起来道风仙骨,头戴五岳冠、身披法衣的丘道长……

眼前这个道士才更像是一位入红尘却不染尘埃的方外之人。

他或许很穷,也没有什么法衣加身的宝相庄严。

甚至道袍都油乎乎的。

可却更像是一个道士。

清静无为,道法自然。

一时间,连狐裘大人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他竟然有些看呆了。

这一看,便是半炷香的功夫。

就在薛将军迟疑自己要不要上去看看情况时,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从道士的脸上消散。

狐裘大人咳嗽了一声:

“咳咳。”

道士身边那点点金光犹如受到了惊吓,缓缓消失不见。

那面容清秀的道士,睁开了澄净的双眸。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