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28 射程即真理

发布时间:2022-06-24 08:36:45

让你装,接不上了吧。黄飞痛痛快快的暗骂了一声,接着他看了看茶桌除了周围的摆设后,顺手拉住椅子往外一扯,笑道:“秦老大,您这地方重新布置够优雅别致的啊,您也不是有太阳能发电机吗,怎么用蜡烛点亮呢。”明白了了,秦老大是火系异能者。黄飞坐了一直这样,接着他敲了敲茶桌,很是黄飞痛快的暗骂了一声,然后他看了看茶桌还有四周的摆设后,随手拉住椅子往外一扯,笑道:“秦老大,您这地方布置够别致的啊,您不是有发电机吗,怎么用蜡烛照亮呢。”。

>>>《火力法则》章节目录<<<

《28 射程即真理》精选

让你装,接不上了吧。

黄飞痛快的暗骂了一声,然后他看了看茶桌还有四周的摆设后,随手拉住椅子往外一扯,笑道:“秦老大,您这地方布置够别致的啊,您不是有发电机吗,怎么用蜡烛照亮呢。”

明白了,秦老大是火系异能者。

黄飞坐了下去,然后他敲了敲茶桌,很是轻松的道:“实木的,这桌子不错,什么木头的?”

秦老大笑道:“只知道是红木,具体是什么木头就不认识了。”

知道了,秦老大左边的那个人是控制木头的异能者。

黄飞好像还在研究茶桌,他附身看了看,道:“这桌子确实不错,城里也见不到几个,我那桌子就是一个铁皮的,嗨,离您这可差远了。”

秦老大右边的人是金属控制系的异能者。

三句话,点明了秦老大他们三个人的异能,这个除了黄飞谁也做不到,但如果秦老大听说过黄飞,也知道黄飞的异能是什么的话,估计他也能明白黄飞看似平常的话里所掩盖的真实含义。

黄飞还是把话说了出来,他不怕自己的意思被秦老大听出来,但他必须要让高起和大牛他们知道这些极为重要的信息。

高起心里暗舒了口气,他很庆幸自己给短喷装了陶瓷弹。

知道了秦老大他们的异能,也就知道这个大厅的布置有何深意了,满屋子的蜡烛油灯是秦老大的异能武器,粗壮厚重的木头座椅是控木异能者的武器和盾牌,至于那个金属控制系的异能者,他要么自带,要么这个大厅里就有无数他可以利用的武器。

这就是自带探测异能的黄飞珍贵之处了,他不是直接战斗型的异能者,但很多精妙的布置在他面前失去了意义,很多秘密在他面前也不是秘密。

秦老大微笑拍了拍茶桌道:“黄组长名不虚传,眼光独到,这桌子我也看不出什么好,只不过是我这兄弟能用上而已,再说这地方也就偶尔待客用一下,平时我也不怎么过来,既然黄组长喜欢这桌子,回头我给您送到城外去,您再安排人接进城就行了。”

高起听懂了秦老大的言外之意。

秦老大的话很明显了,知道你黄飞的异能是什么,你不藏着我也不掖着,就告诉你我知道自己的异能已经暴露,也知道你告诉了自己的手下,但是没关系,大家谁也不怕谁。

现在这局面很微妙,黄飞近乎直白提醒自己手下的说辞,反而让秦老大认为他就是来谈判的,但无论如何,就只凭在荒原上见面这一点,秦老大也不会放松警惕。

高起不知道黄飞会不会动手,他希望黄飞最好用什么办法来降低秦老大的警觉,但他真的不知道黄飞是否有足够的智慧来做到这一点。

秦老大的两个手下在他一坐一右站立,黄飞和秦老大隔桌而坐,高起就在黄飞的右后侧,何军,大牛,牢门,他们三个在黄飞背后两步远。

这个面对面的距离不知道该怎么动手,高起开始紧张起来了,但他的面部表情控制的很好,因为现在还不知道黄飞是否会选择动手,让他不至过于紧张。

黄飞沉默了片刻,低头深思,而秦老大也就是默默的看着黄飞沉思。

片刻之后,黄飞抬起了头,一脸凝重的道:“我有话直说了。”

秦老大做了个请的手势。

黄飞低声道:“我是代表齐家来的,没别的意思,就想问秦老大一句话。”

秦老大点头道:“您请问。”

黄飞叹了口气,然后他挠了挠头,把手放在头顶上,显着有些为难的扭头看向了高起道:“我的狗头军师……”

狗头军师这句话一出口就是动手。

意外不意外,突然不突然?

黄飞先抬出了齐家,然后他要问一个问题,也就是一个条件,秦老大可能答应这个条件,也可能不答应,而他拒绝了黄飞的条件后,才有可能进入到下一步翻脸的阶段。

但黄飞在提出问题之前发动了攻击的暗号,而这个时间点,毫无疑问是秦老大警觉性最低的时候。

高起就觉得太突然了,他还是年轻了,对黄飞他们这些经历了两次灾变的人有多么果决不够了解。

还担心黄飞不能降低秦老大他们的警觉,现在高起发现小丑竟是自己。

高起拔枪,而黄飞已经在看向他并说出狗头军师的时候发动了攻击。

黄飞的手在头顶上,他的手指对准了秦老大,而秦老大猛然一个抬头,然后极为痛苦的发出了一声大吼。

精神系异能最难防范。

黄飞面前的实木大桌突然翻转,然后像一堵墙一样挡在了黄飞的身前,但是在实木大桌向前飞推之前,黄飞的放在头顶的手动了一动。

控制木头的异能者脑袋猛然后仰,他痛苦的大叫了一声,然后木桌怦然落地。

高起拔出了手枪,他右手握枪对准了秦老大的脑袋,他的左手撩起衣服,抓住了短喷的枪柄。

老孟已经跃到了黄飞的身前,但他紧跟着被一把木椅狠狠的砸在了身侧,将他一下拍飞了出去。

“你敢!”

秦老大怒吼了一声,随着他的怒吼大厅里一片光明。

所有的火源,瞬间开始成百上千倍的增加亮度,然后一根根蜡烛的微弱火光变得如同正午的太阳一般不可直视。

“嗯!”

黄飞发出了一声痛苦而低沉的闷哼,他面前的三个异能者一同猛然一震,炫目的光明消失,烛火微微跳动,高起面前再度飘起的木桌又再度失去控制掉落在地。

精神攻击瞬间三连发,两次打断秦老大他们的异能发动。

高起扣动了扳机,在这么近的距离上他没可能打不中,但子弹没有把秦老大的脑袋打开花,子弹被干扰了,两发从秦老大的脸侧飞过,全都打在了秦老大身后的墙上。

秦老大背后墙上出现了两个小洞,高起能看清,是因为秦老大背后的墙极速拍向了秦老大的后背。

控木异能者双手挥动,两条木凳向后飞出抵住了砖墙,这是异能控制的木凳在抵抗砖墙,于是砖墙就没能拍中秦老大。

大厅里再次光明大作,而何军的背后好像长出了两条闪亮的翅膀,一条条长约十厘米的飞刀组成了一条飞舞的金属带。

有金属控制系的异能者是把金属物瞬间全都催发出去,就像发射子弹一样,但何军不是这种,他是持续的控制金属,而他的武器是一把把闪亮的飞刀。

飞刀组成的金属带割向了秦老大,但是何军的飞刀在空中悬浮停下了,秦老大身边的金属系异能者阻止了飞刀的前进。

三把黑色的飞刀无声无息的从何军后背飞出,朝着秦老大飞去,但三柄黑色的飞刀被再次浮起的木桌挡住,何军大吼一声,三把飞刀钻透了木桌,可这是何军的极限了,金属系控制异能者再次控制了何军的黑色飞刀。

老孟被拍到了墙上,他从墙上落下,满脸痛苦的再度跃起。

黄飞从椅子上弹起,坐着发动了几次精神攻击的他极速后退,向后侧身飞跃。

高起打了两枪,他左手撩起衣服,搭住了短喷的枪柄,拔出短喷的同时右手第三次扣动了扳机。

时间过去了多久,大约就是高起从拔枪再到击发两颗子弹的时间。

当黄飞那具狗头军师说出口时,所有人都在瞬间同时发动了攻击,所以这一切都是在瞬间同时发生的,而不是先后发生。

大战三百回是扯淡,车轮战是扯淡,你放完大招我再放是扯淡,一切不以在最短时间内击倒对方的战斗方式都是扯淡。

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历经几次攻防,这才是战斗,这才是真正的战斗。

但这时候秦老大终于展现了他作为C级异能者的风范,黄飞两次精神攻击都没能让他毙命,也没能让他失去战斗力,只是短暂的打断了他的两次出手,仅此而已。

大厅里再次光芒大盛,一片光明。

当所有的烛火在秦老大的控制下凝成一股白色的火柱,并直接向着黄飞打去的时候,高起面前突然掀起了一道土墙。

一前一后两道墙把秦老大夹在了中间,代表着高温的白色火柱打在了土墙上,站在墙后,得到了保护的高起觉得自己好像要被烧着了。

但是那张茶桌将土墙击碎后,高起面前的土墙碎裂成一块块的轰然落地。

高起在高温的逼迫下往后退,大牛疾冲向前,他冲到了高起身前,身体一矮,半个身子进入了制造土墙的坑里后继续下沉,很快就只剩下了一个脑袋。

现在对秦老大威胁最大的是大牛。

秦老大的拳头上带着火焰对地面一拳凿了下去,火焰将他从地下逼了出来吗,试图钻进土里的大牛惨嚎着从地里跳了出来,脚上挂着烧红的岩浆,红色的火焰从小腿急速向上蔓延。

秦老大左手挥动,大牛瞬间就被红色的火焰吞没了全身。

火焰将大牛笼罩在内,成了火人的大牛惨嚎着张开了双臂,两个足以把人拍扁的地板砖,带着厚厚的水泥还有下面的泥土,一左一右从地面飞起,从空中拍向了秦老大,但秦老大身后的异能者双臂向外撑,就像要挣开什么东西。

两把木凳挡在了两块土墙中间,秦老大往前走了一步,但那个控制木头的异能者却留在了原地,而大牛张张嘴大吼,右上左下的双手极其吃力的想要合拢在一起。

大牛张嘴大吼却没发出声音,只有一股火焰从他嘴里冒了出来,但他的双手却终于拍击在一起,然后猛然合拢的双手变成了燃烧的火星在空中飘散。

但大牛的双手还是合拢了,于是他控制的两块泥土之墙,在他无声的惨嚎下猛然在空中合拢在了一起。

一声沉闷的巨响,伴随着木凳碎裂的声音,控木的异能者被拍成了肉饼后,大牛向后倒下,倒地时变成了漫天飞舞的火星和余烬。

这个时候老孟怪叫着再次扑向了秦老大,秦老大没有理会老孟,他右手挥下,手上的火光向着黄飞落下。

高起丢掉了他的手枪,因为他的手枪卡壳了,而且他知道无法用金属子弹击中秦老大。

何军再次双手连动,他的飞刀重新恢复了控制,但秦老大身边的控金异能者摊手,何军的飞刀停留在空中,而老孟也停留在了空中。

老孟不该金属化的,他被敌人控制了。

黄飞跌落在地,他把手再度放在头顶上,大吼着对秦老大发动了精神攻击。

这次秦老大的火焰没有消散,只是稍微晃了一晃。

高起挡在了秦老大的身前,也挡在了黄飞的身前,他站在了两人的中间,右手握着短喷枪管控制方向,左手扣动了扳机。

轰的一声,九枚铅丸打到了高起脚前的地面上。

控制金属的异能者左手对着何军,右手对着高起,他再次干扰了子弹的方向,而且现在高起觉得有种力量在促使他把短喷对准地面。

一股明亮的火焰朝着高起扑面而来,高起没有闭眼,他右手强行端着短喷对准了秦老大后扣动了扳机。

陶瓷弹击发,正中秦老大的胸口,而何军停留在空中不动的一把飞刀,此刻向后激射而出。

飞刀刀柄击中了高起的胸口,从高起的背后带着血珠又飞了出去。

飞刀击穿了高起的胸膛,却也只是让他觉得胸口疼了一下而已。

当金属系异能者控制着原本属于何军的飞刀时,老孟摆脱了钳制,他飞速跃上前去,挥动右臂,一拳打向了控制金属的异能者。

秦老大就在高起的身前,血从他秦老大胸口冒了出来,让他很不可思议的低头看了下去,而他身前急速扩大的火球也瞬间消散,于是火光虽然笼罩了高起,却也在瞬间消散。

而高起的力气随着笼罩他的火焰一同消散,他无力的倒了下去。

老孟终于靠近了控制金属的异能者,他一拳挥出,把控制金属的异能者脑袋打的粉碎。

秦老大摇摇晃晃,他左手按住了胸口,满脸不可思议的挥动右手,刚刚消散的火焰再度凝聚。

秦老大是C级异能者,他很强,但着不代表他的生命力同样顽强,所以火焰刚刚凝聚,秦老大就往前一扑倒在了地上,而火焰,也恢复成了微弱的烛火微微跳动。

陶瓷弹击中人体遇到骨骼后会粉碎,所以陶瓷弹具有开花弹的效果,这种子弹真的很歹毒,停止作用也很强,秦老大仅仅是比他的手下多坚持了那么转瞬即逝的一下下。

分生死,决胜负,两次攻防瞬间开始,又瞬间结束。

高起的直观感受就是他拔出手枪开了两枪,丢掉手枪的同时再拔出了短喷,然后再开了两枪后,一切就结束了。

全程大概有三秒钟,秦老大他们死了三个,大牛灰飞烟灭,高起也要死了。

高起了躺在地上,他深吸了口气,却觉得好像呼吸不到空气的感觉。

高起明白老付的感受了,他现在想拿枪给自己的脑袋来一枪,但他手里的短喷没了子弹。

高起颤抖着举起了短喷,他想换子弹好给自己的脑袋来一枪,但他只是微微举起了短喷就马上无力的跌落。

已经说不出话也动不了的高起忍不住在想,如果距离远一些,远到异能者无法控制的距离,那就不会死了吧。

最后的时刻,高起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口径虽代表正义,但射程才是真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