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14.授衣节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15

打山上下去,刚踏进且末县成,他就意外发现了昨天有些不像。按照道理来讲,冬天里是睡懒觉的时候,家家户户出来的都晚一些。可他刚上山,就看见了街道上多了许多人。拖家带口的,往东西两集市那边走。李臻有些纳闷儿,正巧这时候看见了之后自己买过棺材的棺材铺孙掌按照道理来讲,冬天是睡懒觉的时候,家家户户起来的都晚一些。可他刚下山,就看到了街道上多了许多人。。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14.授衣节》精选

打山上下来,刚踏入且末县成,他就发现了今天有些不一样。

按照道理来讲,冬天是睡懒觉的时候,家家户户起来的都晚一些。可他刚下山,就看到了街道上多了许多人。

拖家带口的,往东西两集市那边走。

李臻有些纳闷,恰巧这时候看到了之前自己买过棺材的棺材铺孙掌柜。

他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福生无量天尊,孙掌柜,贫道有礼。”

孙掌柜今年50多岁,按照这年头来讲已经算是高寿了,胡子老长,听到有人给他打招呼,扭头用有些浑浊的眼睛看到是李臻后,沉稳的点点头:

“道长。”

老头的嗓音低沉,沙哑,有种遇到什么事儿似乎都不惊讶一般。

其实这是棺材铺的职业素养。

这行当,做死人生意,性子跳脱之人可做不得。

人家来买棺材,不多言,不多问,看上哪个了,给报个价就闭嘴才是上上之选。

因为这年头也并非是人死了才买棺材,有的老人上了岁数,自己就会给自己准备一副满意的寿材。而要是对嘴问一句:你家谁死了?保不齐就打起来了。又或者是嗓门大点,看到来人进门笑呵呵的来一句:客官您可来了……

一准你活不到明天。

所以这么多年的习惯使然,这位孙掌柜向来是惜字如金。

李臻也明白,所以直接开门见山:

“今日这么多居士,不在家烤火取暖,怎么都出来了?可是有什么活动?”

“有。”

孙掌柜依旧惜字如金:

“授衣节。”

“噢~~”

李臻恍然大悟。

且末地处塞北苦寒之地,比不得关内的气候。

所以这边冷的要早一些,这才9月份,已经是寒风刮骨了。

而授衣节是关内传过来的习俗,这季节农田已经收割完,大家也都休息了,开始准备越冬。而越冬时,要赶在冬至来临之前准备好皮衣皮袄。所以大隋朝便在9月25这天设“授衣节”,大小官员一律放假,集市之中摊位云集,供大家准备过冬需要的物件。

明白了缘由,李臻立刻想到了……今天的人少不得来饮酒作乐。

酒楼的人估计得很多!

于是便对孙掌柜行了一礼:

“多谢孙掌柜,贫道告辞。”

“嗯。”

老头言简意赅。

……

这一路走到了西市里面,果然,比起前两日那门可罗雀的模样,今天的西市尤为热闹。

人头攒动之中,连乞丐都出来了。

看到了没?连丐帮都知道起早贪黑。

各位就想今天得多热闹吧。

见状,李臻赶紧快走了几步,抵达了同福居。

这一路竟然没见到那位郑婆婆,李臻估摸应该是蹲河边洗衣服去了。

怪可怜的,天气都这么冷了。

他似乎浑然忘记了自己在一天以前也是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倒霉蛋……

同福居这会才刚开门,他们不做早餐的生意,但今天人多,估计得有不少酒鬼来这喝酒,也都早早的忙碌了起来。

李臻是踏着店小二拆门板的时候来的。

看到他来,店小二用比昨天热情的多的声音喊了一声:

“李道长。”

“福生无量天尊,张居士,贫道有礼了。”

李臻只知道这店小二姓张,名字叫啥不太清楚。

客套的打了个招呼后问道:

“曲掌柜可起来了?”

“还未来呢。不过今儿个是授衣节,掌柜的就算来,也是带着夫人和公子先去逛上一圈才来,道长可是有事?”

“那倒没有。”

李臻摆摆手:

“就是问问,我来帮你……”

“不用不用,道长自便就好,这点活我来。”

推脱了一番,李臻往屋里一瞅就乐了。

昨天,他的位置是守着后厨的门,一点可都不暖和。

可今天就换成了柜台前面。

柜台的位置是能观看到这一整个屋子里吃饭食客的状态的,视野、位置是最好不过。同时,距离置放在食客中间那几盆炭火也是不远不近刚刚好。

一会要是在这说书,不仅所有食客都能看着他,他还不会挨冻。

显然曲掌柜是下了心思了。

做生意的人讲究一个八面玲珑。无论是富可敌国还是小富即安,都是如此。

李臻虽然觉得有趣,但也不意外,见店小二是真不用自己帮忙后,他索性走出了同福居,就站在路边,跟个闲汉一样看着因近日授衣节而出没的人群在集市上的世间百态。

这个时代没网络,没电脑,没所谓的网红之类的。

听起来娱乐活动少的可怜,可仔细看看街上那群人的那种喜悦,若以一个现代人的角度来看,便是一副世间百态。

有人为一面拨浪鼓和小贩在讨价还价,有胭脂水粉摊位上驻足不前的黄花女子。也有带着仆人为家里买些玩意的富户,还有和自己一样,穿着打补丁的衣裳,在粮店盐店前犹豫不决的下苦人。

李臻一张脸一张脸的看,一副面孔一副面孔的瞧。

也没什么特别的心思,就觉得很有趣。

要不是被一群小叫花子打断,他估计还得看好长一会儿。

“道长早日修成正果!”

“位列仙班!”

“羽化飞升!”

“洪……洪福齐天~”

“……”

看着围过来的几个面黄肌瘦的小孩子,李臻是满脑门子的黑线。

这些孩子可太会说话了啊。

盼着自己早点死是吧?

“去去去,贫道还不想升仙,你们想去不?贫道送送你们?”

没好气的捏住了一个熊孩子,阻止了他伸向自己袍子里的手,李臻看向了旁边的花头。

花头,便是这群小乞丐的首领。

所谓的丐帮文化在神州大地上流传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人家有自己的体系堂口之类的,而这群孩子嘴里能说出来四字成语,要是没人教,他是不信的。

更何况……这花头他熟。

师父死的时候,自己跟个无头苍蝇一样在城里乱转,便是这叫花子告诉自己该先干嘛后干嘛的……

“伍瘸子,这帮崽子都想瞎了心了!贫道身上的道袍比东风还破,你是怎么想的?来剪贫道的径?”

一边说,他一边从怀里掏出来了早上蒸的那俩饽饽,直接丢给了他。

虽然对方只是个乞丐,可到底让师父踏踏实实的入了土。

当日之恩,不可不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