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绝色佳人 叶修 刘念 等不到 带着美女去修仙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微妙的变化

发布时间:2021-02-24 06:28:57

崇燃一股脑的说着,望着顾小艾现在的惨白的脸色,原本应是满满的洋洋得意的心情。谁明白,其中居然参杂进了心痛。他现在的居然会心痛?他怎么能不允许自己除了这样的一个感情的弱谁知道,其中竟然掺杂进了心疼。。

>>>《掠爱偷心:拒嫁冷总裁》章节目录<<<

《第22章 微妙的变化》精选

崇燃一股脑的说完,看着顾小艾现在惨白的脸色,本来应是满满的得意的心情。

谁知道,其中竟然掺杂进了心疼。

他现在竟然还会心疼?他怎么能够允许自己还有这样的一个感情的弱点!

“好了,你给我滚远一点,我今天晚上有贵客要登门,你最好一直待在你下人的房间里别出来,不然我会让你知道后果的!”

顾小艾只是默默地听着,安静地转过身,用沉默不语表示了不屑。

她现在根本就不关心晚上会有谁来这里好不好?她现在每动一下,都要耗费巨大的力气,时不时还牵动着身上受伤的地方,让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从崇燃的房间里出来,顾小艾清楚的记着,自己的房间在哪里。

地下一层的一个储物室。

其他的佣人都可以住在一楼甚至是二楼的房间里,只有她,得到了这样非人的待遇,还不能说什么来反驳。

她艰难地走在回房间的路上,佣人们对她指指点点,没有一个人对她施以援手。

只有冰冷的眼神,嘲讽的笑容,甚至还有几个好事的仆人,正在讲着她的八卦。

谁知道那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是从谁的嘴里传出来的?

顾小艾现在没有办法追究,也没有精力追究。

她只是任凭这些仆人的眼神,如同一条冰冷而黏腻的毒舌,在她的骨髓上不停地刮过,留下一道又一道令人作恶的气息。

她命令自己不去注意那些人的态度,可是身体却真的听不了使唤。

因为冻伤,她的行动缓慢,甚至现在不得已,要在楼梯口停下来歇一歇。

顾小艾并不指望他们会看在自己虚弱的样子上来帮助她,却没想到他们看见她这个样子,目光中的嘲讽更浓了,甚至连讨论的声音都大了起来。

“你怎么还在这里?”崇燃从楼上阴着脸走下来,目光沉沉地落在了顾小艾身上。

他一出现,楼上楼下立刻鸦雀无声,甚至一瞬间的功夫,所有的佣人都去忙自己手中的活,就算再有好事的人,也只是用余光偷瞥着困在楼梯口的顾小艾,想看热闹又不敢的神色。

崇燃目光深沉地看着正扶着楼梯的顾小艾,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

可是顾小艾却能感受到,他又不开心了。

甚至,是有些愠怒。

他这个人是不是有病?顾小艾摸不清崇燃现在心里正在想些什么,她已经尽量去配合他的命令了,他让她离开,回到自己的储物室,她也很听话了啊?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只是走累了,我在这里歇一下。”顾小艾叹了声气,开口解释道。

崇燃盯着顾小艾,像是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时间似乎在这一刻静止。

顾小艾被他盯得心中有些发毛,犹豫着开口,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没想到崇燃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她挣扎着想要下来,柔弱的身躯却被一双有力的手臂紧紧地禁锢着,原本就没有力气的她,更是动弹不得半分。

即使两个人这个时候相离的这样接近,可是却并没有一个人率先开口。

崇燃连眼神都吝惜给顾小艾,目不斜视的向着储物室走去。

他当然对四周的眼光不屑一顾,更是对佣人们的闲言碎语充耳不闻。

顾小艾这时候却是满身的不自在,周围人想要看,却又不敢看,只能偷偷打量的眼神,像是一把把利剑插在她的身上,也不知道崇燃这又唱的是哪一出。

他这次,不会又是想要利用这些仆人,来实现对自己的彻底孤立吧?

顾小艾大概地猜测着崇燃的想法,却也没有更多的心思来细想这些事情。

反正本来就已经被这里的人给孤立了,如果不是她碰巧见到刘妈在偷东西,她甚至都没有机会给顾凌启打电话,这里的人,对她永远都是抱有敌意的。

顾小艾这样想着,心里一片荒凉,不由幽幽地长叹了一声气。

崇燃看着刚刚还跟自己据理力争的顾小艾,一下子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下来,心中不免有些得意,开口嘲讽道,“怎么?你还在想会有别人来救你?别做梦了。”

本来是无意中的嘲笑,却恰好戳中了他心中的不安,顾凌启……

今天的晚宴,会不会就是顾凌启设下的圈套?

崇燃不禁为自己的这个念头捏了一把冷汗。

如果顾凌启哄骗天真善良的小千,让她误以为他想要和自己和好,才会准备这个晚宴。

那他就可以利用今晚的时间,找到顾小艾,甚至带走她……

顾凌启不愧是老谋深算,将崇家搞破产的男人,心思深沉的可怕。

他完全可以想到,利用小千这个弱点来牵制住自己!

崇燃想到这里,心冷了下来,脑子里千回百转,满满都是算计和阴谋。

顾小艾眼看着储物室就要到了,崇燃却没有注意到,径直地向前走着,也不管他正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一心就想从他身上跳下来。

这一举动当然引起了崇燃的注意,他的思绪也从远处飘回来,转移到了顾小艾的身上。

顾小艾感受到腰部之间越来越大力的禁锢,毫不犹豫地逃离了崇燃的怀抱。

崇燃下意识地抓紧了顾小艾,避免她摔倒在地,语气中带着些淡淡的愠怒。

“你想死么?”

“到了。”顾小艾声音淡淡,充满着疏离和抗拒,还有基于礼貌的提醒。

崇燃放开了怀中的顾小艾,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她眼中的不信任和不安让他觉着有些烦躁。

他大力的踢开储物室的门,长腿一迈,一两步之间,就来到了顾小艾的床边。

普通的单人床,上面只是一个简单的床垫子,还有一个印着卡通图案的毯子。

她应该是把这个储物室里的东西给摆放整齐了,所以才会有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

崇燃环视了一下四周,储物室里空间逼仄,让身材高大的他一分钟都不想停留。

他转身离开了,甚至没有再看顾小艾一眼。

顾小艾看着他离开,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这个崇燃,像是一个阴晴不定的天空,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下起雷阵雨来。

崇燃离开了储物室后,心中就一直在思考,关于晚宴的事情。

如果顾凌启真的想趁机做些什么,那小千究竟知不知情?还是她依旧被蒙在鼓里?

“少爷,您是有什么事么?怎么这样愁眉不展的?”

管家看见自家少爷心事重重的样子,忍不住走上前,恭敬的语气中还带着几分担心。

“没事。”崇燃下意识地回答,这么多年的独自闯荡,他早就习惯了对别人说没事,即使是对着从小看着他长大的管家,也不例外。

“那晚宴的菜单我已经准备好了,您看看有什么问题么?还有您打算用八二年的红酒还是香槟?”管家在心中叹了一声气,他也知道少爷一定有什么心事,却也不能多问。

“挺好。”崇燃随意地扫了一眼,心中还在怀疑着晚宴的事情,又想起了什么。

“安排几个佣人上楼,把我卧室里的床和床上的一切都扔掉。”

“少爷?”管家知道少爷是一个有洁癖的人,但之前看到他这样挂心顾小姐,还以为他这次不会在意这件事情了,却也没有办法,只能应承着,“我现在就吩咐别人去办。”

崇燃转身准备回书房,突然想到了顾小艾那狭小逼仄的储物室。

“算了,你把那些垃圾都扔给顾小艾吧,不需要那么麻烦。”

崇燃不想承认他是因为看见顾小艾房间里简单的物品才动了这个心思。

他带着一脸不耐烦的表情,语气中充满了嫌弃。

但管家还是愣在了原地,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新闻了。

毕竟,少爷是一个有洁癖的人,而且,最受不得别人碰他的床。

如果有人碰了他的床,他一定会把所有的东西都扔掉,从来都不会管是不是麻烦。

可是这次却不一样,尽管他说不上来是什么,但总觉着有些地方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崇燃坐在书房中,看了看时间,心中不觉有些烦躁,他在脑海中思考着所有的可能。

如果顾凌启想要利用小千,带走顾小艾,那天真的小千,现在一定还蒙在鼓里。

但如果她单纯只想安排他们和好?顾凌启只是被动答应……

那他竟然会答应来这里?如果是为了顾小艾,倒也可以直接确定他们的关系,但如果他只是来秀一场恩爱,告诉他千倾城心有所属,这也不是不可能。

其实顾凌启对顾小艾究竟是什么感情,说起来和他并没有关系。

但他和顾小艾多日相处下来,总觉着这个女人不大可能有很深的心机,很有可能是顾凌启欺骗并利用了她,她才对他这样死心塌地,现在又来利用小千……

崇燃扯了扯嘴角,不明白心中为什么要替顾小艾打抱不平。

不管他们是不是一伙的,他绝对不会让顾凌启带走她,至于要不要让她露面……

崇燃眼中一沉,心里已经想好了决定,那得看顾凌启是为什么而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