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10.道观哪来的鸡(已签约)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14

提着一布口袋回了道观,望着门口那个“处女观”的名字,本来的好心情登时蒙上了一层灰。“呸!等着遭雷劈吧!”豪无道士形象的骂了句街,他直接推门走了进去。更有甚者连门都没锁。没办法,要不然有不值钱的东西,他也不至于饿成那德行。要不然真有贼进去……恐怕哭的“呸!等着遭雷劈吧!”。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10.道观哪来的鸡(已签约)》精选

提着一布口袋回到了道观,看着门口那个“处女观”的名字,原本的好心情顿时蒙上了一层灰。

“呸!等着遭雷劈吧!”

毫无道士形象的骂了句街,他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甚至连门都没锁。

没办法,要是有值钱的东西,他也不至于饿成那德行。

要是真有贼进来……

估计哭的比要杀头了还惨呢。

“塔大。”

一声呼唤。

微微发光的烟雾人影顿时出现。

李臻把装着粗面的布口袋往前一递:

“去,放厨……放我那屋去,塞被窝里知道吗?别被人偷了!”

说来奇怪,听到了李臻的吩咐,那白雾人影便伸出了烟雾组成的手掌,如若实质一般,拎着布口袋就往旁边那屋走了。

然后……

“你!!”

李臻无语了。

走到自己那屋门口。

塔大是进去了。

连门都没开,烟雾顺着门缝就溜进了里面。

结果那布口袋卡住了,掉在了门口。

接着,烟雾重新出现。

组成了人形后,抓起布口袋继续往里面使劲……

“停停停!”

叫停了这个铁憨憨,李臻没好气的拎着布口袋打开了房门:

“幸亏没撒出来,不然咱俩等着喝西北风吧!”

走进屋,把布口袋放到了榻的最角落,还用破棉被给捂住后,他直接来到了屋子的书架上。

把那几本师父留下来的,上面落满浮灰的道藏经文拿起来又走了出去。

三清殿门口,他坐在了那剩下的半个门槛上,拿起了这几本书挑选了一番,拿起了一本看了起来。

这会是晌午头,屋子里比外面还冷。

虽然他这一路都没怎么感觉到寒冷,但至少看书不那么费眼睛。

而那一阵白烟儿就静静的站在李臻身边。

任凭周身烟气流转,动也不动,看起来傻乎乎的。

时光,似乎就在这座小院中静了下来。

……

“原来如此……”

放下了那本《道炁真解》,李臻坐在门槛上单手拄着下巴思考着……

出尘,自在,悟道,超脱……

原来这世间的修行之人分这四种境界么?

那自己这算啥?

应该算出尘了吧?

毕竟自己能感受到道炁在体内的流转……并且也是按照书上说的,从丹田出发,绕了一圈又一圈,链接在了五脏六腑各种器官后,顺着血管流遍全身。

这不就是出尘么?引天地之炁为己用。

可问题是书上说的生死大关是什么玩意?

不是要冲关么?

自己怎么没感觉到?

想了想,他又拿起了那本关于道门术法的《天通箓》看了起来。

这本《天通箓》上记载的道门发书很驳杂,雷法、炼器、画符、甚至还有一些炼尸之类的手段。

很杂很杂。

并且介绍的都不是很详细。

其实这也正常……要是真的把每一个术法都介绍详细了……那自己这处女观就该叫龙虎山了。

但作为入门的,关于炁的根本用法还是有的。

他没找到关于塔大的情况……虽然他也觉得塔大就是书中所写的六丁六甲之类的护法……但问题是《天通箓》里说的护法是要靠符箓激发,并且持续时间有限。

没听说过给人当24小时全天候保镖啊?

一时间关于塔大的事情又没了头绪。

不过……

他倒是想试试这些术法。

想了想,他手掐了一个指决,跟着《天通箓》上所教的修炼方法念念有词: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按照《天通箓》上的说法,这名为《金光咒》的术法是初入出尘的道门弟子最适合的护法神通。据说是修炼到极致万法不避,诛邪不侵。

是不是吹牛李臻不知道……

只知道自己在用这种术法来驱动自己体内的炁时,忽然就感觉丹田之内那股热流一阵阵翻滚……然后,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如同行遍周天那样,在自己的五脏六腑之间飞速流动,最后从各个肌肤毛孔之中冒了出来。

他下意识的睁开眼睛一看……

“我去!”

一声惊呼!

不知何时,他周身金光遍体,如同晌午之时波光粼粼的流水一般,在自己的身上流淌游荡着。

晶莹剔透,看着跟奥斯卡小金人儿一样。

这是成功了?

不是说苦心修习即可掌握吗?

跟着念了遍咒语就会了……这也叫苦心修习?

还有,这金光真的能防住刀兵之伤?

想了想,他目光落在了塔大身上。

最后没狠下心……

不行,他是见过那烟雾菜刀的威力的。

他真怕这个铁憨憨在自己下命令后,来一出“是,兄弟,就来砍你!”的戏码。

站起身来,他顶着一身金光走进了厨房。

“邦”的一声。

再次出门时,他拎着砍柴的斧头满脸纳闷的挠挠头……

这就成了?

金光咒……意外的好用啊!

只是这修行方式也太简单了吧?

看一遍就结束了?

总觉得有点草率。

而且……就这么简单的玩意,师父到底是怎么做到学了一辈子却始终学不会的?

您老人家怕不是成分有问题?

带着一脑门子雾水,他目光又落在塔二那把菜刀上面……

要不……算了算了。

砍门槛三刀硬木剁稀碎。

惹不起惹不起。

重新坐了下来,他翻动着《天通箓》,目光落在了符箓上面。

画符……也试试!

结果带着这个念头他刚起身,却又重新坐了下来。

不是不想试。

是因为道观里没朱砂了……

这年头朱砂可是那群炼丹之人的宝贝,价格贵的要死,师父画符先别管好使不好使,都只敢用鸡血……

可问题是要是道观里有鸡也不像话啊。

贫道可是正经人……

带着荒谬的想法,他晒着暖暖的阳光,捧着这本《通天箓》读的是津津有味。

就当看闲书了。

……

就这样。

夜幕降临。

晚上开开心心的给自己煮了一碗面糊糊喝,灌了个饱的李臻打了个哈欠,把道观的大门、殿门什么的都给锁好后,走进了屋子睡觉了。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那鸡不鸣狗不叫的时辰,处女观外,两个黑影无声无息的再次出现。

看着眼前的破落道观,其中一个黑影做了个手势,一跃几丈高,轻松的翻过了围墙。

另一个紧随其后。

一切,再次恢复了宁静。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