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首页 > 资讯

20 口径即正义

发布时间:2022-06-24 08:36:38

重机枪的枪声,轻机枪的声音,子弹被击中沙袋时的声音,除了人的呐喊声和惨叫声。众多的声音强烈冲击着高起的耳膜,让他深陷了一个彻底地混乱不堪后的无意识状态中。“他们前天早上就进了烟草地……”让高起从惊慌造成的无意识状态中挣开出的,居然是有人喊了烟草这个词众多的声音冲击着高起的耳膜,让他陷入了一个彻底混乱后的无意识状态中。。

>>>《火力法则》章节目录<<<

《20 口径即正义》精选

重机枪的枪声,轻机枪的声音,子弹击中沙袋时的声音,还有人的呐喊声和惨叫声。

众多的声音冲击着高起的耳膜,让他陷入了一个彻底混乱后的无意识状态中。

“他们昨天晚上就进了烟草地……”

让高起从慌乱导致的无意识状态中挣脱出来的,竟然是有人喊了烟草这个词。

原来那些阔叶植物是烟草,就是用来抽烟的烟草。

高起突然就清醒过来了,起身,探出半个身子,高起没有也不需要鼓足勇气才能反击,他只是从短暂的慌乱中摆脱出来后,立刻就下意识的继续参战了。

但是触目所及之处却没有敌人,一个人都没有。

烟草地里有人在动,烟草高度得有一米多点,而且种的很密,人趴在地上就会被烟草完全遮蔽,只能通过烟草叶片是否晃动来判断下面是否有人。

那个前来谈判,实则是干扰视线的荒民不知道是否已经死了,高起没有看到。

就在高起试图寻找一个敌人开火时,烟草地里一个人猫腰站了起来,对着一个重机枪阵地开了一枪,高起调转了枪口,但是没等他开枪,那个开枪的荒民消失在了烟草地里。

烟草地里的荒民距离大概有二百米,四百米外又是一帮荒民。

高起吐了口气,他端着枪,却不知道该往哪里打。

茫然的把眼睛放在了准星后面,觇孔瞄具的缺点是不利于快速搜索目标,而高起眼睛的余光发现有人时,再次错过了一个开火时机。

“别慌,不慌,直射距离三百六十多米呢,瞄准了直接打就行……”

高起自言自语着安慰自己,然后他把眼睛离开了觇孔,而这次他再次看到两个在烟草地里冒出了头的荒民时,发现荒民几乎正对着他的枪口。

这次可以开枪了,高起瞄准,然后他在瞄准的荒民打了一梭子后正要蹲回去的瞬间开枪了。

高起扣住了扳机没放,但是他只打出了一发子弹,然后,他瞄准的那荒民脑袋后方的烟草叶子上,出现了一团血迹。

竟然打中了。

开枪的时候并没有把握,但这发子弹打死了一个人。

子弹的穿透力太强,将荒民的脑袋打了对穿,而不是整个打烂,所以血像一道水柱喷了出去,只在烟草叶子上留下了一小片血迹,而不是将一大片烟草染红。

高起在不可思议中蹲了下去,因为他记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教导,现在他不能换地方,但至少不能留在原地等着挨子弹。

高起瞄的是胸口,击中的却是脑袋,不是他打的不准,而是他瞄准的人在下蹲时被击中了而已,仅此而已。

运气,高起运气好,那个荒民的运气不好。

吸了口气,高起再次站起,然后他稍等了片刻后,看到了一个在烟草地里边打边跑的荒民。

高起再次开火了,他扣着扳机不放,但依然只打出了一发子弹,子弹从奔跑的荒民身前擦过,把那个荒民吓得往地上一扑后,高起才反应过来,扣动了第二下扳机。

两发子弹都没有命中敌人,但高起是想打连发的,他没有信心用一发子弹命中奔跑的敌人,可他却没能打出连发。

再度蹲下的高起发现了问题所在,他在慌乱中把保险扳到了半自动单发射击模式,而不是可以连发的全自动射击模式。

大拇指推动保险道全自动模式,高起再次站了起来,他看向了烟草地。

重机枪还在打着短点射,荒民没可能马上冲过来,但远处的荒民也可以开枪来压制高起他们,不过农场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确实是占据着火力和地形上的绝对优势,那些荒民的火力在最初猛了一下下,但现在几乎都是一枪一枪的打,他们严重缺乏压制火力,以至于提前埋伏在烟草地里的荒民无法趁机靠近围墙。

这是一场很典型的小规模攻坚战,如果这时候荒民能够拿出有效的武器,比如在这种战斗力效果最好的迫击炮,或者是火箭筒,又或者是机枪压制火力,那么荒民是有可能获胜的。

但很显然荒民没有改变战场态势的武器。

荒民缺乏连射火力,完全没有重火力,也没能在一开始就瞬间结束战斗,而农场这边火力猛,子弹充足,而且还居高临下占据着有利地形,虽然人数少了很多,但这场仗的结果已经注定了荒民要失败。

但如果荒民里真的有异能者,那就不一样了。

高起还是很紧张,他再次看向了刚才开火却没有击中的荒民,而就在他的注视下,一个荒民在地上爬行的时候晃动了烟草。

高起对着烟草晃动的位置扣动了扳机,连发,等枪口上跳的幅度太大时,他松开了扳机,而烟草也不再晃动。

就在这时高起再次看到了一个目标,一个瘦小的身影从烟草地里站了起来,还朝着围墙快速跑来。

第一次,高起完全的瞄准了敌人,虽然是一个奔跑中的敌人,在准心里来回晃动而难以瞄准,但那个人始终在沿着直线跑来,所以高起还是扣动了扳机。

短点射,等高起看到连续的血雾从那个瘦小的人背后喷出时,他旋即蹲了下去。

接连打死了两个人,这是可以看到并确定的,高起对此并没有特别的感触,他现在心跳的厉害,但不是在害怕,而是兴奋和激动。

有种人不是天生冷血,他们只是天生就适应杀戮而已。

而射击的信心从靶场上得不到,在实战中很容易就能培养出来。

就在这时王梓豪大吼道:“注意着后面,别让人从后面包抄过来,他们撑不了多久,把他们……”

王梓豪的声音戛然而止,高起都不知道哪里不对,但他知道肯定那里不对,所以他猛然起身,然后他就愕然看到一个人的身影已经越过了围墙,进入了院子。

毫不犹豫的,高起端着步枪朝那个行动极为迅捷的影子扣动了扳机。

枪声指向了几下就停止,子弹完全打在了那个影子的背后,而那个跳进来的人影再次起跳,直接落到了一个屋顶上,他的手臂一挥,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出。

但高起右前方的工人发出了极为凄厉的惨叫,他站了起来,没有任何异状的身体上突然冒出了蓝色的火焰,然后那个工人只是在发出了极为短促的惨叫后,就迅速的变成了一个人形的火炬。

异能者,他手上有一条细细的铁链,铁链上是蓝色的火焰,将着火的工人和异能者连接在了一起。

异能者没有停下,他在屋顶上跑动着挥动了手臂,着火的工人脖子断开后,异能者将铁链收回了掌中。

步枪打光了子弹,高起没有慌乱,没有惊愕,他只是丢开了手里的步枪,从腰间拔出了手枪。

双手举起了手枪,高起对着异能者连连开火。

那个异能者的速度太快了,他从屋顶上落下,从地面上再度跃起,他左右晃动着跑了一个曲线,让高起所有的子弹全都打空。

然后异能者再度跳起,在空中的时候朝着高起挥动了手臂。

高起天生就活该是枪手,绝大多数人靠技术,而他靠的是天赋。

高起的手枪终于击中了目标,他左手举起挡在了身前,右手拿着手枪继续开火,然后他的左臂被铁链猛然勒住并扯动,而没能勒住他的脖子。

距离稍远就根本打不中,但在异能者直冲着高起而来后,他终于看着异能者的身上飚出了血花,他终于打中可还在空中的异能者。

异能者的脚落到了屋顶上,高起击中了异能者第二枪。

异能者一脸狰狞的大吼道:“死!”

距离不过三米,高起开了第三枪,异能者胸前再次飚出血花。

连续三枪都打中了异能者,但是却好像没有任何作用,高起再次扣动扳机,却发现子弹打空了。

异能者的眼神极度诧异,纵是生死关头,高起也能看出他面前的异能者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右手丢开手枪,左手用力往回扯,然后那个异能者也下意识往回扯铁链的同时,伸出了烧着蓝色火焰的左手。

异能者手中的铁链因为距离急速缩短而坠落到地面,但异能者已经到了和高起面对面的距离,他燃烧着的左手直接抓向了高起的脸。

高起把手伸到了衣服里,他抓住了短喷,在异能者的手几乎都要碰到他的时候,高起拔出了短喷,侧身,推动保险,短喷在他的腰间开火。

拔枪开火一气呵成。

高起的右手被巨大的后坐力直接甩到了身后,而他面前的异能者因为距离太近,高起只能看到血像喷雾一样,从异能者的背后喷的漫天都是。

高起站在环形阵地之内,异能者站在了阵地之外,两人隔着齐腰高的沙袋,然后异能者的手搭在了高起的肩膀上,在被高起下意识的一推后,往后倒在了屋顶上。

异能者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连挣扎都没有,疑惑的表情在他脸上凝固。

高起用9毫米手枪连打中异能者三枪却屁事儿不顶,但用短喷只是一枪,只是用一发独头弹,就让异能者瞬间毙命。

高起举起了短喷,他哆嗦着抖掉了缠在左臂上的铁链,手伸兜里摸出了几发散弹,右手一拨换弹拨片把短喷撅开,试图将一枚绿色塑料弹壳的独头弹放进了弹膛。

手抖的太厉害了,两只手都抖,但散弹塞不进弹膛是因为弹壳还在里面,于是高起不得不弯腰,用腿夹住短喷,右手将空弹壳取出,然后才哆哆嗦嗦的将独头弹塞进了弹膛。

将短喷猛然一合,高起极是满足的深吸了口气,然后,他坐下,背靠着沙袋,再长长的呼了出来。

两只手将短喷举起来看了一眼,高起闭上了眼,轻叹道:“果然口径即正义,古人诚不我欺,幸有此物,幸甚,幸甚至哉!”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