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008.落扣子

发布时间:2022-07-24 20:49:13

“大哥,我们现在的怎么办?”之后十分给李臻面子,点了一壶茶和炒豆子的那人问着。之后背对着李臻的人想了想,轻声地说:“走吧,妖族的酒肆茶楼是可获取消息的捷径。夜间动静太大,莫要惊扰了那些边军。这家酒肆看出来都是普普通通人,所以得将近什么消息,咱们去别之前背对着李臻的人想了想,低声说道:。

>>>《大隋说书人》章节目录<<<

《008.落扣子》精选

“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之前非常给李臻面子,点了一壶茶和炒豆子的那人问道。

之前背对着李臻的人想了想,低声说道:

“走吧,人族的酒肆茶楼是获取消息的捷径。白天动静太大,莫要惊动了那些边军。这家酒肆看起来都是普通人,应该得不到什么消息,咱们去别的地方。”

“好。”

说着,俩人便站了起来打算喊小二结账。

可就在这时,曲老板从后院走进了酒肆:

“列位,列位,道长已经吃上啦,我刚问了,吃饱了一会继续说。”

这话一出,原本是为了留客,希望大家能多消费一些东西的。

可听在俩人的耳朵里,心中却是一惊。

对视了一眼……

背对李臻那人想了想,重新坐了下来。

而看到大哥坐下,面对李臻那人也不走了。

重新落座的模样在曲老板看来,就是想听故事,不由得满意的笑了起来。

果然,道长这个说故事的法子能留人!

……

“大哥,时间怎么这么短?……失败了?”

面对同伴的问题,另外一人眯起了眼睛想了想,说道:

“有可能。可不应该啊……出尘关是天下所有修行人从凡夫俗子蜕变的天堑,此关有生死之间的天大恐怖,冲关成功者看破生死,天地灵气入体,从此不再思凡。

若冲关不成,心魔深种,不修补,此生无可寸进。他应该元气大伤才对……你忘了?十二弟冲关失败,三魂七魄直接丢了两道……若不是父亲提前做了准备,恐怕十二弟早就退回了兽性。

若是这人真的冲关失败,那想来也势必会受到很重的伤势,怎么可能还有心思在出来……说故事?“

“……难道成功了?”

顺着他的话,这人问道。

但他显然也不相信自己的话……

“这怎么可能!这还不到一炷香……”

“是啊。”

另外一人点点头,眯起来的眼睛之中闪烁着思索的光芒:

“除非是生来便看破生死的生灵……可天底下哪有这种生灵存在?从生、到死……莫要说这人族,连咱们在面对自己的死亡时都不敢说无动于衷……这世间怎会有这种生灵……只要内心有一丝波动,便可给心魔可乘之机。他的心难不成是铁石心肠?”

俩人是越说越没底……

直到……李臻再次走了进来。

感应到了他出现,这俩人的目光瞬间锁定到了他身上。

可是却看不出任何异常。

不像受伤,脸上无半点苍白,满是补丁的道袍上面也没半点血迹。

可要说成功了……

他身上也没有半分出尘之人该有的气机。

什么情况?

这俩人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而就在李臻坐回了桌前后,背对李臻那人低声对同伴说了一句: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小二,算账。”

……

咦?这就走了?

看着俩低头而出的大爷,李臻有些遗憾……

本来他看那个大爷老盯着自己,心里还觉得一会可能有赏钱呢。

这忽然就走了……

唉。

罢罢罢。这不还有其他人呢么。

收拢了心思,一口气重新压在了丹田。

顿时,那股热气又不知道从哪跑了出来。

只是这次,李臻不再感觉到如同火炉,而是有种……说不出来的通透与舒适。

并且,他这次忽然感觉到了这股热流中,有那么一丝丝细微的……姑且称作能量的东西吧,传递到了那在空气之中隐藏的塔大身上。然后塔大在隔一段时间后又会回馈给自己一些。

而回馈的能量被热流接收后,那热流似乎又壮大了一丝……

他有些疑惑。

到底什么情况?

可奈何师父死了,他这种情况也没法和人说。

只能心里打定主意,等这一场书结束,回去好好翻翻师父留下来的那几本关于练炁的书籍。

接着,他收拢了心思,抄起了醒木。

众人早就等的迫不及待了。

刚才那扣子虽然留的不咋地,可对于这群食客来讲,李臻这种讲故事的方式十分新颖,看的新鲜极了。

这会见他又要重新开始,精神头顿时前所未有的集中。

李臻也察觉到了观众的状态,微微一笑,抄起了醒木:

“山前梅鹿山后狼,

二畜结拜在山冈。

狼有难来鹿搭救,

鹿有难来狼躲藏。

箭射乌鸦腾空起,

镞头落在狼身上。

劝君莫交无义友,

这狼心狗肺~”

“啪!”

醒木一拍:

“不久长!”

“……”

没人给喊好。

可大家却听懂了。

本来嘛,这群人的文化程度也不高,而定场诗呢,虽然是压言的作用,但也讲究一个点题。

李臻经验丰富,自然知道,和这些观众说,千万不要搞什么高深的定场诗。

就捡一些直白的道理给出去,或者是一些俏皮点的话就成。

太深奥,他们也听不懂。

听不懂,那就是说书先生能耐不够,不合格了。

而接下来的故事呢,其实就是贾老大给马三儿出主意,告诉他你没钱,但你外边还有人欠你钱呢。我不借给你钱,但你自己去把债要回来不就行了?

马三儿听了贾大爷的话,去找了这仨拜把子兄弟行二的闷老二,结果没要出来钱,还被损了一顿。回去的路上看到了一颗歪脖树上有一上吊的死尸,那死尸带着帽子,马三儿顺手给偷下来了。

回到了家,折腾一天累了,躺下睡觉,结果睡到了半夜,忽然听见有人敲门,问了一句“谁啊”之后,就听外边来了一句:

“把我的帽子还我!”

这《九头案》的第一个扣子,就落在了这。

而按照整个故事来看,他现在说的这首定场诗,是在隐射贾老大、闷老二、马三儿这假模假样的兄弟情义。

应情应景。

而要是按照以往的习惯,这会儿总要给点闲白儿。

但现在这场合显然不适合。

人家是来听故事的,得先用故事把人留住,闲白儿以后慢慢给。

这些人可都是长期饭票,不能一次给太足。

所以,醒木一推,直接开说:

“上回书咱们说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