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绝色佳人
首页 > 资讯

第9章 彪哥

发布时间:2021-06-11 18:17:23

上一次他走了,运气没人压的住,因为林家变为了这样,那他这一次再走了,他们家的运气反的会更多,势头也要比上一次更非常严重。说实话,他现在的感觉到了有点儿很奇怪,像之后的暮小雪,她说实话,他现在感觉到了有点奇怪,像之前的暮小雪,她是有福之人,可以接受自己的运气,可是林清他们家就不行,按道理来说,他和林清结婚一年,已经可以改善他们家人的运势,可是到现在不仅没有改善,还会出现更糟糕的情况,这是为什么?。

>>>《无敌弃少》章节目录<<<

《第9章 彪哥》精选

上次他走了,运气没人压的住,所以林家变成了这样,那他这次再走了,他们家的运气反的会更多,势头也要比上次更严重。

说实话,他现在感觉到了有点奇怪,像之前的暮小雪,她是有福之人,可以接受自己的运气,可是林清他们家就不行,按道理来说,他和林清结婚一年,已经可以改善他们家人的运势,可是到现在不仅没有改善,还会出现更糟糕的情况,这是为什么?

他的御气玲珑诀上讲,可以给自己亲近人加运气,他们都能接受的了的,先不说林清她父母,可为什么连林清也接受不了?

这次再被赶了出来,他们家的运气一定会衰弱到很低的地步。

“张扬,你回家也有几天了,你说说你都干了点什么,还不是和以前一样吗?天天在家呆着,我们家可不养闲人。”林清的母亲非常不屑。

心里暗暗想到:对,就是要赶你走,前几天钱大少因为林清和他吃了一顿饭,就把投资恢复了,看看我女儿的面子到底有多大,如果我女儿和这个废物离了婚,嫁给了钱大少,那么他们家得有多少钱啊!

她现在就想让张扬知难而退,别以为娶到了林清就一辈子高枕无忧,他不过是一只小丑。

“张扬,你看看人家钱大少,长的又帅有有钱,这是你能比的吗?”

林清的父亲坐在沙发上不说话,一直看着张扬,从他的表情上来看,他也很赞同林母所说的话。

“妈,你少数两句。”林清看着张扬,感觉他的怒火正在燃烧。

“怎么张扬,作为一个男人你连话都不敢说吗?还要让我女儿帮你说。”林母不依不饶的说道。

“您确定要赶我走?”张扬深吸一口气,反问林母。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干脆点明,你现在配不上我女儿,作为上门女婿不知道感恩,吃我们的穿我们的没有一丝愧疚,只有钱大少才配的上,你要是自己识趣就赶紧走”

“好,我走就是了”

“林清,你跟我走吧,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忘了几天前我答应你的事了吗?我一定会比你家更有钱。”张扬深深的看着林清。

他在这个家里唯一牵挂的就是林清,虽然林清一直对他不冷不热的,但是他知道她为自己承受了什么,也知道她受了多少委屈,他实在是受不了了,作为修仙者,他感觉自己是最受气的那一个。

以他的实力,他想要什么能没有。

“张扬,我不能离开,我不能离开我爸妈”林清想都没想直接回答道。

“你放心,等有钱之后我带你回来。”

“张扬,我引用一下我们老林的话,你是什么东西,就你自己奋斗,别说十年,就算是一百年也不可能有钱。”林母看见张扬要带自己的女儿走,还说要超过自己家,可能吗!

张扬没有说话,他一直看着林清。

“对不起,我不会走的,我确实不相信你能带给我幸福。”林清说完扭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其实她怎么能对张扬没有感情呢,时间呆久了自然心中有情,但是让她和家里的人做出选择,哪怕是小小的选择,也不会是他。

张扬咧嘴一笑,是啊,他再重要也没有人家家里人重要,自己的保证化为了泡沫,自己的苦心也在讽刺之中败坏。

既然这样,那他在这个家里也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让他们自生自灭吧。我张扬不用再当什么上门女婿了,他们要赶他走的,一年中也让他们享受了当富豪的感觉,张师叔那里自己也能交代。

张扬跨出家门,回头望了一眼他生活过一年的地方,哈哈一笑走了出去。

听见声音,林清打开了自己的门,看着走出去的张扬,心里一痛,他这一走就是真的走了,和上次情况不一样,他或许不会在回来了。

回忆起那道在她起来就做好早餐的男人,每天回家无限听自己抱怨的男人,没事喜欢看着她笑的男人,林清想哭,她感觉自己这次真的伤到他了,她现在竟然有点想他。

………

离开林家的张扬没有地方可去,自己在林家只能在家吃,每次想买几件衣服也是林清带着他去,而他自己就剩下师傅在他下山前给他的五千块钱。说是什么酬劳费。

他准备在比较偏的地方租一间房在,在慢慢想怎么弄钱,弄钱不着急,他是有金手指的人,根本不会担心钱没有。

不知不觉走到了金陵大学附近,这里的房价比较便宜,他准备在这里租房子。

正好路过校门口的星巴克咖啡店,他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暮小雪,一个十分可爱的女孩。刚要过去和她打个招呼,这时一个女孩把咖啡泼到了她的身上。

“臭婊子,你知不知道,我这件衣服多贵,你在我衣服上洒了一滴,我就洒你一身,你还得赔我钱。”女孩朝着暮小雪吼道,一群在旁边喝咖啡的人闻声看了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给您道歉,我真的没有钱。”暮小雪低着头,看着自己最爱的碎花裙哭了起来。

“没有钱,今天你要是不赔我,绝对不会让你回去”女孩根本不饶人。

旁边一群人远远的看着,其中还有一个是暮小雪舍友。

“我真的没有钱,求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谁来赔我的裙子,彪哥,你看,她把人家的裙子弄脏了。”女孩看着对面的彪哥撒娇道。

这彪哥是这边的地头蛇,沈三爷的得力手下,谁敢得罪他。

彪哥,站起身来,看着暮小雪的脸,不由咽了一口口水。

“这样,陪我吃顿饭,我就不追究了怎么样?”彪哥色咪咪的说道。

“彪哥,你怎么能这样,人家的裙子…………”彪哥打断了她的话。

“到一边去,妹子,考虑到怎么样了。”彪哥

“我不会去的。”暮小雪一咬牙,盯着彪哥说。

“嗯?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彪哥抬起手来就准备打她一巴掌。

暮小雪闭上了眼睛,可是感觉一分多钟过去了,这一巴掌一直没有打下来。

她睁开眼睛一看,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