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绝色佳人 叶修 刘念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签合同

发布时间:2021-04-09 06:48:54

“还不回来?”沈子瑜淡淡的张口,语气有些沙哑,看不出喜怒。规规矩矩的走到沈子瑜的办公桌前,等侯他的下一步指令。不知道是也不是她帮上了忙的原因,苏卿言感觉昨日沈子瑜对规规矩矩的走到沈子瑜的办公桌前,等候他的下一步指令。。

>>>《余生悲欢皆是你》章节目录<<<

《第28章 签合同》精选

“还不过来?”

沈子瑜淡淡的开口,语气有些低沉,看不出喜怒。

规规矩矩的走到沈子瑜的办公桌前,等候他的下一步指令。

不知是不是她帮上了忙的原因,苏卿言感觉今日沈子瑜对她的态度没有前几天那样冷淡了,语气也比以前悦色了很多。

“太太,这是方案转卖合同,你看一下有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或是你想要加什么条件。”

苏卿言本来就没想过真的签这份合同,之所以会来其实也是想来亲自和沈子瑜解释。

早上她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但经过一天的考虑,她觉得她不能签,一旦签了,就意味着他们之间又多了一层联系。

而且,以她对沈子瑜的了解,沈子瑜一定会给她一笔数目不小的钱,她们苏家本就欠着沈家钱,她可不想让人抓了这个把柄,有机会再次羞辱她。

“沈总,我不是来签约的。”

沈子瑜并没有意外,似乎已经料到她不会签。

明明并没有与她多接触,但他就是能很清楚苏卿言在想些什么。

“理由。”

真实理由苏卿言是肯定不会说了。

“我......”

“我觉得你不应该拒绝,这份方案策划人是你,如果你不签这份合同,我用这个方案就是侵犯了你的权益,我需要它。”

沈子瑜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他这话一半真一半假。

他原本只是想找个借口,让苏卿言帮他出出主意,他方便以此为借口,给她一笔报酬。

没想到苏卿言真的提出了能完美解决这场,对沈氏集团新一季产品销售非常不利的策划方案,让他不用扯一个牵强的理由给她这笔钱,他还将酬金翻了三倍。

一遇到关于苏卿言的事,沈子瑜就有点不能理解自己的行为,娶她明明只为责任,不知何时起,他竟会有点不希望看到她的愁容。

他这一个多星期以来,之所以把她当空气,就是因为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对于自己异常的变化,他只和顾浩说过,那时顾浩怎么说的?

“沈总如果不清楚原因,不如就直面正视这种心理,怎么想的就怎么做吧。”

所以,当他从顾浩口中得知,苏卿言这一年多的工资全花在了赵茹惠的治疗费中时,便想帮她一把。

赵茹惠住在疗养院的事,他两年前就知道,那时苏卿言还找他借过钱,十万,与他而言不多,但苏卿言是个很较真的人,自从入职以来,每个月都会按时往他账户上打钱。

“你不是公司的员工,而公司用了你的方案,付你一笔酬金,也是理所应当的。”

原本苏卿言还拿不定主意,听沈子瑜这样说就没什么顾虑了。

沈子瑜这是不想欠着她什么。

“好。”

顾浩将合同递到苏卿言的手中,又拿出一只钢笔在一旁候着,等她看完后签字。

苏卿言却是直接将合同和笔同时接过,随后翻到最后一页,在甲方签字栏,写下了‘苏卿言’三个字。

“太太不看看内容?”

接过苏卿言递还回来的合同和钢笔,顾浩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又不是学法律的,有什么可看的。”

苏卿言有些负气,因而语气生硬了不少,言语也带了攻击性。

沈子瑜抿紧唇,直勾勾的看着突然转性的苏卿言,因她毫不掩饰的态度,生了几分异样的情绪,心里也像是被猫爪挠过似的,痒痒的。

“可以的话,我希望尽快收到具体实施的文案。”

“自然,不会耽误沈总赚钱。”

一时气性,苏卿言就没控制住脾气,呛了沈子瑜一句,脸色越发不好看了。

顾浩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苏卿言怎的就生气了。

但当他看到他家boss竟隐约露出了一丝笑意的时候,他觉得他今天一定是魔怔了。

不然为什么他看到的会是这样奇妙的画面。

一向性子软糯的沈太太,生了气,黑了脸;而从来不苟言笑的boss居然在笑。

这个世界真魔幻!

“顾助,让徐林送太太回去吧。”

顾浩了然,点头,“好的,沈总。”

坐在车里,苏卿言才有些懊悔自己的言行有些不妥当,激怒沈子瑜于她现在的处境而言,并无好处。

可一想到沈子瑜无时无刻不再想着与自己划清界限,心里就难受。

此时的苏卿言全然忘了,最开始与沈子瑜拉开距离,不与他交心的那个人是自己。

还没进门,苏卿言就听见可陈雅婷与秦年的交谈声,两人不知道是说到了什么好笑的事,陈雅婷的笑声尤为大,然后才是秦年的呵呵声。

“伯母,我怎么不记得当初有这些事啊,怕不是你诓我的?”笑过后,秦年语带愉悦。

“子瑜哥自小就是个板着脸的小严肃,起初和他玩的时候,没少被他唬哭,只是后来他怕了我的哭声,才肯对我笑笑,相处久了,才待我越发不同而已。”

陈雅婷有意让秦年开心,想要她心里有个底,哎了一声。

“哎,他那是害羞,我这个儿子不知道随了谁的性子,从来不表达自己的喜好,越是喜欢的东西,越是冷淡,他要是真不喜欢你,不会和你形影不离这么多年。”

站在门口,苏卿言将将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原来他和秦年的感情真的如此深厚,是她横插进来,乱了他们的感情和姻缘。

苏卿言靠在大门上,双手捏紧手提包,盯着远处,眼神防空。

她怕是等不到三年之约到期,就要离开了。

也好,是该干干脆脆的做个了结。

她也沈子瑜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无端多了这些牵扯,早该一刀两断,一别两宽了。

陈雅婷这话秦年听了自然心悦,但还是矜持一笑。

“伯母,求你别再打趣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子瑜哥已经结了婚,还有了儿子,你这样说,卿言听了会不高兴的。”

和苏卿言想的一样,秦年这状是劝解的一句话,惹得陈雅婷刹那黑了脸,表情僵硬。

“不要和我提这个女人,咱们好好的说话,干嘛提她惹我一肚子火。”

“年年,你又不是不知道,伯母一直把你当做我的儿媳妇看待。”

陈雅婷将手敷在秦年的手背上,缓和了语气。

“只是以前觉得你们小,而且有情义在,走到一块是自然而然的事,便没多掺和,谁想到会多出这么一个女人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