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12.天君了尘处始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14

“姐,你伤了?”那双手兽爪的蒙面女子边急速朝山下向前奔跑,边轻声说了一句。“……”此外一人影没说话的,而已闷着头飞奔,一路奔到了山脚之下,在一片不算繁茂的树林中停了下去。转头望去,见山中豪无动静,这才换了口气,松手了上次始终捂着的手掌。手掌“……”。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12.天君了尘处始》精选

“姐,你受伤了?”

那双手兽爪的蒙面女子一边急速朝山下奔跑,一边低声说了一句。

“……”

另外一人影没说话,只是闷头狂奔,一路奔到了山脚之下,在一片不算繁盛的树林中停了下来。

扭头望去,见山中毫无动静,这才换了一口气,松开了刚才一直捂着的手掌。

手掌早就恢复了人形,只是掌心之中有一道细长伤口。

可血这会却不流了。

见状,另外那个女子迅速走过来要为其包扎。

可却被这人拒绝,只是看着自己掌心处的那道伤口喃喃说道:

“好快的刀。”

“……姐,那是六丁六甲之术?”

“我也不知……可若真的是六丁六甲之术,对于一个出尘之人……威力未免太大了一些。”

说着,她沉默了下来。

黑暗的树林之中,只有夜风发出的呜呜之声。

等了大概几十息的时间,忽然,她开口说道:

“一个刚出尘的人族不太可能掳走我们的族人。而且你还记得族老所言么?掳走族人的那群人气息驳杂不纯,可刚才那精纯至极的护体金光你也看到了。咱们不能闹出来太大的动静,若引起了边军警觉便糟了。更何况……”

她手掌一番,两颗看起来晶莹剔透的丹药从手中出现:

“这道士不太对劲,刺魂丹针对神魂,刚才用了一颗竟然没伤到他的三魂七魄,甚至连护体金光都没散……他怕是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没拿出来。那护法也有古怪,无视罡气,连我的寻花爪都挡不住,一手刀术虽然简单,可却极为难缠……这道士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

同伴一听,面罩头巾之下的眉头皱了起来:

“我们找错地方了?”

“……未必见得,你没注意么?那三清殿的门槛都少半个,切口还相当整齐。那可是三清殿,若不是阻碍了什么,谁敢对其不敬?而这道士也有古怪,白日血如汞柱似是在冲关,可不到半炷香的功夫就结束了。周身毫无气机,偏偏护体金光如此精纯,你的寻花爪都抓之不破,那护法更是古怪的很……可恶!”

可她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咒骂了一声后,直接说道:

“走吧,先回去,明日从长计议。”

“嗯。”

两道黑影再次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

“……”

确定俩人真的走了后,检查了一下面口袋毫发无损,李臻松了口气。

目光落在了那只剩下窗框的倒霉窗户,他嘴角一抽……

神经病啊这俩人!

这会有些惊魂未定的他走到桌前,拿起了茶壶咕嘟咕嘟的灌了一大口凉白开,脑子里开始把刚才的一切原原本本的过了一遍。

越想,越不对劲。

首先这事儿就离谱。

这俩人本事这么大,不说其他的,当个山贼强盗什么的,或者给富户当保镖都不至于来抢他那半口袋面吧?

在就是对方那古怪的能力。

这世间的炁是内在的提升修为的一种手段。

书上也没说什么炁能让人的手变成一只白毛爪子的。

那爪子……怎么看,怎么像师父口中的“妖族”才会有的手段。

难道真的是妖族?

可就算是妖族……来找自己干嘛?

自己这穷道观难不成有什么秘密是自己不知道的?

还是说,师父其实是个隐士高人,这俩人是来报仇的?

不应该啊……

要真是这样,师父要真是什么高人,那怎么可能被人打压成这德行,落得现在这般境地?

这东山头一共就三座庙宇,俩道观,一寺庙。

除了自己这个处女观,就剩下了那了尘寺和天君观。

而说起来这三家寺庙的渊源,李臻是很清楚的。

且末这只是一座边塞城市,又不是什么重镇,首先一座山上有3座拜神的地方就很离谱了。

这里的人又不是每个人都特别虔诚。

除非是真有事,不然谁会来这边把自己苦哈哈赚来的钱往里扔?

而且末的第一座道观,其实是师爷创立的。

根据师父的说法,且末在创立之时多与边境妖族有所摩擦,城外尸首鬼火众多,为不引起尸变,顾命道门道士来此超度亡魂。

当然了,不只是且末,当时好多没后台没依靠的道士都被外派来到了这些边境苦寒之地。

而在师爷那时候,其实处女观的香火还是可以的。

后来师爷仙去,师父接班后,香火也好过一段时间,虽然不说大富大贵,但也吃喝不愁。

直到某一天……不知道咋回事,且末这边跟随着更换的驻军,来了一群和尚和道士。来到这后,就在这东山头大兴土木,不到二年的时间,一座气派的道观,一座厚重古朴的寺庙就拔地而起。

而了尘寺、天君观无论是规模还是装修,可都要比这处女观气派多了。

一下子,师父的日子就难过了起来。

有大庙,谁来你这小的啊?

香火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变差的。

师父呢,一开始也天真过,觉得大家同为道门众人,实在不行,处女观就关了,他挂单在天君观里,好歹也能讨个生活。可是没成想那群牛鼻子二话不说就给拒绝了。

你哪儿来回哪儿去。

当时李臻听师父说到这儿的时候是咬牙切齿,显然遭受了不少委屈。

只可惜……这都几十年了,师父也没搞出来那“河东河西,莫欺少年穷“的剧情。

可处女观的收入却越来越差,最后连温饱都难。

要不是无意中救了李臻,在刚穿越过来脑子还不清醒时,直接收了他当徒弟……等那老头死了估计这处女观就真没人了。

不过,师父好歹也是方外之人,虽然不爽天君观的人,但至少给的评价也挺中肯。

俩字:有钱。

四个字:不好接触。

那群牛鼻子有钱的很,且末香火不旺,可他们似乎从来就没缺过钱。

出门在外都是光鲜亮丽的。

而不好接触也是实话。

他们平日里也不怎么和外人接触,对普通香客,不管穷富,一缕一视同仁。

看起来非常高冷,有点世外高人的意思。

而对于师父这位同门,更是有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

但你不得不承认,他们表现的越无欲无求,那就越符合老百姓心里对“世外高人”的看法,所以香火就越旺。

而处女观的日子……就越难过。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