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绝色佳人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前任的责任

发布时间:2021-06-11 19:58:54

“把人放下自己!”忽然,身后传来了低吼声,孟老板回过身,迎着阳光,摸了一把油头,眯着眼定眼看去。随之而来着混沌世界强有力又富于磁性的低吼,男人带有一股蛮横和与生俱来的孤傲。即伴随着混沌有力又富有磁性的低吼,男人自带一股霸道和与生俱来的孤傲。即使穿着医院的病号服,在阳光的映射下,他依然散发着君临天下的王者之气。深邃的眸子炯亮而深藏愠意。。

>>>《爱若尘埃》章节目录<<<

《第29章 前任的责任》精选

“把人放下!”

突然,身后传来了低吼声,孟老板回过身,迎着阳光,摸了一把油头,眯着眼定睛看去。

伴随着混沌有力又富有磁性的低吼,男人自带一股霸道和与生俱来的孤傲。即使穿着医院的病号服,在阳光的映射下,他依然散发着君临天下的王者之气。深邃的眸子炯亮而深藏愠意。

秦慕白看着眼前这位长得瘦高形容狡诈又满脸是油的孟老板,不由冷笑:“你就是孟老板?”

孟老板忍不住浑身一震,提高音量,声音尖锐地叫道:“怎么样,是我!你……你是谁?”他甚至忘了去指挥身边的几个呆若木鸡的手下。

“他……他还是找来了……”

在屋子里的陈媚听到了秦慕白的声音,登时吓得瑟瑟发抖,和苏秦对视了一眼,两人决定从房子的后门偷偷逃跑。

“我是谁?”秦慕白眯起眼睛,看了一眼被麻绳五花大绑,不省人事的苏清泠,低吼道:“我是这个女人的前夫!”

说罢,秦慕白突然冲上前去一把抓住孟老板,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刀抵在孟老板的脖子上。

“你……你一个前夫,别在这儿狗拿耗子!”孟老板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秦慕白拿着刀的手更靠近了:“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说你一个前夫……”孟老板还不死心地哀嚎着,秦慕白死死地勒着他的脖子,邪魅地一笑:“那我就告诉告诉你,什么是前夫的责任!”

说着,膝盖用力一顶,孟老板跪倒在地,就势趴在了那里,疼得龇牙咧嘴。

“第一,前妻再婚前要保证前妻的安全。”

孟老板才懒得听他这些大道理,招呼手下帮忙。一直呆若木鸡的手下们这才反应过来,丢下苏清泠准备掏枪支援。

秦慕白看着苏清泠就那样像垃圾一样被人丢在地上,眉毛拧成一个川字,“第二,要时刻关注前妻身边的男人——张昊,动手收拾他们。”

突然从两边的围墙上跳下来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趁着孟老板的手下还没反应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攻了过去,瞬间便把几个人都按在地上,枪丢得老远。

“第三,”秦慕白穿着医院的拖鞋,脚踩着孟老板的脑袋,笑道:“就你这种货色还想动我前妻?门儿都没有。”

孟老板也傻了,手下被齐齐收拾,赶忙求饶:“前夫哥,前夫哥您是大爷!”

秦慕白上去就是一脚:“谁是你大爷?”

脑袋被踩的有点儿晕,孟老板急忙虚弱地改口:“我是想知道,前夫哥,您到底是谁呀……”

“我是谁?”秦慕白蹲下身,看着这个灰头土脸的孟老板:“我告诉过你,我是苏清泠的前夫——秦慕白。”

“秦……”被踩得满嘴是血的孟老板恍然大悟:“你是……秦氏集团的……”

秦慕白冷笑:“算你有点儿眼界。说吧,你和苏清泠是怎么认识的?进展到哪一步了?”

孟老板沉吟一声,笑了:“想知道吗?你放了我,我就考虑告诉你。”

“和我谈条件?”秦慕白上去又是一拳,怒道:“免谈!”

张昊跑了过来:“老大,都解决了,警察马上到。”

秦慕白点了点头,和张昊说:“你来踩着他,我去看一眼那个死女人。”

张昊满头黑线:“老大,一定要踩着吗?”

“那当然...”秦慕白抱起了苏清泠,拍了拍她脸上的灰,发现额头被磕破了,心头一紧:“张昊,你给我把那个油头粉面的男人额头磕破!”

张昊一愣:“哈?”

刚要耐着性子重复一遍,怀中的苏清泠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好疼……”

秦慕白更心疼了,对着张昊吼道:“快点儿,给我用力的磕,磕到头破血流为止!”

张昊看着脚下的孟老板,有点儿可怜这个无知的家伙,真是好死不死的,得罪谁不行,非得得罪他老大秦慕白……

“小哥……别打了,我真的不知道,这个是秦慕白的女人……”

孟老板说话的口齿都有些不清晰了,张昊叹了口气:“不打不行,我没法交差呀,大哥……你忍着点儿,我找一块儿小砖头。”

“啊?还用砖头呀?”

孟老板直接晕倒了。

紧张兮兮地抱着苏清泠上了车,秦慕白擦了擦额头渗出的冷汗,腹部隐隐作痛,想也知道,伤口肯定是撕裂开了。

苏清泠渐渐清醒过来,看到秦慕白焦急的脸,忍不住伸手附上:“慕白……真的是你吗?”

秦慕白见苏清泠醒了过来,也顾不得伤口的疼痛,激动地问她怎么样,有没有被动手脚。

苏清泠微笑着摇了摇头,刚刚从麻药的药效中苏醒过来的她,还不太适应环境,试图撑着身子坐直,却因为脑袋昏昏沉沉的,总是起不来。

“不要动,我抱你,”说着,秦慕白伸手抱起苏清泠,由于在车里,空间小,手臂用不上劲儿,秦慕白努力一撑,只觉得自己腹部的缝线好像崩开了。

手摸到哪里湿湿的,苏清泠疑惑地一看,发现自己手上满是血迹,低头一看,秦慕白的病号服都快变成血衣了。

“慕白,你不要动了,你伤口又裂开了!”

秦慕白顶着剧痛,逞强地笑了笑,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坐在了她的旁边:“没事儿,缝上就好了。”

两个虚弱的人坐在路虎车的后座,十指相扣,看着彼此。

苏清泠只觉得,一直以来,自己压抑在心底的什么东西,此刻正仿佛重获新生般地意欲冲破那层厚重的屏障,等待着重新程控苏清泠的身体。

见眼前虚弱的女人此刻一脸幸福地看着自己,秦慕白也顾不得小腹的疼痛,倾身吻上了苏清泠的额头。

这是他第一次,无关情欲,亲吻这个女人。

“苏清泠,你知道什么是前任的责任吗?”

轻轻抱着苏清泠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秦慕白用自己都想象不到的轻柔声音问着。

心想,他是不是嫌弃自己惹了麻烦?苏清泠有点儿伤心地摇了摇头:“难道是,老死不相往来?”

秦慕白扯起一丝笑容:“第一,前任再婚前,要保证前任的安全……”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