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绝色佳人 叶修 刘念
首页 > 资讯

第12章 同床共枕

发布时间:2021-04-09 06:48:41

曲承笑得太让人毛骨悚然了,再加他说的话,更让苏卿言倍感怕。“你、你想做什么?”“毕竟是来助你跃龙门的,我这个贤侄但是位贵胄娇子,多少女人都想娶他呢,我看他“你、你想要做什么?”。

>>>《余生悲欢皆是你》章节目录<<<

《第12章 同床共枕》精选

曲承笑得太让人毛骨悚然了,加上他说的话,更让苏卿言感到害怕。

“你、你想要做什么?”

“当然是来助你跃龙门的,我这个贤侄可是位贵胄娇子,多少女人都想嫁给他呢,我看他对你有几分青睐,就忍不住想做个媒人,成全他罢了。”

曲承笑的邪肆,你看他多好,知道沈子瑜对她有几分不同,就立马帮着撮合。

语落,跟着曲承进来的两人边向他们靠近,苏卿言立马冲到沈子瑜跟前,将他护在身后。

“你们别乱来。”因为底气不足,她这句话就显得有些空白无力了。

和前几次一样,没人会去管她在说什么,那个女人率先将她拉过去,用手肘将她击晕,这套动作太快,以至于苏卿言还来不及惊呼,就已经晕了过去,瘫倒在沙发上。

沈子瑜勉强支撑着身体,没有倒下,猩红着双眸,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怒视着曲承,“曲董真是好计谋!”

他早知曲承没按什么好心,但他以为曲承的伎俩不过就是找一群人将他灌醉,让他难堪罢了,没像到他算计的竟是这个。

他一开始对曲承做了防备的,但从看到苏卿言开始,他就有些走神了,他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她这张脸,应该还不止一次。

从没有那个只见过几次的女人,会给他留下这种印象,所以他边无意识的出神去回忆,到底在哪里见过这张脸。

加上,苏卿言又坐在他身边,他竟没有厌恶她的靠近和接触,这让他更好奇了,他一直对所以试图接近他的女人敬而远之,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不喜欢女人触碰他的习惯。

正因他对苏卿言没什么防备,所以才在身体出现异样反应时,对她态度那样恶劣。

“贤侄别着急生气啊,说不定过了今晚,你还要感谢我呢。”

“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也别多说废话了,你不是挺喜欢这个姑娘的吗?那你今晚就好好疼疼她吧。”

说着,站在沈子瑜面前的那个保镖模样的男人,朝他撒了不知名的白色粉末,不过两秒,沈子瑜就倒在了苏卿言身边。

曲承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玻璃药品,扔给了他带来的那个女保镖。

女人拿到药品,什么也没问,直接将里面的药倒进了尚在昏迷中的苏卿言嘴里,有往她嘴里灌了半杯桌上的酒。

“你们把他们带到楼上已经开好的房里,然后再通知媒体明天一早过来,我想他们肯定会很喜欢这条新闻,沈氏太子爷与陪酒女共度良宵的报道,肯定能上头条吧?”

曲承已经和谢四打过招呼,就算有人看着一男一女,各扛着两个昏迷不醒的男女,也不会有人站出来说什么。

谢四为了方便某些客人办事,在楼上开设了酒店,电梯可直达,两人将沈子瑜和苏卿言送到房间后,还很体贴的替两人脱了衣服,枕在一张床上,盖上了被子才离开。

他们拿钱办事,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做了,这事对他们来说早就轻车熟路了。

沈子瑜是被下腹的热潮涨醒的,口干舌燥的感觉让他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可他刚动一下,就碰到了一具温软的身体。

随之响起了一声充满情欲的呢喃,伴着的还有由自己发出的略微沉重的呼吸声。

之后的事情他便有些记不住了,也不知道是谁先出于生理本能反应,先碰的谁,等第二日两人被门外叽叽喳喳的声音吵醒时,床上一片狼藉。

就算是未经人事的两人也知道昨晚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人算是同一时间醒来的,在经历了短暂的混沌之后,苏卿言才反应过来现在的处境,恰巧,两人在此时相对而视。

眼看着沈子瑜脸上的神色从震惊转变为愤怒,苏卿言没敢再在床上多停留一刻,胡乱抓了一块布将自己裹住,跳下了床。

“对、对不、起......”仅短短几个字,全是害怕。

一男一女在同一张床上醒来,先道歉的居然是那个女孩子?

最初醒来看到苏卿言的时候,沈子瑜对她的确有过短暂的怨愤,但很快被他压了下去,说到底,这件事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她也不过是个受害者罢了。

虽然他并不确定,这是不是她与曲承商量好,演的一出戏,但事已至此,他就算是将她杀了也无济于事。

门外的声音越来越嘈杂,苏卿言正披着一床薄薄的床单蜷缩在墙角。

外面的人太多,她不敢出去,可眼前又有沈子瑜在,她更不敢在房里乱动。

她很想问一问,在暗恋了多年的人身边醒来后,应该做些什么?

宿醉加劳累过度,使得沈子瑜很头疼,大约揉了两分钟太阳穴,才好受了一些。

沈子瑜不顾苏卿言还在场,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当着她的面直接从床上站了起来,去衣柜里拿出了两件睡袍,将其中一件甩到了她的头顶,将她已经被吓得忘了闭眼的眼睛遮住。

“穿上。”

沈子瑜的声音很冷,这让苏卿言强忍的泪水,萧然落下。

她觉得这样肯定恨不得掐死她了,外面那些人明显是得了消息来围堵沈子瑜的,若他们现在这样走出去,还不知道怎么传呢。

她现在的身份太敏感,肯定会给他招黑,不然曲承也不会选择她。

苏卿言背过身去,一边右手背擦脸上的泪水,一边在床单下将睡袍穿上。

刚刚她做了那么多动作,都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现在只是穿个睡袍,苏卿言才感觉到自己全身都疼,她还在自己身上发现了不少暧.昧的痕迹。

足见两人昨晚有多过火。

虽然是因为被药物控制了,但她还是有点接受不了自己在沈子瑜面前放任。

苏卿言转过身来时,沈子瑜已经穿好了睡袍,坐在靠窗的沙发里,神情除了有些冷,看不出一点慌乱来,气定神闲的很,仿佛是没有听到外面的声音一般。

沈子瑜瞥了苏卿言一眼,声音低沉,“一会出去配合我,能做到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