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23.步步生莲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19

就在李臻所以家被贼人抄了,呆呆地的坐在三清殿那半个门槛上呆呆之时。东山头,天君观的侧门缓缓地重新开启。两名看出道风仙骨的道士穿着五色法衣,佛尘轻扫,手掐礼印走了出。的便出门时的道人呢,看上来岁数大一些,身着一身大红法衣。别的再说,单说这颜色,便代东山头,天君观的侧门缓缓开启。。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23.步步生莲》精选

就在李臻因为家被贼人抄了,呆呆的坐在三清殿那半个门槛上发呆之时。

东山头,天君观的侧门缓缓开启。

两名看起来道风仙骨的道士穿着五色法衣,拂尘轻扫,手掐礼印走了出来。

最先出门的道人呢,看上去岁数大一些,身穿一身大红法衣。

别的不说,单说这颜色,便代表着他在道门之中的地位,乃是仅次于黄紫二色高功的“上表”“祈祝”之职,地位可是不低了。

而身后那人则差一些,只是身穿青色法衣。但也只是落后了红衣一个颜色而已。

看到门口站着的俩人,领头那个岁数稍微大一点的道士上前一步,对那斗笠遮面,身披狐裘之人颔首说道:

“福生无量天尊,原来是特使大人到了,贫道有失远迎,还望大人恕罪。”

若李臻此刻在场,一定会认出来,这位不就是自己的榜一大哥么?

而这位狐裘大人呢,在听到了道士的话语后,斗篷微动,点点头:

“奉陛下圣命前来,丘道长无需多礼。”

听到这话,这位丘姓道长轻轻颔首,让出了侧门之位:

“既然如此,特使大人,请。”

“大胆!”

这时,那位薛将军又高喝了一声。

李臻听着搞不好又得翻白眼。

天天大胆大胆的,累不累啊?

“大人即然到来,天君观怎敢如此轻慢了大人!还不赶紧打开正门!”

“……”

“……”

听到这话,这俩道人脸色一阵古怪。

忍不住看向了那位狐裘大人。

而狐裘大人斗篷之下果不其然发出了一声轻笑:

“无妨,不知者不怪。薛将军,这正门为中,“中”为大上,是神道。除非陛下或者天师亲临,否则这门一般都是不开的。可知道了?”

“末将知罪!”

这薛将军认错的速度倒挺快,可低头之时,眼里却闪过了一丝得意之色。

显然,他不是不清楚这规矩,而是故意的。

接着,就听狐裘大人说道:

“嗯,候着吧。”

说着,他扭头看向了那位丘道长:

“道长,请。”

“特使大人,请。”

迈过了高高的门槛,三道身影消失在了天君观之中。

俩小道童快速的关闭了东边侧门,留下了那位跟门神一样的薛将军在寒风中驻足等待。

……

这天君观进来,奇特之处便体现出来了。

外边寒风呼啸,可进了门后,这道观里却温暖如春。

一股股热浪不知从哪冒了出来,甚至,连那些栽种的花圃之上都是鲜花盛开碧草清脆,宛若春夏。

狐裘大人跟着俩道士进门后瞧见了这一幕,脚步一顿。

“想不到丘道长竟然能夺生机造化到如此境界,看来能领先其他人一步,率先传来捷报亦是理所应当了。“

听到他这话,身穿红色法衣的丘道长脸上不可避免的出现一丝得色,拂尘轻扫,笑道:

“特使大人过奖,不过是一些障眼法而已。今日特使大人前来,天君观蓬荜生辉,自然要隆重一些。不然平日里这边也时常有香客朝拜,太过张扬反倒不好。“

“哈~”

兜里之下传来了一声轻笑,看着眼前如春日之景一般的奇特之地,他点点头:

“不错,真是不错。”

得到了这份夸奖,丘道长脸上光彩更盛,手持拂尘虚空一点:

“现!”

“……”

一片寂静。

可丘道长却丝毫不意外,而是做出了恭请的手势:

“特使大人,请。”

狐裘大人听到这话后一步下了台阶,可就在这时,忽然察觉脚下有异,低头一看,却见自己脚踩之地不知何时青石变草地,伴随着他的脚步,一株株鲜花,一颗颗青草就这么蔓延开来。

最关键的是,他脚踩之地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朵莲花。

这时,丘道长轻捻胡须,恭敬说道:

“步步生莲,祥瑞之像,特使大人回京后必定高升!还望届时觐见陛下,特使大人能为贫道美言几句……”

“哈哈~”

斗笠之下传来了阵阵笑声:

“道长有心了,那在下便借道长吉言,请。”

“请。”

一步一生莲,这狐裘大人踩着这一路莲花,直接绕过了三清殿,朝着后院走去。

……

这天君观占据了东山头最好的位置,背靠山峰,看起来是仙气斐然。

而三清殿后,便是一座由四名道士看守的石门。

这四名道士看起来平平无奇,只是后背皆背着单剑,身穿最寻常的海青之衣,就盘膝打坐在石门两侧。

看到三人踩着莲花出现,这四名道士同时睁眼,起身。

可却不言语,甚至神色还有些木讷。

狐裘大人还没说话,丘道长便直接开口:

“开门。”

“……”

听到吩咐,俩人无声抱印行礼,另外靠近石门的俩道人同时双手按在了石门之上。

“喝!”

一声低喝,石门发出了沉重的移动之声,缓缓开启。

而伴随着石门开启的缝隙越来越大,原本院子里那春夏之暖逐渐开始狂躁起来。

一股热浪直接从石门之中汹涌而出,吹的那狐裘都摆动了起来。

这时,丘道长上前一步,恭声说道:

“大人,下方炎热,大人是否要更衣?”

“无妨。”

似乎觉得眼前的温度不值一提一般,狐裘大人直接一步踏了进去。

见状,丘道长也同时跟了进去,而那身穿青衣的道人却留在了门口。

片刻后,石门关闭。

热浪消失,一切恢复如初。

……

狐裘大人与丘道长正站在一处平台上缓缓下降,平台有四颗萤石照明,光亮还算可以。四周有齿轮转动之声时不时的响起,在下降的过程中偶有颠簸,但更多的是一片黑暗。

而在这黑暗之中,丘道长的眼神有些明暗不定,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就在这时,狐裘大人开口说道:

“道长,我有一事不明,不知可否与我解惑?“

丘道长一愣,接着恭声说道:

“自是知无不言。”

“那好。”

狐裘大人点点头,在这缓缓下降的平台之下,任凭其热浪越来越汹涌,问出了一句足以让丘道长通体生寒的话语:

“我来之时,有百骑司密报。得知一伙人跃出关外,攻击了一处妖族所在之地,掠走多名刚刚化形的妖族幼崽。此事,道长可知晓?”

声音平静,无波。

可伴随着他的话,不知从哪飘来了一股冷意,钻进了丘道长的心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