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绝色佳人 叶修 刘念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要债人

发布时间:2021-04-09 06:48:55

苏卿言听得真真切切,心里就算疼,却已是疼得甚至麻木了。许阿姨不想离开屋里听陈嘉嘉说话的,边心里想出门时透透气性好,被站门口的苏卿言吓了一大跳。但她知分寸,即便被吓着了,也没喊出许阿姨不想留在屋里听陈雅婷说话,边想着出门透透气,被站门口的苏卿言吓了一大跳。。

>>>《余生悲欢皆是你》章节目录<<<

《第29章 要债人》精选

苏卿言听得真切,心里就算是疼,却已是疼得麻木了。

许阿姨不想留在屋里听陈雅婷说话,边想着出门透透气,被站门口的苏卿言吓了一大跳。

但她知分寸,即使被吓着了,也没喊出声。

“卿言,你站在这做什么?”

话语落地,许阿姨就想收回这句话。

这不明摆着的吗,里面的人正在说她,她现在进去触了陈雅婷的霉头,那她可不得又被陈雅婷狠狠地奚落一顿。

看出许阿姨脸上的不自然,她没说穿,像没发生什么似的,温和道:“突然想散散步再回来,所以就先不进去了?”

不多停留一秒,苏卿言说完就转身往门外走。

像是落荒而逃。

若是她知道,她不过是出来走走,会遇到苏卿翼,那她肯定会选择进屋去。

她嫁给沈子瑜以后,苏卿翼似乎认定她从此高枕无忧,做了阔太太,赌瘾不仅没戒,反而变本加厉了。

隔三差五就会来找她要一次钱。

“阿言。”

苏卿翼的声音于她而言,太过熟悉了。

苏卿言并没有回头,而是在声音落地那一瞬间,用了逃命的速度,往人多的地方跑去。

这一片虽是高档小区,没什么人出入,但不远处有个小广场,那里时常会有些老人出入。

虽不能帮她赶走苏卿翼,但人一多,苏卿翼就不会把她怎么样了。

“苏卿言,你给我站住!”

她怎么可能会老老实实的站着不动,恨不得脚上长的是两个轮子,能快点离开这里。

她现在是要离开沈家的人,到时候她肯定要换个地方生活,又要重新找工作,在重新开始之前,她必须有一些傍身钱。

否则,赵茹惠的医药费怎么办?

她不能再让苏卿翼把她的钱收刮走,她这两年好不容易存了一点钱,不多。

她算过了,再存一点,她或许还能带着赵茹惠换一个二线城市居住,到时候就让赵茹惠住在家里休养,她亲自伺候,。

不管苏卿言如何拼了命的跑,终究是抵不过一个男人的速度。

明明拐个弯就到了小广场,但她还是被苏卿翼追上,捂了口鼻,拖进了一旁的小树林。

“长能耐了啊,居然敢跑。”

“看来最近身上存了不少私房钱啊,不然怎么怕见到我。”

“我的好妹妹,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

“你现在是沈氏集团董事长的妻子,不要把这点小钱揪着不放行吗?难不成他偌大一个上市集团,连个女人都养不起?”

为避免苏卿言挣脱逃跑,苏卿翼并没有留情,狠狠地桎梏着她,一时失了分寸,将她的口鼻同时捂住了。

苏卿言挣脱了良久也没能挣脱开,心跳加速,仿佛要跳出来了一般,胸口越来越闷,四肢渐渐无力,视线也开始模糊了。

等苏卿翼发现不对劲将她放开时,苏卿言已经快要昏迷过去了,裸露在外的皮肤通红一片。

在他放手那一刻,苏卿言就本能的大口呼吸新鲜空气,喘气声在林子里回荡。

“你、你没事吧?”

这一刻,苏卿翼的关心是真实的。

不管怎样,苏卿言都是他一母同胞,疼爱了二十年的妹妹。

他也不想看到苏卿言有个三长两短。

苏卿翼想要给苏卿言拍拍背顺气,手刚伸过去,却被苏卿言一把打开

她眼里全是对他的厌恶和防备。

“别碰我!”

苏卿翼当场就炸毛了,他好心好意关心她,居然还被嫌弃。

“苏卿言,你得意个什么劲?”

“做了几天沈太太,就忘了自己什么身份了是吗?行啊,咱们就比比谁更狠。”

“我给你三天时间,你要是不给我准备十万块钱送到我手上,改天我就找个时间,接我那个小外甥出来玩两天。”

“他出生这么久,我这个做舅舅的还没见过他呢。”

苏卿言一下子就变了脸色,依苏卿翼现在的性子,若是将他惹急了,真的有可能做出绑架勒索的事情来。

“你不许碰他!”

“苏卿翼,你不就是想要钱吗?我给你,但你要是敢动他一下,我拼了命也会拉你下地狱!”

苏卿翼被她的这段话镇住了,怔愣愣的睁大眼睛,瞧着眼前这个他不熟悉的妹妹。

这个时候,他才懂得为母则刚,是怎样的一种刚法。

此时的苏卿言就像是一只护仔的花猫,眼睛通红,布满了血丝。

那一双与他有几分相似的眼睛里,散发着死神的气息。

就好像,看一眼,就真的会下地狱一般。

“好、好,我等着你把钱送过来。”

用仓皇而逃来形容此刻的苏卿翼也没错,明明是平路,却差一点摔了一个跟头,踉踉跄跄的离开了苏卿言的视线。

一直到确定苏卿翼不会再回来,苏卿言才敢放松警惕,身体相似一下子被透支了一样,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坐倒在地上。

十万,不是个小数目。

要她三天拿出来是万万不可能的。

她知道苏卿翼绝不会给她延期的机会,他要不是被债主逼得很了,也不会拿沈熠安来威胁她。

她要去哪里弄到这十万块钱将苏卿翼打发掉呢?

坐了良久,苏卿言才站起来往回走。

其实,她很清楚,现在能帮到她的只有一个人。

是她最不想请求的人。

她虽与他有夫妻之名,却也不过是寄人篱下的小丑,她哪有资格,一次又一次的找他借钱呢?

等苏卿言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了沈家的栅栏门口外了。

天有些暗,屋里的灯光通亮,有光打在她脚下踩着的土地上。

她没有直接进屋,而是将整个院子,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打量了一番。

沈子瑜选的这栋别墅地理位置很好,依山傍水,占地面积也不小。

他请了专业的园艺师过来打理,因而整个院子没有哪个角落不好看。

以前她怀孕的时候,沈家人不允许他随意出门,她唯一活动的地方,就是这个四季常春的院子。

那个时候,她怎么没发现,其实是真的好看呢?

“哎哟,卿言,你上哪去了?这么久才回来,还不接电话?”

许阿姨急匆匆的从屋里跑出来,似乎是要出门。

“怎么了,许姨?”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